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劫:踏仙途
聖劫:踏仙途 連載中

聖劫:踏仙途

來源:google 作者:千淺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淺塵 千逸 奇幻玄幻

荊棘坎坷志未滅,不枉復生斗蒼天!命運儀軌逆轉,回到一切之始,這次千逸是否還會踏上那條道路?且看這段故事的終點會如何……展開

《聖劫:踏仙途》章節試讀:

此時,大殿中的溫度急劇下降,像是被風雪吹過一般,無論是桌椅還是在場之人都覆蓋了一層冰霜,眾人紛紛運轉真元化解冰寒,內心卻是震撼無比。

「嘶……這難道是梵蓮,這種逆天神器怎麼還存在於世間,如若這件事傳出去,就算偌大的天洲也難逃覆滅之災,後果不堪設想」說話之人全身都在抖動,眾人齊吸一口冷氣,沒想到雪殿竟會有這種逆天存在,更沒想到竟把它?作為賀禮,如若不是親眼所見,實在令人難以相信。

「沒錯,這就是九行梵蓮,不過只是九行之一的冰行梵蓮,還是殘缺的,但它的力量與意義,我想各位都不會懷疑。佛門,那可是無數修士凡人夢寐以求前往的信仰之地」雪殿殿主一看眾人眼中那貪婪的目光,就知道那件事已成功了一半,至於擔心被搶,千仞都不擔心自己擔心什麼?

事實的確如此,眾人看着雪殿殿主將冰行梵蓮遞給千仞彷彿是在割自己的肉,眼睛通紅,卻儘力按捺着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這裡可是千仞的地盤,他有什麼手段誰也不知道,但絕不會讓眾人亂來。也許眾人聯手可以壓制千仞,但這些人都是一個比一個狡詐,沒有人願意當這個出頭鳥,千仞的怒火不是誰都能承受的。

遠古之時,萬族混戰,無數種族消逝於天地間,無數種族崛起,無盡的疆域被鮮血浸染,白骨遍地,殘肢斷體堆積如山,上至力拔山河的修士,下到手無寸鐵的凡夫俗子,人人岌岌自危,終日人心惶惶,一夜之間就能踏平一個國家血洗一個宗門,燒殺搶掠,國破家亡鋒煙四起。

正所謂,亂世出英傑,各族天驕紛紛出世,有人在戰場上隕落,逐漸被世人遺忘,也有人因此獲得機遇,突破境界一戰成名,名垂萬古。

佛門作為大戰的中流砥柱之一,自也有許多天縱之資的弟子,而一蓮子便是其中最為優秀,最為傳奇的一人。

靈蓮子,俗名王浩,從小生活在鄉野山村。為人忠厚老實,樂善好施,雖相貌平庸,倒也頗得村中女子歡心,迎娶了美麗賢淑的妻子,還為其生下了一兒平日里也勤勞,所以家境倒也富裕,王浩本以為能這樣平平淡淡的過完一生,但四十幾歲的王浩卻被遊歷至此的老僧一眼看中,並帶其修行,開始了王浩的傳奇人生。

四十歲才開始修鍊,基本算是廢物,在修仙路上根本沒有什麼希望,跟那些大世家的弟子從小甚至兩三歲便踏上修仙路,王浩自然沒法比,可王浩心志堅韌,不顧他人嘲笑,仍然堅持日復一日的修鍊。十年,用了十年才築基,王浩深知留在宗門無用,於是脫下僧袍,遊歷凡塵,體會人生百般滋味。

七百年,沒有人知道王浩這幾百年遇到了什麼,只知道王浩歸來時修為已是問鼎巔峰,直指道明,身負無上佛經,神秘古佛傳承,自創梵蓮道,凝聚本命法寶。一時間,什麼天驕,聖子聖女無人攖其鋒芒,就連一些老一輩人物也自認不敵,王浩並未因為實力的強大而自傲,反是回到宗門苦心修鍊。

