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送我長姐去的
送我長姐去的 連載中

送我長姐去的

來源:google 作者:雷佳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符玲年 郗霞詩

父親想讓我替姐姐進宮,於是我連夜收拾細軟跑路了我從京城出發,一路驅車趕往江南,冬春之交,所過之處皆是薄雪霜林,到江南時,人間已是草長鶯飛的好光景春色醉人,展開

《送我長姐去的》章節試讀:

父親想讓我替姐姐進宮,於是我連夜收拾細軟跑路了。
我從京城出發,一路驅車趕往江南,冬春之交,所過之處皆是薄雪霜林,到江南時,人間已是草長鶯飛的好光景。
春色醉人,我遊山玩水,好不盡興。
當時我正滿眼放光地蹲在肘子攤前等肘子出爐,背後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一隻手擰着我的耳朵向上拽,我不得不跟着齜牙咧嘴地站起來。
父親從家丁中踱步而出,臉上掛着嘲弄的笑:「殷楚楚,只要原意替你姐姐入宮,這次私自逃家的事,我可以不追究。」
聖上要殷家送一名秀女入宮,按規矩挑該是送我長姐去的,但我的姐姐自幼體弱多病,父親與姨娘捨不得她去那吃人不眨眼的地方,就把主意打到了我的頭上,我的親娘難產而死,我在殷府里不過是個沒人撐腰的二小姐,可以任他們拿捏。
長姐的身子是肉長的,難道我的就不是嗎?
我低垂着頭,手心握着昨晚剛從夜市裡淘來的銀簪:「若我說我不願呢?」
他笑了,臉上的褶子揉成一團可怖的形狀:「你能逃到哪去?
除非你死了,否則我掘地三尺,也會把你找出來。」
我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沖他盈盈一拜,輕聲道:「多謝父親成全。」
我在他錯愕的眼神中用銀簪自裁了。
初春的風鑽進衣襟的縫隙,有一些冷,躺在地上的我眼露遺憾:可惜了那碗肉香四溢的肘子,如果再早一點出爐,我就可以用它撐死我自己了。
這是我第七次去世,我都已經死倦了。
0我又醒了。
當我睜開眼的那一瞬間,映入我眼帘的是熟悉的房頂,攬鏡自照,不出所料,泛黃的鏡面上是熟悉的面孔。
婢女慌慌張張地推門而入,說的是我爛熟於心的台詞:「二小姐!
奴婢趕巧兒聽到老爺和姨娘商量着,要您一個月後頂替大小姐入宮啊!」
我老神在在地安慰她:「不要慌,小場面,你先去做活吧。」
婢女將信將疑地走出了門,我又躺下了,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我之所以能夠如此慷慨赴死,是因為我有一個秘密,如果告訴別人,他們都會說我瘋了。
每當我死去的時候,我總會在得知自己要替姐姐進宮的那個晚上醒來。
我好...

《送我長姐去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