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級醫婿林炎柳幕妍
神級醫婿林炎柳幕妍 連載中

神級醫婿林炎柳幕妍

來源:外網 作者:紫星雪羽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紫星雪羽 都市言情

黑色布料砸在腦門上,擋住他的視線。伸手一抓,才發現是一件黑色薄款踩腳緊身褲,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二十歲左右女生,穿一身紫羅蘭校服,露出一米二的長腿,正叉着腰嬌聲喝斥。「林炎,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我跟你說過多少次?我的衣服都是高檔貨,要手洗的,你是不是給我機洗了,你看看,都勾絲了,破襠了,叫我怎麼穿?」「你賠得起嗎?廢物就是廢物,連個衣服都洗不好,留你在家裡有什麼用,還不如養只狗。」女生叫柳幕晴,是林炎的妻妹,現在還在江州大學讀大二,人是很美,還是校花,但林炎對她一點好感都沒有,誰會喜歡一個展開

《神級醫婿林炎柳幕妍》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第1章
「啪!」
林炎剛剛心不在焉的打開大門,一件黑色布料砸在腦門上,擋住他的視線。
伸手一抓,才發現是一件黑色薄款踩腳緊身褲,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二十歲左右女生,穿一身紫羅蘭校服,露出一米二的長腿,正叉着腰嬌聲喝斥。
「林炎,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我的衣服都是高檔貨,要手洗的,你是不是給我機洗了,你看看,都勾絲了,破襠了,叫我怎麼穿?」
「你賠得起嗎?廢物就是廢物,連個衣服都洗不好,留你在家裡有什麼用,還不如養只狗。」
女生叫柳幕晴,是林炎的妻妹,現在還在江州大學讀大二,人是很美,還是校花,但林炎對她一點好感都沒有,誰會喜歡一個天天辱罵自己的女人?
林炎是柳家女婿,跟柳幕妍結婚大半年,但在柳家地位不如一個保姆。
因為在結婚當天,他的父母出了車禍,父親林宇當場死亡,母親至今還躺在病床上沒醒,更慘的是,他家公司被查封,資產被沒收,他一下從闊少爺跌到谷底,身無分文。
為了給母親治病,唯一的房子都賣了,可還是不夠,這不,剛接到醫院通知,必須馬上再交十萬塊,做深切治療,不然母親撐不過五天。
所以,面對柳幕晴的惡語辱罵,他只能強忍着,因為他還要跟柳家借錢,於是低聲下氣點頭:「妹妹,我以後會注意的。」
「誰是你妺妹?窩囊廢!」
柳幕晴抓起一個茶杯,把水潑林炎身上,氣呼呼的走開。
正在這時,岳母沈夢玉走了進來。
穿着黑色收腰連衣裙,戴着玉質項鏈,身材窈窕,風韻不減,保養的好,看起來像才三十齣頭。
她年輕時更漂亮,兩個女兒就是繼承她的貌美如花。
沈夢玉一邊脫高跟鞋,一邊冷冷斜了林炎一眼,道:「老遠就聽到聲音了,幕晴,這廢物是不是又惹你生氣了?」
她脫掉鞋子,光着腳往裡走。
哪知道腳下一滑,狠狠摔了個屁墩,林炎連忙將她拉起來:「媽,您沒事吧?」
「啪!」
沈夢玉一巴掌打在林炎臉上:「你說有沒有事?地上的水哪來的?你存心要摔死我是不是,然後好奪了我柳家家產,你個廢物點心,窩囊廢,你怎麼不去死。」
林炎青筋亂跳,但也只能忍着,小聲道:「媽,是妹妹倒的水。」
「幕晴倒的水你就不知道拖乾淨?把你養在家裡幹嘛的?吃白食嗎?我還不如養只豬。」
門外,再次進來一個女人,這次是林炎的合法妻子,柳幕妍。
她穿着一套黑白ol裝,踩着水晶高跟鞋,妍姿俏麗,美不勝收。
但她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裏面,看到林炎的時候,更是滿眼失望和厭惡,林炎被母親妹妹辱罵教訓的場面,她每天都要看見幾次,都麻木了。
她直接脫了鞋子往樓上走。
「幕妍,等一下!」林炎連忙說。
「有事?」
「我,我想再跟你借十萬塊錢,不然我媽撐不過五天,我以後一定會還的。」
「什麼?又要借錢?不給!」沈夢玉一下跳起來,「你當我柳家的錢是大風刮來的?每月給你一萬還不夠,還要借,你媽那就是個無底洞,還治什麼治,直接好拉出去葬了。」
林炎兩手捏緊,可馬上又鬆開。
這時柳幕妍自顧上樓,不發一言。
