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沈初曼陳時越
沈初曼陳時越 連載中

沈初曼陳時越

來源:外網 作者:穿越後我渣了前任逆襲當王妃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穿越後我渣了前任逆襲當王妃

沈初曼的運氣不太好,一穿越就被甩了一封休書。前夫是個皇子,還是個戀愛腦,還有個綠茶白月光。罷了罷了,這樣的憨瓜不要也罷。南潯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下堂妻得為前夫守貞操三年,沈初曼心裏面默默咒罵,暴跳如雷:「老娘二婚要當攝政王妃!」一向悠哉游哉的攝政王聽到這個消息,難得的來了興緻:「是么?本王拭目以待!」展開

《沈初曼陳時越》章節試讀:

見狀,沈初曼擼起袖子就要和他對干,什麼玩意兒還敢和女人對打。
「來啊!誰怕誰啊!」沈初曼說著就要衝上去的時候,卻被綠竹一把抱住了腰肢。
綠竹拚命的解釋:「少爺……小姐她腦子摔壞了,您別和小姐一般見識啊!」
除了這個借口她實在是想不出來了,沈藺玄才懶得和她計較,他把人拖住已經讓人去通知七皇子去了。
卧槽你二大爺的個悠悠球!
沈初曼懶得和他一般見識,拽着綠竹就打算走人。
結果人還沒有轉身,就看着不遠處的石橋上急急忙忙的來了一批人,她眼睛瞪得老大,沈初曼忍無可忍的怒罵:「你特么的腦子有毛病吧?沈藺玄,我和你有仇啊!」
「小姐,小姐……」綠竹欲哭無淚的抱住她:「冷靜冷靜……」
「我冷靜你姥姥的!」沈初曼沒好氣的甩開她,冷眼看着漸漸走來的陳俞安,看見這個二百五的男人她就腦瓜疼,當真是用腦子換的顏值了。
陳俞安是帶着人前來的,一看就見她就好一番的冷嘲熱諷。
沈藺玄雙手作揖的朝着他賠禮道歉:「給殿下添麻煩了。」
舔狗!
沈初曼鄙夷不屑的翻了個白眼兒,又弔兒郎當的看向陳俞安:「喲,殿下不在皇宮裏面哄你的小白蓮,來這兒春遊呢?」
「初曼,不得無禮!」沈藺玄呵斥着。
她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兒,掏了掏耳朵:「你哪位?」
眾人:「……」
沈家的這位小姐什麼時候這麼膽大妄為了?
陳俞安也氣笑了:「沈初曼,你好大的派頭啊!還要本皇子來請你。」
喲,這話說的。
沈初曼跟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冷笑一聲:「你們是在唱雙簧呢?不是你給我的休書么?那我走就行了啊!那個……七皇子是吧!你見過誰被休了還死皮賴臉的賴在人家的,實在是抱歉,雖然我這人不要臉吧,但也知道廉恥怎麼寫,所以我走了啊!怎麼?你扶小三上位,還需要我這個正房走走流程啊?」
「沈、初、曼!」陳俞安手裏面的摺扇都要給捏碎了,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
綠竹緊張得就差跪下去了。
他撇了一眼旁邊的沈藺玄,怒吼着:「來人,把七皇妃給本皇子帶回宮去,就算是要休,那也輪不到你這麼一走了之!」
話音一落,他身後的人齊刷刷的涌了上去,而旁邊的沈藺玄則是袖手旁觀,儼然是不打算幫忙。
綠竹急得就要護住。
沈初曼舌尖抵了抵牙齒,很是無語的笑了笑,牽着綠竹朝着身後的河流慢慢後退,友好的招了招手:「咱們後會無期!」
「撲通」的一聲!
她和綠竹就掉進了河裏面,沈初曼水性極好,帶着一個綠竹也完全不成問題。
岸邊的陳俞安和沈藺玄二人,壓根沒有想到她會來這麼一招,眼瞅着人漸漸消失,那水花都恢復了平靜的樣子。
陳俞安冷着一張臉看向旁邊的沈藺玄:「這就是你沈家的好女兒?」
沈藺玄大寫的問號,他也沒想到這樣子的啊!
何時沈初曼變得如此乖戾了。
陳俞安才懶得和他糾纏,而是壓着怒火開口:「本皇子三日之內必須見到沈初曼,否則,沈公子知道後果。」
沈藺玄:「……」
他呵斥着身後的人一路朝着河邊去找。
而這邊的沈初曼則帶着綠竹一路往下游着,三月的天,江水難免有些寒冷,不知遊了多久才從水裏面鑽出來,趴在岸邊冷的瑟瑟發抖,直打抖索。
事實證明,有些時候傲骨是要付出代價的,沒辦法,她實在是太討厭那兩個人了。
比起她,綠竹的情況更加糟糕,直接暈了過去,她把人拖到岸邊不停的拍打着她的臉,正準備給她做人工呼吸的時候,一把明晃晃的長劍再次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而她這才反應過來這是什麼地方。
哦豁……
真冤家路窄!
「王爺……」子游轉過身去,看着身後款款而來的陳時越,默默的讓開一條路。
「這麼快就開始了?」陳時越蹲下身來,那薄薄的紫色輕紗落在青草地上,一張帥得吊炸天的臉上都是揶揄之色:「沈二小姐的速度還真是夠快,為了追求本王,竟還游到此處來了。」
這話說的……
沈初曼眨了眨眼睛,水滴在眼睫毛上一閃一閃的,她強顏歡笑道:「王爺把下水道堵好才是,我鑽下水道可厲害了。」
「子游,把沈二小姐……」他笑得邪魅,說出來的話卻讓沈初曼覺得人間不值得:「丟出去。」
「是。」
沈初曼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他的大腿,死活都不願意撒手,渾身濕噠噠的惹得陳時越一陣嫌棄。
「王爺不要啊!陳俞安正在抓我,沈家也在抓我,我、我要是被抓走,就追不到你了,出師未捷身先死可不是說說而已!」她說得聲淚俱下,熱淚盈眶,就差以死明志了。
尼瑪,誰都怕這個傢伙。
那這個大腿得好好的抱着才是。
「哦?」陳時越低頭看着她:「死了不是更好。」
「王爺不好,不好的……一點也不好的」沈初曼苦苦的哀求:「牛皮都吹出去了,整個南潯都知道我要追您呢!我要是死了,您多沒面子啊!」
尼瑪的,要是早知道會游到這裡來,她說什麼也會在水底換個方向!
這可能就是命吧!
沒看清楚方向,一不小心上了高速。
和這位爺在一處時時刻刻都在體驗着坐山車一般的感覺,生活這麼嗨皮的么!
「咳咳咳咳咳!」地上的綠竹咳嗽着醒過來。
見狀,沈初曼掙扎着用力抱緊陳時越的大腿:「王爺,我有休書的,您一向明察秋毫,這分明就是陳俞安違背信義在先,是他休了我,您要為我做主啊!」
陳時越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眼中的陰鷙一閃而過,那雙眸子微微斂了斂:「你,這是要讓本王和你一起浸豬籠?」
呵呵,那肯定也是一個非常豪華的豬籠!

《沈初曼陳時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