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他與他的大唐
他與他的大唐 連載中

他與他的大唐

來源:google 作者:莫暝小言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麗質 楊軒

一個爆肝族,一個曾懷揣夢想的人因為,,,,,反正楊軒他穿越了,還帶着個系統,儘管那個世界還有他牽掛的人,但還是要活在當下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原以為會當個富二代過一生的他,卻沒想到自己會因為一個救了貌似被追殺的丫頭而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人生展開

《他與他的大唐》章節試讀:

「小姐,小姐,您看看這糖人兒,捏得好好啊!」

長安街中,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熱鬧。而人群之中,兩個如鶯燕般的身影在來回穿梭。

從兩人的穿着能看出兩人是主僕關係,但兩人都不拘謹於自己的身份,更像是兩個姐妹一樣。

「好了小翠,我們不是出來遊玩的。」另一個女子故作嗔怪,眼神卻忍不住去看那些自己平時看不到的東西。

小翠見自己家小姐如此模樣,不顧身份的笑了起來。

「是是是,小姐是逃婚出來的。」

那小姐聽到小翠在取笑自己,宛如炸毛的小貓一樣。

「好你個小翠,敢嘲笑本小姐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主僕兩人瘋鬧起來,路人也不覺得她們吵鬧。

在這封建的社會裡,像是這樣的大小姐出來遊玩並不多見,無非是家大業大,與朝廷大臣有淵源的世家之後。路人可不敢有什麼怨言。

而不遠處的茶攤處,幾雙眼睛正在緊緊盯着歡笑的兩人。

「徐宇,你確定是她?」

其中一人低聲說道。

「沒錯,」被問道的那人堅定地點了點頭,「我從義父的手中看過她的畫像,是她無疑!」

詢問那人點了點頭,將面前的茶水一飲而盡,緊了緊腰間的刀柄,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

,,,

「少爺,你找那些燒窯的幹什麼?」

馬車中,雨兒一邊為楊軒捏着腿,一邊問出自己的疑問。

楊軒看了看雨兒,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問雨兒道:「雨兒你喜歡什麼首飾嗎?」

「首飾?」雨兒雖然不知道少爺為什麼突然問自己這個,但也如實說道,「戒指之類的吧。」

楊軒眯着眼睛,似是在思考着什麼。

雨兒見楊軒不答話,也不說什麼,但還是好奇他為什麼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只能瞪着眼睛盯着楊軒,想要從他的表情里讀出些什麼。

楊軒從思考中醒來,見雨兒如此模樣也是無奈的笑了起來。

「好了,不要亂猜,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雨兒點了點頭,乖巧地繼續為楊軒捏腿。

「少爺,明月樓到了。」

不多時,馬車外傳來老張的聲音。

楊軒聽此便與雨兒一起出了馬車,來到了酒樓。而門前有一個臃腫的身影似是在等着楊軒。

「老谷。」

楊軒不用問,便知道那是誰。

那男子匆匆跑了過來,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嘿嘿,東家,我在這等着你哩。」

楊軒點了點頭,與老谷一起向樓中走去,老張與雨兒跟在其身後。

這明月樓並不是楊家的產業,原來只是與楊軒合作的一家酒樓,不過後來楊軒索性買了下來。

這家酒樓之前業績平平,可自從楊軒釀出名為「醉仙釀」的烈酒後,明月樓就開始火了起來。

而後楊軒趁熱打鐵,相繼在酒樓中推出了說書和舞台劇等一系列娛樂之物。將明月樓推到了頂峰,儼然有長安第一樓的稱號。

而明月樓的收益被楊軒用來建設其他作坊,再賺來的錢用來建設學堂,讓楊家莊的孩子免費上學。

這老谷就是明月樓的掌柜,也是楊軒父親在世時就跟隨楊家的老人。

楊軒邊走邊與老谷確認明月樓最近的明細,雖然不如當初巔峰時期的收入,但日入斗金還是很輕鬆的。

楊軒吃完飯後,與老谷交代些事後便離去了。不過他沒有去坐馬車,飯後走一走,活到九十九嘛。

楊軒不坐,雨兒自然也不會去坐,只能與楊軒一起走着。

突然楊軒停了下來,看向一處說道:「雨兒,記得嗎?我當初就是在這裡遇到的你。」

雨兒眼神早已柔和了下來,她怎麼會不記得這對於自己人生來說最為重要的地方。

「雨兒不敢忘記。」

「哈哈哈」楊軒大聲地笑着,「當時我拿着我自己釀的酒,在長安的酒樓中推銷着,雖然有父親故友相助,但沒人會相信那個曾經的傻小子。」

楊軒眼神迷離着,陷入了回憶中

「我拿着酒罈子,走了很多地方,可那些所謂品酒大家 甚至不想去聞一聞我釀的酒。當時心性不如現在,恰逢又下起了雨,便覺得自己是這天下最凄慘的人,一口氣將壇中酒飲盡,想要回去時便遇到了被欺負了你。」

「我說當時少爺為何酒氣嚴重,雨兒還以為剛出狼群,又入虎口呢。」雨兒也心情愉悅的調侃着楊軒。

天空似乎在配合著下起了雨,楊軒也準備與雨兒進馬車。

「公子,公子!」

一聲嬌呼喊住了楊軒,他隨聲望去,只見一個似是十四五歲的少女背着另一個年齡相仿的少女向他跑來。

「公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們!」

少女大聲呼救着,背上的人好像是受了傷,在不斷的淌血。配合著雨天顯得格外凄涼。

楊軒本想拒絕,他不是什麼爛好人,這種明顯的瑣事還是不要沾染的好。

不過當他看到求見少女的模樣後當即愣住,像是被雷劈住一般,萬千思緒湧入他的腦中。

楊軒改變了主意,將兩名少女扶進馬車,雨兒用一直準備的急救包替受傷少女包紮傷口。而楊軒卻一直緊緊盯着那求救少女。

「公,公子?」那少女被看的發毛,疑問地看向楊軒。

「抱歉。」楊軒道了一聲歉,揭開門帘坐在老張的旁邊。

這時一群頭戴斗笠的人急匆匆跑來。

「那小子,我問你,你可看見兩個女子?」一個人怒氣沖沖地詢問楊軒。

楊軒皺了皺眉頭,「這街上女子不少,我哪知道你們問的是哪兩個?」

「你!,,,」那魯莽男子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一旁人攔住。

那人衝著楊軒抱拳道:「對不住了,這位小兄弟,我們所問的是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和一個身穿淺綠色衣服的兩個女子,兩人約十四五歲。」

「哦,那兩人啊,她們往東邊跑了,還撞了本少爺。」楊軒漫不經心地回答道。

詢問那人聽後並沒有立刻離去,而是緩緩盯着馬車。

「公子,如果不建議的話,,,」

不等他說完,又一個人突然跑到他耳邊說些什麼。

那人聽後也沒有再在意馬車,連忙向楊軒道謝,向東邊追去。

見那些人走遠,還沒等楊軒鬆了口氣,又有一隊人追來。

「這位小兄弟,請問你可見過一位十四歲身穿白色衣服的少女被人追捕。」

「怎麼又來一隊?」

「又?小兄弟何出此言?」

「剛剛也有一隊人,追着兩個女子向著東邊跑了。」

「多謝公子!」

那隊人沒多說什麼,當即向東追去。

楊軒也顧不上招呼老張,親自駕車向西,也就是楊家莊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