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
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 連載中

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

來源:google 作者:霜寒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晏相白 裴玉

[仙俠+輕鬆+團寵]搬着小板凳坐等八十年的裴玉,被告知他很窮,只有兩個穿越選擇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選,便被人一腳踢成為那已死的貴公子裴玉:你禮貌嗎?初見那清冷高貴的小師弟裴玉:"看什麼看?」小師弟輕笑:「這句話也原封不動送給你裴玉:「什麼意思?」小師弟冷笑:「自己做了什麼都忘了?」……後來,宗門上下,突然發現平日瘋瘋癲癲的大師兄變了似乎變得更不怕死了……「師弟,今天又是想你的一天」「師弟,不要憤怒,憤怒會使人喪失理智」「師弟,有你是我的福氣」小師弟:「滾!不然就死!」「師弟,等着吧,你的福氣還在後頭」展開

《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章節試讀:

牛頭不對馬嘴地一陣交流。

裴玉主動認輸:「是我說錯話了,你不是東西,那你本體是什麼……植物還是動物?」

「能讓我見一見嗎?」裴玉壓低聲音說。

說實話身為一個在社會主義陽光沐浴下的無神論者,裴玉對小妖,還有這個神秘的世界非常好奇,又有些畏懼。

「我一直在你面前啊!」

裴玉驚了,他面前哪裡有東西,除了石頭就是草!

總不至於是石頭吧,石頭裡藏了只猴子,一腳被踹到西遊記了,夢幻聯動。

「艹!」

「哇,你好聰明,這麼快就猜到我得本體了。」稚氣的聲音軟軟的,帶着點小驚喜。

裴玉:「……」我猜到什麼了?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你不會是草吧?」恍然大悟。

「草怎麼了?你看不起小草?」

裴玉搖了搖頭,說:「沒看不起。」是壓根看不見。

懸崖處,在斷裂的盡頭,在眾多成片的前方,偏偏長着一株生機勃發,隨風搖曳,盡情舒展,略顯騷氣的小草。

確實很惹眼,一眼便覺得不同,就像是張揚過了頭的人。

裴玉也實在是佩服,一株草也能如此有風情。

實在是一個字,絕,兩個字,絕絕,三個字,絕絕子。

小草快樂地問:「你叫裴玉對嗎?我白天聽到他們偷偷罵你了。」

裴玉輕笑,「我謝謝你啊,以這種方式聽到我的名字。」

「不客氣呢!你怎麼不問我叫什麼名字呀?」

「哦,那你叫什麼名字?」裴玉敷衍地問。

空氣突然安靜……小草停止搖擺……

半晌,沮喪的聲音從小草頭頂飄過來。

「沒有……我沒有名字」他話鋒一轉,興奮地問道:「那你可以給我取一個好聽的名字嗎?」

裴玉一愣,取名字啊,他最擅長了,以前他養了不少狗子,取了很多人人誇讚的名字。

「叫狗剩吧?好聽嗎?」

小草草葉瞬間耷拉下來:「……不好聽。我是一株美麗的小草,不是狗。」

「哈哈哈哈,逗你呢!」

小草氣鼓鼓,不理會裴玉。

「這樣吧,叫你青若?青草的青,蘭若的若。」

「青若像個姑娘的名字。」

「那叫狗剩算了!」裴玉翻了個白眼說。

小青草連忙反駁:「青若就青若吧。」

裴玉側卧在小草旁邊,隨手薅起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裏,笑的放肆。

半晌他突然回過神來,拿下嘴裏的草,遞到小草眼前。

「小草兒,我該不會把你其它兄弟姐妹薅死了吧!」

「它們不是我兄弟姐妹,一點靈智都沒有,再說了,我們也不是一個品種,我比他們高級着呢!」

裴玉挑了挑眉,好看的眉峰動了動,平添了幾分靈動。

「你們草界也這麼勢力?還分三六九等?可真是太卷了。」

「三界六道不都是這樣,我們草界當然也一樣了。」

裴玉忍不住對它豎起了大拇指。

「棒!」

「我真的和它們不一樣,我悄悄告訴你,你不要告訴別人,我是一株仙草。」仙草晃着腦袋說。

裴玉沉默了片刻問:「你這句話,對多少人說過?」

「我只對你一個人說過,哼!」小草也不搖擺了筆直的豎著,大概是在表演怒髮衝冠吧。

「行啊,暫且相信你,那麼接下來問題來了,我的小仙草,你有辦法送我下山嗎?」裴玉看着天上的月亮,不抱任何希望。

……

「小仙草?」

……

「小仙草?」

「有沒有人說過,你很煩!」憤怒的小仙草用不耐煩來掩飾自己做不到的尷尬情緒。

「哦!」

裴玉不再說話,他放任自己躺在草地里,等待着明日有人來救他。

**

晨霧蒙蒙

小孤峰,峰頂尤甚。

裴玉睜開眼彷彿在夢境中,白茫茫一片。

直到耳邊傳來說話聲。

「哎,你聽說了嗎?大師兄昨日一夜未歸。」

「嘶……不會又跑去偷看小師弟被打了吧。」

「有可能。」裴玉跑到兩人身邊,應聲附和。

「對吧,我也……」這麼覺得。

那人轉過頭對上裴玉真誠的眼神,臉色像吃了蒼蠅一樣難看。

「大師兄!你,你,你……」你怎麼還在這。」

「我,我,我,我昨夜被你們丟在這,你們都忘了?」裴玉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領,山頂徹夜吹着涼風,面色蒼白的像鬼一樣,直接讓小師弟們瑟瑟發抖。

「那是七師兄乾的,又不是我倆乾的。」兩人縮了縮脖子,對視一眼。

心裏想着,大師兄的眼神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壓迫力。

最後裴玉讓兩人中長得比較乖的小師弟,御劍送自己回去,小師弟文覃眼睛大大的,有幾分天真,此時扭扭捏捏地看着裴玉,「大師兄,要不你讓葉阭送你下去,我還要練劍,我御劍不太行,一個人勉強可以,兩個人恐怕……」

恐怕什麼?

裴玉渾身一個激靈,恐怕摔下懸崖,萬劫不復!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行,那就葉阭送我下去,你在這裡乖乖練劍,不許偷懶!」

「好。」文覃鬆了口氣。

眼看着小九要帶着大師兄離開小孤峰了,卻見大師兄突然折回頭衝著自己跑起來。

文覃瞪大眼睛,也拔腿往前跑。

裴玉支棱着兩條跑到雲霧繚繞的懸崖峭壁變得軟綿綿的腿,走到草叢裡,戳了戳青若:「隨我下山不?我給你再找個花盆養着。」

「要非常大的,高貴的,奢華的,奪目的,美麗的花盆?」

「成交!」

裴玉把青若從土和石頭縫裡**,小草齜牙咧嘴地只叫喚,「腿,腿被你扯斷了!」

「胳膊,胳膊,彆扭我胳膊。」

「你往我心口摸幹啥?流氓!」

……

還好別人聽不見,裴玉看着手中哀嚎的小青草,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

帶着一根草走到葉阭身邊,葉阭瞪大眼睛看着裴玉的手。

裴玉提起手中的草,不解地問:「怎麼?你認識這草?」

葉阭後退半步,連忙搖頭,「不不不,不認識。」

裴玉心存疑惑,也沒有多說什麼。

葉阭施展御劍,漂浮在懸崖之上,

「師兄,你快上來。」

裴玉看着腳下的萬丈懸崖,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師弟,你再過來點,下面危險。」

葉阭:「……」行吧!

《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