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蘇婉晴薄景行蘇環兒定遠侯
蘇婉晴薄景行蘇環兒定遠侯 連載中

蘇婉晴薄景行蘇環兒定遠侯

來源:外網 作者:夫人嬌貴,得寵着!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夫人嬌貴,得寵着!

七情不動的薄少終於娶妻了。 傳聞薄太太愛吃醋、新婚夜便立下家規: 薄先生必須夜夜歸宿,不許應酬! 薄先生身邊不許有一個雌性生物! 慢慢……全江城的人都知道了, 薄少的老婆是只母老虎! 結婚周年,薄少帶着太太亮相, 薄太太年紀小、好看又嬌弱, 走一步,薄少抱着走十步。 薄太太朝着哪個男性多看一眼, 薄少立即暗挫挫要弄垮那人的公司! 眾人哭了—— 說好的婚後生活水深火熱呢? 小薄太太看着眾人的目光,輕咬了下唇:「薄景衍,你又在外面敗壞我的名聲!」 薄先生一本正經地哄:「外頭女人兇悍!寶貝,你得保護我。」 小薄太太氣得臉紅:明明每晚……是他把她管得死死的!展開

《蘇婉晴薄景行蘇環兒定遠侯》章節試讀:

薄景衍聲音微啞:「過來。」

蘇阮阮不肯。

他看她的目光太過於直白。

薄景衍伸手一拉,她就到了他的跟前。

她的額頭被溫熱的大掌覆住。

她很燙!

現在更燙了。

「怎麼生病的?」薄景衍低聲問她:「故意沖冷水澡把自己弄病?」

蘇阮阮想要否認。

他卻看她一眼,說:「老太太很擔心你。」

蘇阮阮正要說什麼,他走到床邊按了護士鈴。

一分鐘後護士過來了,看見薄景衍有些吃驚。

薄景衍淡聲道:「把蘇小姐的葯再拿一份過來。」

護士呆了呆:「衍少?」

薄景衍聲音更淡了些:「我親自喂蘇小姐喝葯,想必她能好得快一些。」

「我不要。」蘇阮阮想也不想拒絕。

薄景衍示意護士去拿,隨後看着蘇阮阮聲音帶着一絲命令:「去床上躺着。」

蘇阮阮憤憤過去躺好。

薄景衍無聲一笑:這是懶得裝了?

這時護士端着一個葯盤進來,只是放下後就立即離開了。

薄景衍坐到病床邊上,把那幾顆葯拿了放在碗里磨碎掉,再倒了溫開水過去化開,那水頓時就變成淡黃。

「一定很苦。」他看着她。

蘇阮阮驚呆了。

他變態!

她不要喝這個!

薄景衍從從容容地拿勺子喂她:「喝。」

她扭過頭。

薄景衍放下手裡的勺子,微微一笑:「不喝也行,現在抽個血就能查出你血液里沒有藥物成分,你怎麼和老太太交代?」

蘇阮阮瞪着他。

薄景衍手中勺子抵在她唇邊。

良久,她終於啟了唇。

小舌尖在銀色勺子上輕舔,喝下那苦澀得要命的葯。

薄景衍眸光微熾,繼續喂她喝葯,一直到一碗見底。

喝完,蘇阮阮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是苦的,她別著小臉靠在枕間。

小臉雪白,身子嬌軟。

薄景衍默默看了會兒,起身拍拍身上皺摺:「明天我會再過來喂你吃藥。」

蘇阮阮羞憤:「我自己會吃。」

他彎腰,灼人的男子氣息噴在她的唇瓣上,「別玩小孩子把戲!」

蘇阮阮把小臉別到另一側。

她討厭他!

他欺負小孩子。

薄景衍心情很好,沒有繼續為難她。

他離開的時候忽然又說:「你大可不必擔心入族譜,總有人會擋着。」

蘇阮阮呆了一下,再看向薄景衍時他已經離開。

卧室里恢復了安靜,方才的荒誕事情像是夢幻一般,可是她的舌尖還是苦的。

蘇阮阮垂了眸子,想着薄景衍的話。

片刻,她便猜到了那人是誰……

醫院的梧桐道上,薄景瑟過來送文件正好遇見薄景衍,她驚訝地發現自家大哥的嘴角噙着一抹淡笑。

那笑,甚至能稱為溫柔。

她喃喃地叫了一聲大哥。

薄景衍恢復了以往的冷冽,接過她手裡的文件看,一邊漫不經心地說:「也不是特別重要,怎麼送到醫院了?」

薄景瑟語氣很淡:「爸讓我過來看看阮阮。」

薄景衍掀了下眼皮:「她睡下了。」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卻在薄景瑟的心裏掀起了驚濤駭浪。

她仔細斟酌再三才問出口:「哥,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薄景衍看了自己的妹妹好一會兒,淡道:「沒有的事。」

薄景瑟不敢再問,跟隨兄長回公司。

《蘇婉晴薄景行蘇環兒定遠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