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聖跡戰神
聖跡戰神 連載中

聖跡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聖跡戰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仙仙 江寒

一壺酒,一紙畫,一雙染滿鮮血的手!他冷漠的望着一向高高在上的太古諸神:「各位又何必害怕呢,我這雙手是用來滅天的,不是用來滅鼠的……」展開

《聖跡戰神》章節試讀:

江寒目光犀利,盯着冷麒傲冷冷道:「你就是冷麒傲?」聲音不高,卻充滿了霸氣。

冷麒傲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圍着江寒轉了幾圈:「聽說昨天老子一鐵棍把你的傻病治好了,本來還不信,今天看你的模樣好像真的不傻了。」

停下來,臉上露出猙獰之色:「不傻更好,玩起來更有意思,昨天玩的遊戲沒玩完,今天咱們繼續吧!」

「什麼遊戲?」江寒並不知道昨天發生過什麼,小翠也沒有說清楚,只能問冷麒傲。

冷麒傲看着江寒,狠狠笑罵道:「江寒啊江寒,傻了十八年,好不容易不傻了,結果又失憶了,你說,像你這樣的廢物還活着幹嘛,快一頭撞死算了,哈哈哈……」

江寒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着冷麒傲。

冷麒傲乾笑了兩聲,感覺無趣,又道:「既然你不記得昨天的事情了,少爺我大發善心,好好給你講講。」

「不要。」原本躲在江寒背後的小翠突然衝出來反把江寒護在了身後。

「冷,冷少爺,求求你不要再說了,放過我家少爺吧。」她身子微微顫抖,聲音幾近哽咽,好像十分恐懼冷麒傲後面的話。

冷麒傲輕浮的伸手一托小翠的下巴,側頭看了一眼,手指用力。

小翠只覺下巴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臉部疼的扭曲,卻沒敢閃躲。

冷麒傲十分享受小翠痛苦的模樣,看了好半天,獰笑道:「一個賤婢,也敢管本少爺的閑事,再說昨天你家少爺表演的那麼精彩,不讓他回憶回憶,豈不是人生一大憾事。」

手臂用力。

刺……

把小翠向一側甩去。

「啊……」小翠只覺一股大力作用在身上,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一側的柱子上撞去。

便在此時,一個堅實而有力的臂膀穩穩將她托住。

是江寒。

一向渾渾噩噩只知道吃的傻子,這會兒居然如同山嶽一般,給人一種難以莫名的安全之感。

「少爺。」小翠輕輕叫了一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退下,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江寒將小翠放下來,目光又盯在冷麒傲身上,聲音越發冷漠:「昨天的事情我確實不記得了,你講講吧。」

「哈哈哈,傻子果然還是傻子。」冷麒傲跟兩個手下一起縱聲大笑。

江母跟小翠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冷麒傲笑了好半天才止住笑聲:「好,既然想知道我就告訴你,昨天,你跟它……」

說著指了指地下的大黃狗道:「你非要跟它比賽吃屎……」

語氣越發猖狂:「你也不照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就你這慫樣,怎麼可能跟我的狗比呢,結果自然不用問了,我的狗把一碗屎全吃完了你才吃了一半,沒辦法,少爺我只好拿鐵棍給你提提神,誰成想你這個廢物居然只挨了幾鐵棍就全身抽搐,口吐白沫……」

「就像這樣。」小三子突然插嘴,然後地上一躺,白眼上翻,跟中毒一般猛烈抽搐。

「沒錯。」

冷麒傲嗓門提高,指了指小三子笑罵道:「你昨天就是這個死狗德行,哈哈哈……」

他說完又是一陣狂笑,其他人卻沒有跟着笑。

四下一片安靜,江家長輩還有幾個小輩就這樣坐在一旁面無表情的看着,誰也沒有說話,也不敢說話。

「少爺。」

一聲尖銳的嗓音打破了沉寂。

小翠禁不住撲到江寒身上一陣大哭。

「我可憐的兒子!」江母捂着嘴躲到一旁,眼中的淚水狂涌而下。

她一個婦道人家,又沒有男人撐腰,遇到這種事,只能默默的忍受。

自始至終江寒都沒有說話,但他的臉色陰的厲害,一道道青筋從麵皮跳起,直接將白嫩的皮膚扭曲,一對深邃的冰眸中更是閃出熔岩般炙烈的光芒,他的拳頭緊緊握起,如同即將出鞘的利劍。

