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特工嫡妃
特工嫡妃 連載中

特工嫡妃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六月 都市言情

身上有尖銳的疼痛,脖子被眼前的人狠狠地掐住,胸腔像是要炸開一般難受。 她眸色一凝,怎麼回事?她不是死了嗎?她記得自己被上司出賣,身中五槍,已經死了的。 腦子裡頓時倒灌進一些記憶,不是屬於她的記憶。 子安還沒回過神來,臉上便遭了狠狠的一記耳光,直打得她昏頭轉向,眼冒金星。 嘴裏一陣血腥的味道鑽上來,她吐了一口鮮血,感覺到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她陡然抬頭,狂怒在眸子里焚燒,腦子裡殘留的記憶告訴她,方才原主被亂棍杖打魂歸西天,她才得以穿越在原主身上復活。 「回答本宮,展開

《特工嫡妃》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梁王狠狠地盯着子安,「如果御醫證實你砌詞推搪,本王要把你千刀萬剮。」

攝政王輕輕地搖頭,瞧着那張忽然變得驚愕不已的臉,看來,這丫頭的命到頭了。

梁王開始有些不對勁,顫抖,先是嘴唇,繼而是雙手,最後連身子都輕輕地顫抖起來,臉色也從開始的煞白變成了青色,嘴唇紺紫。

瞬間,他轟然倒地,全身強直,雙腳使勁往前蹬,眼睛發直,面容開始抽搐,身子痙攣起來。

慕容桀與皇后都被眼前的情況嚇住了,皇后沖了過來,口中驚怒喊道:「快傳御醫啊!」

子安見此情況,便知道他是癲癇發作,見他的嘴巴已經在歪斜了,如果咬斷了舌頭,只怕這罪名必定是算在自己的頭上。

醫者之心也讓她來不及細想,急步衝上去捏住他的下顎,把手放進他的口中,以手指分開他的牙齒和舌頭,直接坐在地上,用另外一隻手輕輕地托起他的頭放在自己的腿上,手裡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疼得全身的毛孔都在一瞬間張開。

她知道用手來阻止他咬斷舌頭是很不理智的,但是她別無選擇。

血液從梁王的嘴角流出,子安把他的頭微微傾側在一旁,讓血液和口水得以流出來。

慕容桀也反應過來了,上前幫忙,見她手指被咬得出血,而她眉頭都不皺一下,不由得微微一怔,有些奇異地瞧了她一眼。

皇后娘娘手忙腳亂地想掰直梁王痙攣的雙腿,子安連忙道:「皇后娘娘,千萬不可,若強行掰動,殿下會受傷的。」

皇后抬起頭瞧了子安一眼,眼神複雜,雙手卻緩緩地鬆開,只是輕輕地抱着梁王的身體,眼中迅速冒上淚水。

御醫趕到的時候,梁王已經停止了痙攣,只剩下微微的抽搐。

子安撤了手,三根手指,已然鮮血淋漓。

梁王神智未清,被移送到側殿的榻上,御醫施救並開了葯讓人去煎服。

皇后坐在梁王身邊,已經顧不得問罪,一張臉滿是擔憂與害怕。

子安垂着頭,心裏卻盤算着接下來的事情。

她今日進宮,本打算以奪魄環傷了梁王,然後再出手施救,有這個救命之恩在前,皇后就算想殺她,也會先緩一緩。

卻沒想到,梁王癲癇發作,陰差陽錯,也不知道是禍是福,因為,梁王是因為她說了不育之後才狂怒的。

在御醫的救治之下,梁王意識漸漸恢復。

他扶着發痛的頭顱,整個人的臉色蒼白不堪,全身疲憊無力,他茫然地看着皇后,「母后,我怎麼了?」

皇后握住他的手,輕聲安慰:「沒事,沒事了!」

子安眼眉挑起,看到皇后的手在輕顫,她很愛這個兒子,希望,自己可以利用這一點。

御醫站起來對皇后道:「娘娘處理得很好,若沒有堵住梁王的嘴巴,他會把自己的舌頭咬斷,幸虧啊。」

舌頭若斷了,便成啞巴,梁王本有殘疾,再變成啞巴,他還怎麼活得下去?

