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特等聲
特等聲 連載中

特等聲

來源:google 作者:不去實驗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梓清 谷桉

綜藝《特等聲》第一季播出後效果出乎意料,本來十分小眾的配音圈子竟變得只有七分小眾,節目捧紅了幾個參加的配音演員後第二季如期而至第二季《特等聲》是女演員專場,各大配音工作室都送了學員進來,蘇梓清就是其中一個,她入行時間不長,目前為止主角就只錄過一部廣播劇,但這部廣播劇來頭不小,因為跟她搭戲的男主是谷桉,導師谷桉!更要命的是它不僅親密戲份不少還女A男O!救命,自己的導師攻不過自己怎麼辦?展開

《特等聲》章節試讀:

蘇梓清拿到的劇本是個仙俠古偶劇,主要講述門派中的五名弟子下山遊歷、一路降妖除魔捍衛天下正道的故事。

因為僅僅是試音,蘇梓清拿到的劇本除了一個簡短的劇情梗概和她所要配音的角色基本介紹外就只有幾個簡單的片段。

蘇梓清試音的角色名叫蘇璃,和幾個修仙的主角不同的是她並不是仙門中人,而只是一個凡人,還是個掌握着一國財權的戶部尚書,機緣巧合之下才與主角團的五人結識。

蘇璃年紀輕輕就掌握了一國命脈自然不會是什麼綿軟的性子,她精明、驕傲又果決,甚至還有點獨立專行。

但倘若不是這樣,她又怎能以女子之身在朝堂上安穩的坐在如今的位置上?

蘇梓清這劇本一看就是兩個小時,黎牧好像把她忘了似的,一直到十二點多收工的時候才過來問了一句: 「劇本看得怎麼樣了?」

蘇梓清站起來回答:「還行。」

黎牧笑笑:「你不是都工作好長時間了嗎?怎麼還跟剛畢業一下,我又不會吃人。」

蘇梓清尷尬的笑笑,她總不能說其實她這兩年也沒怎麼正經進過錄音棚吧,這話一出口怕真的才是煮熟的鴨子都要飛走了。

黎牧偏頭轉向錄音間的位置,提議道:「要不現在試試?」

雖然內心依舊忐忑,但蘇梓清沒有拒絕:「好。」

蘇梓清懷着既緊張又敬畏的心態走進錄音間,戴上耳機後深呼吸後向外面的人示意,她準備好了。

試音間里一共有兩副耳機,蘇梓清特意挑了谷桉剛剛戴過的那副。

她的心理就跟廣大考生在考試前拜錦鯉的心理活動差不多,不過就是想蹭蹭谷桉一條過的運氣,好讓自己順利得到這個角色。

試音的第一個片段是蘇璃這個戶部尚書第一次出場的朝堂戲。

永樂郡突發水災,蘇璃按制下發了一批賑災款,可這筆款項還沒到永樂郡就被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官員私吞殆盡。

永樂郡的百姓因為拿不到賑災的銀子沒有活路,走投無路後起了暴亂,事情越鬧越大。

為著這事今天上朝時戶部、兵部以及御史台的幾位尚書大人公然在朝堂上吵了起來。

因為是給電視劇配音,所以配音演員最主要的任務還是要貼臉。

蘇梓清看着面前的視頻播放器里的畫面按照谷桉教給她的方法快速判斷飾演蘇璃的演員說台詞的氣口。

蘇璃的演員個子很高,並不比站在她身旁的幾位男人矮多少,一身大紅色的官服更是將她襯的身姿挺拔,相貌冷峻。

蘇梓清進入狀態後刻意收了點嗓子,念出的台詞慵懶又不失威壓:「銀子呢,反正我是撥了,至於是被誰貪了去,自有皇城司的人去查,御史台這麼咄咄逼人又是為何?」

劇情繼續往下推進。

蘇梓清半眯着眼,抑揚頓挫的說道:「災民當然要管,但戶部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事情沒查清楚之前,誰也別想再從戶部拿出去一個子!」

