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聖尊
聖尊 連載中

聖尊

來源:google 作者:聖尊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楊天 石弋軒

平凡少年,逆天崛起修無上神功,戰絕代天驕,碾壓萬界,無敵世間,戰至最後只求一敗!這一世,石弋軒註定踏過愷愷白骨,成就古尊之名!展開

《聖尊》章節試讀:

趕過來的風無語,還是一如既往的沒有出手,這次的石弋軒,只不過是發狂而已,並沒有變異,而且,石弋軒的身體,經過先前殘念能量的洗禮,正需要一個發泄的切入點,這也是風無語,要石弋軒單獨去獵殺猛獸的原因。

只是沒有想到的就是,在這裡遇見了一群老虎。

而此時,失去耐心的老虎,兩兩的已經是交錯的發起了攻擊。裂開的嘴巴,能夠看見比成人大拇指還大的虎牙,臉盆大的腦袋,三米來長的身體,整個虎爪撐開,比成人的手掌還要大,一條長長的鋼尾,綳直之中,又捲動的舒展。

老虎,最直接和有效的辦法,首先就是撲殺,然後才會進行撕咬。首先騰空而起的兩隻老虎,一東一西的進行高空覆蓋,還有兩隻老虎,一左一右的進行地面牽制,還剩下最後一隻老虎,伺機而動。

看起來的情況,此時此刻的石弋軒已經是陷入到了絕境,不要說石弋軒根本就沒有進行任何的修行,再說,也只是一個不到九歲的孩子。在此等局面的情況之下,沒有怯弱的害怕,已經是難能可貴的心性了。

雖然,現在的石弋軒,已經是失去了理智。

高空中撲殺而來的兩隻老虎,被石弋軒揮舞的藤條,給抽掉了一嘴的門牙,重重的摔倒在地,而本來進行地面襲擊的兩隻老虎,不知道什麼原因,除了在原地咆哮,竟然是不能動彈分毫。

原因無它,不是那兩隻老虎不想動,而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牽制,根本也是想動也動不了,這兩隻包括邊上那隻伺機而動的老虎,也是同樣的待遇。

話說,那兩隻被石弋軒抽翻在地的老虎,還不等再一次的爬起來,身上就落下了雨點般的藤條,雖然被藤條抽打的老虎,看不出來明顯的傷勢,但是也在哪裡哀嚎和翻滾不已,哪怕沒有見血,也能夠看出來兩隻老虎眼睛裏面的恐懼。

可藤條畢竟是藤條,而且還是一個八歲多的孩子,又能具有什麼殺傷力?果然:「咔嚓」幾聲之後,原先被握在石弋軒手上的藤條,就開始出現斷裂的情況。手無寸鐵的石弋軒,一個下意識的動作,差點把風無語給嚇死。

只見石弋軒,猛的一個跳躍,用手上不多的藤條,狠狠的往其中一隻老虎的身上砸了下去,很明顯的目的,就是老虎其中的一隻眼睛。也不知道石弋軒哪裡來的那麼大的力氣,粗大的藤條,直接是完全的嵌入!

因為離的太近,加上老虎臨死之前的反撲,巨大的虎掌,狠狠的拍在石弋軒的胸口,石弋軒的身體,頓時就被砸飛了出去,血液的噴洒還伴隨有骨裂的聲響。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石弋軒噴洒出來的血液,帶有那種烏黑的顏色。

一緊張的風無語,因為沒有控制好力道,原地咆哮不動的三隻老虎,直接是化成了齏粉。被刺穿眼睛的那隻老虎,不甘的蠕動幾下之後,也是出氣多進氣少,慢慢的不再有一點的反應。而剩下的那最後一隻老虎,已經是張開了沒有獠牙的虎口,往即將降落在地的石弋軒哪裡追殺了過去。

正想出手的風無語,突然的「咦」了一聲,是否也是感覺到有點不可思議,因為看似被重擊的石弋軒,不死估計也得殘廢,可這樣的現象並沒有出現在風無語的感知之中,反而,是風無語,從石弋軒的身體裏面,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在石弋軒,再一次的吐出來好幾口的烏血之後,才出現正常的紅色血液,那些被撞斷的骨頭不僅是瞬間癒合,而且,在風無語的眼中,石弋軒不僅是沒有會米的落地,反而是在哪裡笨拙的控制着自己的身體。

小小的身體,在扭動的時候,雖然是粗堪不極,但是也剛好的躲開了那老虎精準的撲殺,就地一滾的石弋軒,同時也出現「刺啦」的聲響,原來堪堪的躲過了老虎的大嘴,但是,石弋軒身上的褲腿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老虎也想不明白,這麼絕殺的一擊,面前這小小的傢伙是如何的躲過去的,而且還是吐血的重傷,沒有靈智的猛獸而已,自然是想不到更加深入的問題,扒拉下來嘴中的布條,雙爪抓地,身子低伏,尾巴扭來扭曲,嘴巴上面起來一層層的皺子。齜牙咧嘴。

儘管是沒有了獠牙,也不可小噓。

此時此刻的石弋軒,雙眼仍舊是血紅,但是並不是失去理智的那種模樣,一點也不慌亂,右手輕輕的搽拭掉嘴巴上面的血跡,身體也同樣的低伏。甚至還做了幾個奇怪的動作來舒展自己的身體。

石弋軒知道自己不能跑,現在的自己,雖然是感覺有點莫名巧妙的強大,但是,還不足以跑得過面前的老虎,而石弋軒,本心也是沒有打算就這樣離開。石弋軒用舌頭舔了一下嘴唇,輕輕的啐了一口。

石弋軒不動,那是因為現在正享受身體裏面那股力量帶給自己的舒暢。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石弋軒不知道,而石弋軒知道的就是,這股力量,正在讓自己變得強大,變得信心十足。甚至於在面對面前那隻不斷咆哮的老虎,石弋軒的臉上都起來了好看的弧度。

而這隻老虎也不動,不僅是不動,甚至就連咆哮的聲音也開始變得低沉了起來,那慢慢蠕動的身體,全身毛髮支起,不是準備去撲殺面前小小的傢伙,而是在緩慢的後退,那種咆哮也明顯的帶着很不安的情緒。

因為哪怕就是沒有開啟靈智的畜生,在面對危險的時候,也是有一種出於心底本能的警惕。尾巴是完全的耷拉了下來,身體更低,甚至有種想要臣服的趨勢。好像在為自己壯膽,對着石弋軒一聲巨大的咆哮,還帶有流出來的血水。

掉頭就想離開,離開這個愈來愈感覺到危險的小傢伙。

「嘿嘿,現在才想起來離開?是不是有點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