這一拳終究還是沒有打出,理智佔據了上風,這具身體沒有凝練出神武戰氣,如果情緒過分激蕩,恐怕有損道心不利於以後修鍊,為了一個用放大鏡都看不見的螻蟻傷了道心,那就得不償失了。

而且自己的終極目標是誅殺楚霸,還有那個凌駕於戰神之上的神秘巨手主人,此時,如果把精力放在一個小人物身上,未免格局太小。

強行平復情緒,深深吸了一口氣,盯着冷麒傲冷冷道:「作夠了嗎,作夠了就滾。」

「廢物,敢跟我家少爺如此說話,找死!」小三子一改適才傻傻的表情,雙目圓瞪,衝上來便揪住了葉寒的衣領。

江寒身子一晃,退了一步才穩住身形,這具身體並沒有凝鍊出神武戰氣,無法跟已經凝練出戰氣的小三子抗衡,不過肢體一接觸,憑藉前世的經驗,立刻感知了小三子的修為,戰武聚氣境武修,螻蟻中的螻蟻。

腿部用力,腰板筆直,冷冷注視着小三子:「鬆手。」

犀利的目光如鷙鷹獵物,直透人之神魂。

小三子嘴角上挑,正想譏笑,卻突然感覺脊背一陣冰涼,那一刻,彷彿被毒蛇盯上一般,磅礴的壓迫感直涌心頭。

「這,這眼神……」小三子瞳孔一陣收縮,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手。

「滾開。」

冷麒傲掐着小三子的脖子便將他甩到了一邊,又打量江寒:「行啊,一日不見,你這廢物長本事了,會吼了,那又怎麼樣,即便你嗓門再高也改變不了你廢物的本質。」

江寒輕蔑的掃了冷麒傲一眼,彷彿在看跳樑小丑。

冷麒傲見江寒不理他,頓時有種被藐視的感覺,拳頭一攥,又鬆開,猙獰的臉上露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你還沒有資格讓本少爺打,本少爺今天來就是讓你把昨天沒吃完的屎吃完,在仙武大陸,浪費是最可恥的事情。」

說著沖手下人一擺手。

「少爺。」四兒端過一個金爛爛的大碗,碗蓋着蓋子,看不到裏面是什麼東西。

冷麒傲拿掉蓋子,一股濃濃的屎臭味立刻瀰漫四周,他指了指大碗里已經被蛆蟲啃食不成樣的大便對江寒道:「廢物,把它吃完,本少爺就饒你狗命。」

「咣當……」

碗蓋拿起來丟到江母腳下,摔了一個粉碎。

江寒嘴角抽搐,拳頭復又握起。

四下再次變的安靜。

江家大廳里的幾個族人誰都沒有表態,有兩個年輕小輩目光灼熱,彷彿是期盼着江寒被冷麒傲虐死。

「冷少爺。」

江母站出來,強自陪笑:「我兒江寒是個傻子,還請冷少爺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見識,今日老婦唐突,為冷少爺端杯茶,希望您能放我兒一馬。」

說罷回身:「小翠,快把我珍藏多年的上品茶沏來。」

「夫人。」小翠微一遲疑,一個長輩給一個小輩端茶,那可是莫大的屈辱。

「快去。」江母面色一寒。

「是,夫人。」小翠見江母生氣,連忙跑出去,沒過多時,手裡端了一杯熱茶進來。

江母接過茶杯,手指微有些顫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茶杯舉過頭頂:「冷少爺,請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