生逢亂世,又是慈悲天下的佛門免不了捲入大戰。自古,佛魔不兩立,魔族藉此戰,更是找到諸多理由,攻伐佛門,雙方強者時刻的隕落,戰場上,魔氣滔天,梵音滾滾。

最終,佛門動用強大底蘊,逼退魔族,靈蓮子也在此戰中突破到了道明境,梵蓮之道更是凝練,本命法寶九行梵蓮踏入神器之境。

雷行梵蓮引動九天玄雷,轟殺魔兵,火行梵蓮幻化滔天火海,焚燒戰場,冰行梵蓮召喚至陰之力,?冰封無數…………靈蓮子一邊鎮壓魔邪,一邊抵抗實力強大的魔將。說起來,魔族退兵也有一方面是因為靈蓮子的恐怖戰力及其九行梵蓮,畢竟道明境己是底蘊級別的存生,偌大的天洲也不出五指之數。至於神器更是寥寥無幾,九行梵蓮也是因為吞噬無盡天材地寶,靈蓮子日夜以自身心血滋養,再藉助那一縷契機才得以突破,可以想像神器有多麼可怕了。

魔族的確有這方面的憂慮,為了大局,不得不憋屈的退兵。誰料想,靈蓮子竟敢孤身一人殺入魔族大軍中,斬了所有魔帥級別的將領,這簡直就是打臉,正欲全軍攻伐之際,卻突生變故。

原來,魔族所在之地乃是人界與冥界交匯之地,遠古先民祭獻無數生靈,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才得以將冥界通往人界的出口封印。而如今,卻因為大戰爆發,冥界之人獲得無盡的生命精華,滋養自身。再讓靈蓮子那麼一轟,封印徹底崩潰,傾刻間,魔族大軍覆滅,冥界陰兵鬼將衝出,大戰更是混亂,十殿閻羅也破封而出,每一尊皆是道明境巔峰強者,率領鬼軍屠戮外族,各族不得不聯手抗敵。尤是佛門,損傷最重,瀕臨消亡,一蓮子自知惹下大禍,獨自一人力戰十殿閻羅,九行梵蓮幻化九尊分身,與本尊共抗十殿閻羅。大戰持續七七四十九天,日月星辰黯然失色,山川河流截斷,高聳入雲的山峰都被剷平,大地崩裂,災難,對那些凡人來說是不可抗拒的災難。

無奈靈蓮子終究太年輕了,被奸人所害,身受重傷,自知這樣下去必敗無疑,最終施展禁術,短暫獲得化仙之力,攻得十殿閻羅只能抵擋,以身化道,再次封印十殿閻羅。九行梵蓮也在大戰中被十殿閻羅毀壞,散落四方。

各族高層人物皆觀看這場驚天大戰,觸動頗深,知道彼此攻伐只會導致雙方消亡,為了大局,萬族召開會議,約定從此以後絕不會發動威脅到各族根本的戰爭,如若有誰違背或挑拔,共誅之。即使這樣,還是有無數大族消泯於歷史長河中,也許有一些殘餘,但若想恢複壯興,那是何其渺茫。即便那場大戰已過去九萬九千年,仍是一場噩夢。

眾人將心緒收回,盯着雪殿殿主手中的冰行梵蓮,直到如今,他們對於雪殿能拿出還捨得如此重寶,仍是感到難以置信,可是事實擺在面前。同時,眾人心中也在思量千仞到底會不會接受。

千仞心中的確在思索,也很疑惑一向不對眼的雪殿怎麼會突然間給自己這麼大一個驚喜。「難道,雪殿想借我身懷重寶,藉機攻伐千仞城,拔除威脅,但如果真是這樣,又何必繞這麼大一個圈子,如此麻煩,雪殿若有這樣的想法,隨時都可以動手怎麼會把火往自己身上引,這裏面到底有什麼陰謀?」

千仞看向身前的雪殿殿主,知道此女看上去好似人畜無害,心思單純,實則比龍蛇山的人還狠毒,而且城府頗深,旁人根本無法揣摩其心思。

「怎麼,千兄難道看不上薄禮嗎,都怪我經常不帶些有用之物,儘是些小東西」雪殿殿主滿目哀怨的看着千仞,邁步間,就到千仞身前,整個身體都快俯到千仞身上。

雖然這冰行梵蓮對自己也有很大的作用,但千仞深知「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如果今日接下這燙手山芋,日後恐會招來無窮的禍患,心中利弊一番權衡,便知應對之法。

