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盛世狂醫/盛世狂醫
盛世狂醫/盛世狂醫 連載中

盛世狂醫/盛世狂醫

來源:google 作者:墨子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晴雪 楚天 現代言情

遭人百口莫辯,母親病重無能為力,窮途末路,瀕臨絕境之下,堪得老天垂憐…展開

《盛世狂醫/盛世狂醫》章節試讀:

「嘁。」

海老話音未落,坐在龍天北左側的老者吳有德,發出一聲冷笑。

「我說老海啊,咱們認識也有幾十年時間,你是不是老糊塗了,他的年紀都能當你孫子,你竟然佩服他的醫術?」

「你甚至還說那什麼補天散的藥方,也是他開出來的,你在拿龍小姐的性命開玩笑,真把龍先生當成了隨意糊弄的泥人?」

眾所周知,學醫之人除了與生俱來天賦,名師傳承教導之外,自身的治病救人的經驗也相當重要。

想要從最底層的藥鋪學徒,一步步成為炙手可熱,人人稱道的名醫。

必須經過數十年如一日的積累,才有可能熬出頭,被外人認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相比之下,楚天看上去太年輕了,就算生而知之,又能有多少行醫經驗。

這是龍天北疑慮之處,吳有德便趁機抓住這點,用言語瘋狂攻擊。

吳有德跟龍天北相交多年,龍天北極其信任他,愈發覺得他言之有理,海老就是隨便找個毛頭小子糊弄自己。

眼看龍天北即將發飆,楚天毫不示弱的反駁道:「呵,那河裡的烏龜倒是活的夠久,照你這意思,它的醫術不是比你高明百倍?」

「小子,你找死!」

一聽這話,吳有德從座位上站起,鬚髮皆張。

「難道我說的不對?」

楚天雲淡風輕道:「有些事情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時間不能代表一切,很多人活了幾十年,年紀都活到了狗身上,也沒見他有什麼能耐。」

楚天這番話說的十分不客氣,雖然沒有指名道姓,在場眾人卻能聽明白,他就是在嘲諷吳有德。

「放肆!」

吳有德臉色鐵青,哆哆嗦嗦的指向楚天:「這裡是龍家,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來人,把他雙腿打斷,扔到外面!」

「呵,好啊。」

楚天冷笑連連:「我醜話說在前頭,我要是少了一根汗毛,龍小姐可就沒得救了。」

「就憑你,你也配說這種話,我……」

吳有德還想說什麼,卻被龍天北抬手打斷制止。

龍天北自小就被當做家族繼承者培養,執掌家族大權將近二十年,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

他自認為看人的能力獨一無二,卻怎麼都看不透眼前這個年輕人。

在他看來,楚天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的強大自信,完全不像在虛張聲勢。

這種人要麼是連自己都騙的瘋子,要麼是有真才實學,底氣充足,不懼任何挑戰。

龍天北愛女心切,面對當下的情況,他打從心底願意相信楚天是後者,那樣一來,女兒便有救了。

哪怕這種可能只有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他都想試一試,不能錯失良機。

想到這裡,龍天北死死的盯着楚天:「小子,你真有本事救我女兒?」

楚天胸有成竹道:「龍先生,我人就站在你面前,如果我治不好龍小姐,你把我大卸八塊也不遲嘛。」

龍天北爽快的答應道:「好,那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龍先生,可是……」

吳有德大急,試圖勸說龍天北,不要遭受矇騙。

龍天北卻搖搖頭道:「老吳,閑話少說,等下我們一起進去,你看住那小子,如果他是不懂裝懂,濫竽充數,立馬砍斷手腳。」

「是,龍先生。」

見龍天北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吳有德不敢多說廢話,心裏暗暗打着小算盤,琢磨待會怎麼對付楚天。

「跟我來。」

緊接着,龍天北一揮手,帶着在場的三位大夫,走進樓梯右側,女兒養病的房間。

進門後,楚天看了看房內環境,發現這個房間以分紅色調為主,處處充滿着浪漫氣息,少女心十足。

房間西側有張白色公主床,龍知瑾蓋着薄毯,毫無意識的昏睡,右手還掛着維持生機的吊瓶。

看着已經瘦成皮包骨的女兒,龍天北暗自神傷,連句話都說不出口,衝著楚天揮揮手,示意楚天可以開始了。

楚天深吸一口氣,走到床前,認真查看。

龍知瑾的五官輪廓很驚艷,如果體態正常的話,應該是個姿色不輸於周晴雪的大美人。

可惜她如今體型消瘦,面無血色,身上青筋爆出,靠着湯藥吊瓶,勉強續命,哪有美感可言。

楚天伸手把把脈,再翻看眼皮和嘴唇,看看瞳孔舌苔。

正當他掀開薄毯,準備檢查軀幹、四肢的時候,吳有德突然大叫一聲。

「小子,你懂不懂規矩?龍小姐冰清玉潔,男女授受不親,你幹嘛呢!」

楚天扭頭看向他,沉聲道:「在我眼裡,我是醫生,她是病人,我這是在救她,僅此而已。」

龍天北看的透徹,長嘆一聲:「算了,老吳,少說兩句,挺不過這一關,知謹連命都沒了,要清白有什麼用。」

「哼,這筆賬先記下。」

吳有德惡狠狠的威脅道:「你個招搖撞騙的混蛋,等下我看你怎麼死!」

楚天懶得搭理他,繼續為龍知瑾檢查身體。

正常來說,龍知瑾是因為從高處摔落,這才變成植物人。

最有可能的病症,就是腦子有淤血腫塊,或者連接身體和腦子的神經元損傷,故而昏迷不醒。

楚天經過檢查,發現補天散確實在她體內發揮藥效,遺留的暗傷不斷被修復,應該沒有大礙。

反而她的後腦勺位置,有個不起眼的地方,微微凸起,不像是腫塊,彷彿有個外物卡在那裡,令她失去意識。

楚天一邊用手輕輕撫摸龍知瑾的腦袋,一邊用眼角餘光,偷看龍天北和吳有德的反應。

龍天北表現的很正常,就是一位痛失愛女的老父親,面露悲傷,獃獃出神。

可吳有德的神情就耐人尋味,每當楚天快要摸到後腦勺的時候,他雙手不自覺的緊緊握住。

等楚天把手抽離後腦勺,他緊握的雙拳又鬆開,貌似是偷偷鬆了一口氣。

楚天反覆試探兩三次,最終鎖定吳有德。

藏在龍知瑾後腦勺上的東西,即便不是吳有德所為,他絕對也是知情者。

也就是說,吳有德知道事情真相,卻瞞着不告訴龍天北,其心可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