林炎沒辦法,想到母親,心痛如絞,他噗嗵一聲給沈夢玉跪下:「媽,我求求你,借我十萬塊,救救我媽,我以後一定會孝順你的。」
「孝順?誰稀罕你的孝順了?」柳幕晴走過來,坐在沙發上,斜眼看着林炎,「到時候我姐跟你離婚,隨便找一個都比你這窩囊廢強。」
「沒錯。」
沈夢玉也坐下,一條玉腿擱在茶几上,用紙巾擦拭腳上沾的水漬。
時不時看一眼林林炎,越看越來氣。
「窩囊廢,我真是越看你越窩囊,以前我真是瞎了眼,讓幕妍嫁給你,幸好還沒進洞房!姓林的,不是要錢嗎,從我這裡鑽過去,我就把錢給你。」
沈夢玉指着自己橫在茶几上的腿說道。
「啊?」
連柳幕晴都吃驚的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林炎,看他會怎麼做。
眼神之中,全是戲謔。
林炎感覺差點氣暈過去。
羞辱,徹徹底底的羞辱。
可是為了母親,他還有什麼不能幹的?
「好,我答應!」
古有韓信能忍胯下之辱,他為了母親,照樣能!
他慢慢爬過去。
正在這時,林炎感覺腦袋一陣劇痛,大叫一聲,暈了過去。
「啊,這廢物怎麼了?」
「媽,他被你的腳熏死了。」柳幕晴笑得直不起身。
「廢物,真是個廢物。」沈夢玉在林炎身上踢了兩腳,「還給我裝死。」
柳幕晴隨後道:「媽,我餓死了,廢物今天沒燒飯,我們吃什麼?」
「叫上你姐,出去吃。」
下樓的柳幕妍,看到林炎倒地驚訝,可聽了妹妹解說徹底無語,連那麼喪失自尊的事都幹得出來,自己這老公真的是天下第一窩囊廢了。
她徹底失望了。
母女三人離開去吃飯。
林炎腦子裡卻出來一個聲音:「窩囊廢,你真是天下第一的窩囊廢,我林家千千萬萬族人的臉,都要給你丟盡了。」
「啊,誰,誰在說話?」
「老夫天醫上神林天,是你這窩囊廢的老祖宗,老夫興之所至,查探後代子孫現狀,沒想到看見你這種賤骨頭的窩囊廢,真是氣死老夫也!」
「今日老夫賜你天醫道法,一口神氣,望你挺直腰桿,撿回自尊,若再如此窩囊,丟林家臉面,老夫一個雷咒劈死你個小畜生,哎喲氣得老夫腦殼疼」
昏昏沉沉中,一股龐大的信息衝進腦海,還有一股洶湧的力量震蕩全身,林炎彷彿置身大海中浮沉。
直到腦袋傳來一陣刺疼。
他才大叫一聲,猛得驚醒。
「怎麼回事,我怎麼躺在地上做這麼奇怪的夢,不是剛剛」
他揉揉腦袋,結果,赫然發現腦海里真有一部《天醫道法》。
「我去,難道是真的?」
林炎目瞪口呆。
他念頭一轉,那《天醫道法》自動翻轉,快速成為腦中記憶,信息非常龐雜,包羅萬像,中醫,巫醫,鬼醫,祝由,甚至還有武醫入道,修鍊功法,眼花繚亂。
「嗡——」
一股極強能量在身體里流轉,撐脹經脈血管,痛得死去活來。
「這就是老祖宗給的一口神氣?」
「啊,修鍊功法!」
林炎連忙運轉剛才刻入腦子的功法,功法無名,是專為配合武醫入道而創,他本來就是隨便嘗試,不抱太大希望,總感覺還在夢中。
可一經上手,那無名功法極快運轉,好像對他來說非常簡單,像本來就會。
那股能量很快受到控制,衝擊全身經脈,不住遊走。
前面依然痛到打滾,之後又舒暢無比,渾身暖意。
噼里啪啦一頓硬操作,丹田開闢,神氣雌伏,無名功法入門。
「這居然是真的!老祖宗到底是什麼人?」
林炎坐在地上,神遊物外。
「對了,岳母和柳家姐妹呢?」
正在這時,大門打開,柳家三女走了回來,原來林炎剛才修鍊花了快兩個小時,她們已經在外面吃好飯了。
老婆柳幕妍見到林炎還是眼神冷漠,直接換了鞋子上樓。
沈夢玉過來就踢他一腳:「你個廢物,還想躺地上裝死呢?給我起來,把這裡的地全都拖一遍,要是有半點灰塵,你就別想吃飯。」
林炎想起之前的事,道:「媽,你剛才答應的十萬塊」
沈夢玉喝道:「你做美夢呢?什麼十萬塊,我讓你鑽,你鑽了嗎?你給我裝死,還想要十萬塊?你去賣腎得了。」
「啪!」
一件衣服砸在林炎頭上,又是柳幕晴,是她的外套:「給我洗乾淨,燙平,明天早上要穿。」
林炎抓住她的外套,手指捏的發白。
這柳家母女,欺人太甚!
所以連老祖宗都看不過去,要劈死自己。
林炎猛的用力,將衣服砸回柳幕晴的腦袋上,大聲道:「自己的衣服自己洗,自己燙,你有手有腳,又不是殘廢。」
「什麼?」
「你說什麼?你敢罵我?」柳幕晴鼻子都要氣歪。
「罵你怎麼了?還大學生呢,衣服不會洗,飯不會燒,整一個大齡兒童,生活白痴,讀書讀到屁股上去了,還什麼校花,我看就是個笑話。」
柳家母女驚呆了,這廢物半年來第一次敢在柳家面前發脾氣。
還罵的如此難聽。
沈夢玉胸口起伏,怒火從腳底板直衝天靈蓋。
王八蛋,窩囊廢,今天一定要好好教他怎麼做人!

《神級醫婿林炎柳幕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