谷桉沒騙他,蘇梓清的音色確實不錯,黎牧對第一個片段還算滿意,揮手道:「行了,開始第二段吧。」

第二段是場與主角團相處的日常戲。

主角團中排行最小的弟子秦天是蘇璃的官配,因為自小在昆崙山上長大,秦天平日里最不齒黃白之物,可偏偏卻被處處跟銀錢打交道的蘇璃吸引了。

雖說秦天視金錢如糞土,可他畢竟出身名門,花起銀子來也是絲毫不手軟,這一天秦天一擲千金買了支金絲擂鳳釵。

兩人此刻還未定情,蘇璃見秦天做了冤大頭後忍不住譏笑:「秦仙長不是最不喜這些身外之物嗎?我沒記錯的話這釵子至少得五百兩吧!怎麼?花銀子的時候就不嫌棄我們這些人滿身銅臭了?」

知道釵子是秦天買來送給自己後蘇璃內心複雜,蘇梓清仔細琢磨過這段,明白角色此刻的心理應該是有些感動的,可因為向來強硬慣了,所以最終還是沒能放低姿態。

可她的腦子是懂了,嗓子卻在抗議:「不,你不懂!」

蘇梓清梗着脖子配音:「恐怕你還不知道這鳳釵是在我名下的鋪子里賣出去的吧,多謝秦大仙長捧場!」

黎牧打斷她:「這裡情緒不對!」

蘇梓清也知道自己沒配好,但她的水平就到這了,就只能給到這麼多。

這段戲黎牧幫她調了快一個小時,最終還是無奈的嘆氣:「就這樣吧!」

一聽黎牧的嘆氣聲她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蘇梓清垂頭喪氣的從錄音間里出來,心想:估計這次又沒戲了。

但到底還是沒被判死刑,蘇梓清想問又不敢問,好不容易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像站樁似的站在了黎牧身邊。

試音結束已經快兩點了,這個時間工作室之前給工作人員訂的盒飯早就涼透了,有個年輕的笑監製拿着手機湊上來問黎牧:「黎導,魚香肉絲還是水煮牛肉?」

黎牧見蘇梓清拘謹的在一旁罰站,便隨口問了她一句:「魚香肉絲還是水煮牛肉?」

蘇梓清下意識的回答:「水煮牛肉。」

黎牧轉頭跟剛才的監製說:「那就水煮牛肉吧,記得多訂一個人的飯。」

交待完後又繼續問蘇梓清:「我知道你現在應該還沒簽合同,但聽說你還要去錄節目是吧?」

蘇梓清內心竊喜:聽黎導這話是不是已經決定要用她了?她終於又能進棚工作了嗎?

蘇梓清回答:「是。」

黎牧摸了摸下巴:「你們那節目下一期什麼是時候開始錄?」

蘇梓清今天早上剛收到消息,節目組將下次錄製的時間定在了五天後。

蘇梓清:「下周三。」

「行,」黎牧若有所思,接著說:「我們這個項目時間比較趕,你下午要是沒事的話就直接進組吧!」

蘇梓清內心狂喜,點頭如搗蒜:「好!」

黎牧一看時間已經兩點了,叮囑道:「趁現在抓緊時間休息一下吧,外賣應該還要再等會兒,吃完就直接開工。」

離開錄音棚後蘇梓清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朋友這個好消息,最後在公司的茶水間逮到了正在沖咖啡的王思思。

王思思看見蘇梓清後揚了揚手中的咖啡杯:「喝咖啡嗎?谷哥買的,聽說死貴死貴的。」

蘇梓清遲疑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嘗嘗。

王思思:「喝哪種?有瑰夏、曼特寧和藍山。」

蘇梓清以前也算半個咖啡愛好者,之前聽說過瑰夏在世界咖啡大賽上對沖煮咖啡的壟斷傳聞。

只是礙於她畢業後一直處於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狀態,所以暫時擱置了這種對非必需品的愛好。

現在有機會能嘗嘗蘇梓清自然不會放過:「瑰夏。」

「還挺會挑,」谷桉笑着走進來,又指了指蘇梓清:「我也要一杯瑰夏,不過要你沖,就當是抵了咖啡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