果然,雪殿殿主看千仞一副擔心害怕又按捺不住誘惑接受的神情。心中冷笑「千仞啊千仞,沒想到你終究還是被貪心害了」

接下來又是各種奇珍異寶,傳出去足以引起軒然**,但與冰行梵蓮相比簡直就是星星之火相比明月之輝,所以氣氛略顯尷尬。

「大家怎麼死氣沉沉的,好像誰欠了各位錢一樣,今日高興,必要不醉不休,靈果靈酒遞上。」雖然在場要麼是仇人要麼素不相識,但一些表面功夫也是要做的。

「碧紋天霄果,培元酒,千城主真是大手筆,我敬千城主一杯」一人說道。

「今日非常日,自不會吝惜粗酒常食」千仞向說話之人爽朗一笑,各自一飲而盡。

「千兄,小女子不勝酒力,待會回雪殿還有大堆事務繁忙,就先告辭了」眾人看着雪殿殿主退去,心中更是疑惑,又是重寶又是早早離開,她到底打的什麼算盤,沒有人知道,包括千仞。

大約兩個時辰,大大小小的勢力紛紛與千仞舉杯寒暄一番後相繼離開,只留千仞一人還坐在酒桌旁,看着滿地狼藉,品着早已冷淡的靈茶。「?人走茶涼」

千仞離開大殿,數息間便來到一秀麗山腳下。一條月光石鋪就成的小道蜿蜒盤踞在整座山上,山腳下一潭溫泉,水霧繚繞,遮去大斗視野,使人看去彷彿天宮仙闕,峰中林蔥草綠,奇花異草,爭相怒放,蜂追蝶逐於其中,各類珍希的美麗飛禽結隊飛行,更是為這座山峰添了濃濃生機,稱之為人間仙境也不為過。

大約用了半個時辰,千仞才到達山頂,並未使用法術,而是慢慢行走間欣賞着沿途的風景,心情也慢慢輕鬆了幾分,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來。

山頂上是近百座木屋,十分古樸無華,好似鄉間小屋一樣,但用材卻是十分講究,質地堅硬無比,可承受結丹修士的全力一擊,根本不是一般的木材可比的。

千仞望了望身前的木屋,想要進去,又停了下來,似欲言又止,站了一會,終究化為一聲輕嘆。就在木屋旁邊的亭子坐下,獨自飲酒消愁。

伶雲靜正看着懷中兩個安然入睡的孩子,指尖觸到那柔嫩的臉蛋,彷彿被電了一樣,心裏一陣悸動。突然,門外似有聲響,開門一看,原來是自己父君。

「仞,回來了怎麼都不告訴我一聲」憐雲靜懷抱兩個孩子向千仞走來,眼中是毫不掩飾的喜悅。

「你剛剛生產,我這不是怕你着涼嗎,靜兒,對不起,在你最需要的時候我沒能陪在你身邊」千仞言語柔和,看着身前的妻子,心中充滿了愧疚。

誰又不想整日與自己的夫君待在一起,但她知道有些東西必須捨去。玉手提起酒壺為千仞把酒斟滿,轉而斟滿自己身前的酒杯。

「來,借酒消愁,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憐雲靜看千仞眉宇間的淡淡憂愁就知道千仞一定有心事。

「靜兒,外面風大你身體又虛弱,怎還可以飲酒,快回屋休息吧」千仞知道妻子的用心,但他不想因為自己影響到妻子的情緒。

「對了,我們的孩子還沒名字呢,你給取個吧」

「你心思細膩,還是你取吧」

「不行,你是孩子們的爹,要不你取男孩的我取女孩的」

千仞與妻子嬉笑打鬧,爽朗的笑聲回蕩山頂,全沒了往日里那副威嚴模樣,放下了權力,就這樣一家四口,飲酒談心,直至夕陽退盡,徐徐清風習來,仙鶴翻飛,這樣的日子多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