皇后眉色淡淡地抬了一下,掃過子安的臉,打了個手勢讓子安下去,然後問御醫,「梁王為何會這樣?」

子安聽得這句問題,便知道梁王以前不曾發作過癲癇,這是頭一次,所以慕容桀與皇后才會這般手足無措。

她退了出去,站在殿中,慕容桀沒有跟着去側殿,已經坐回椅子上,神色淡淡地看着她。

子安不敢抬頭,這攝政王雖然整體給人的感覺都是閑閑淡淡的,但是,總覺得他身上有一股子凌厲的氣勢,逼得她不敢仰望。

「你懂得醫術?」慕容桀忽然出聲問道。

子安謹慎地回答:「回王爺的話,臣女對醫理只是略懂一二。」

慕容桀便沒再說什麼,只是依舊肆無忌憚地打量她,這銳利而放肆的眼光讓子安渾身都覺得不舒服。

片刻之後,皇后與御醫出來,皇后朝御醫努努嘴,御醫拱手,走到子安的面前。

子安知道他是要來驗證自己是否不育的事實,她輕輕地把手腕伸出去,御醫也不避嫌,直接就敲上了她的脈搏。

從御醫的態度,可以看出皇后對她改觀不大。

聽脈後便是問症,御醫連女兒家月事也問得十分詳細。

子安不覺得尷尬,一一作答。

御醫問診完畢之後,走到皇后面前,輕輕地搖了一下頭。

皇后嗯了一聲,道:「你先去進去照顧梁王,本宮有事自然會照顧你。」

御醫道:「是,微臣告退。」

御醫躬身退下,剛掀開帘子想進入側殿,子安卻忽然喚住了他,「御醫,殿下剛大發作過,會進入嗜睡期,但是也有可能會突發攻擊人引致激動再度發作,所以,御醫可用耳針刺穴放血,如此半月之內,都不會再發作。」

御醫微怔,「刺穴放血?」

「是的,且最好三日一次,否則,按照梁王殿下剛才的情況,還有可能在十天之內再發病症,只是,不知道梁王殿下,可是頭一遭發作病症?」子安伸手撥了一下額際的亂髮,露出明亮卻專業的眸光。

皇后緩緩地問道:「你懂得針灸之術?」

子安恭謹地回答:「回皇后娘娘,臣女略懂一二。」

子安知道針灸之術從戰國時期便有了,皇帝內經便曾對針灸作過記載。

但是,子安根據原主殘留的記憶和認知,知道這個時代針灸的技術還是很落後,懂得針灸之術的人,多半是御醫和民間比較有名的大夫,但是精通的人不多,用針如神的人,更是沒有幾個。

子安在現代便曾跟中醫院的楊教授學習針灸,長達五年的時間,雖然還沒時間鑽研更深一步,但是,以她現在的針灸技術,為梁王治療癲癇還是可以的。

御醫顯然有些不悅,道:「你對醫術也不過是略懂一二,如何敢口出狂言說耳針放血可治癒殿下?莫非你認為你懂得比本官多嗎?」

子安神色有些惶恐,「不,不,我沒有這樣的意思,我只是提個建議,自然,御醫是有其他法子治癒梁王殿下的,我……我只是不想見梁王殿下一再發作,損害身體,我沒有其他意思……」

她結結巴巴地解釋,又驚慌地瞧了皇后一眼,雙眼泫然欲滴,幾乎着急得要哭出來了。

慕容桀抬眸,嘴角挽起一抹弧度,一臉深思地看着子安。

皇后蹙眉,「御醫,她說得可有道理?」

《特工嫡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