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商海崛起
商海崛起 連載中

商海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北也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玉珠 魏叔玉

商場既充滿機遇,又處處陷阱,周旋在商場和職場各色對手之間,既鬥爭,又妥協,留餘地,講圓通,才是商場智慧的至高境界展開

《商海崛起》章節試讀:

第2章 歡迎來唐朝魏叔玉醒來後的第一感覺就是冷,可現在正是夏天啊?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感冒了。
誰把空調開那麼大,趕緊關了去。」
罵罵咧咧翻了個身,魏叔玉鼻子動了動,眼睛猛地睜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氣味,床上尤為明顯。
雖然半夢半醒,可鼻子里聞到的明顯不是自己的味道。
這不是自己的床!
魏叔玉坐起身茫然打量四周,卻突然愣住了。
這誰家這麼有錢,復古的裝修逼真到這種程度,瞧那紅木的床頭,紅木的博古架,紅木的太師椅和紅木的八仙桌,多平整的青石地面啊,還有白玉的屏風。
這樣樣可都是真傢伙,得值多錢啊?
魏叔玉吧嗒着嘴,無限羨慕中,低頭看了看自己,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娘啊,這睡衣也復古?
居然還絲綢的呢。
這誰連自己一起給裝修了?
魏叔玉覺得有點不對勁,這究竟是哪裡?
正琢磨着,門吱呀一聲開了,小雅,準確的說是古裝打扮的小雅伴着一陣香氣飄了進來。
看到是小雅,魏叔玉頓時明白了,這怕是小雅的家吧。
小雅,你家裝修的好漂亮啊,真有錢。」
……」小雅的表情很詭異。
小雅,你家玩什麼遊戲呢,都穿古裝?」
……」小雅,你幹嗎這麼看着我,我會害羞,小雅你說話啊……小雅,我害怕。」
相公,你怎麼了?」
小雅說話了,可魏叔玉傻眼了。
不對,這位女士不是小雅,聲音太不一樣了。
而且仔細一看個頭也比小雅矮的多!
這位女士,請問你是誰?」
相公……」女士摸了摸魏叔玉的額頭,一臉擔心,你不認識妾身了?」
妾身?
為什麼是妾身!
停!
記得自己之前被卡車撞翻了,可是自己為什麼不在醫院?
魏叔玉渾身一個哆嗦,急急忙忙把渾身上下摸了個遍。
怪了怪了。
沒缺胳膊少腿還好說,可關鍵渾身上下連個傷口都沒有,這是咋回事?
難道自己是傳說中的金剛葫蘆娃?
不對!
太不對勁了!
這位女士,請問這是哪裡?」
女士一哆嗦,然後怪異的看着魏叔玉,相公,這是家裡啊,你怎麼了?」
相公?
家?
聽到這兩個關鍵詞,魏叔玉瞬間被一股不祥的預感籠罩,他想到一個很黃很暴力的可能。
然後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還有我怎麼在這裡的,你別急,慢慢說。」
……」那好吧,咱理理,一個一個問,你叫什麼名字?
哎你別哭啊,先回答問題。」
……」這是什麼地方?」
魏叔玉手忙腳亂的又問。
這是家裡啊。」
女士抽泣着回答。
好,那咱家在哪裡?」
長安啊,相公你怎麼了,連這都不記得了?」
女士抽泣聲更甚……長安?

魏叔玉咽了口唾沫,最後一個問題,現在是哪一年?」
終於清楚了,眼前的一切都不是某個劇組拍古裝戲,也不是誰閑着沒事玩角色扮演。
而是自己真真正正的穿越了,現在自己還在西安,準確的說是長安郊外。
現在的時間是唐朝貞觀年末間,國家元首是那個帶着一干瓦崗土匪建功立業的太宗李世民,這時候他還沒去世,不過也離翹辮子不遠了,大概就這幾年吧。
而自己現在這個身份的名字還叫魏叔玉,這點沒變。
可前後比較身份上的差距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現在的老爸,居然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宰相魏徵,就是老給唐太宗找麻煩,號稱太宗人肉鏡子,西遊記後傳里還跑了個龍套,元神出竅砍了人家龍王腦袋那小老頭,只不過魏叔玉沒機會見,人家現在去世了。
說來也不巧,這段時間盛極一時的魏家,雖然還是長安城內的名門望族,可也處於走向衰落的階段。
這個時候魏老頭已經去世了好幾年,生前因為一次錯誤的政治態度在承乾太子事件中受到牽連,死後被糊塗蛋李世民誤會,雖然不至於將罪魏家,但是魏府的聲譽或多或少受到些影響,而在此後的幾年裡,幾個後人碌碌無為,都沒咋給魏老爺子長臉,尤其是長子魏叔玉,整日里胡作非為盡丟人現眼。
相公,你真的失憶了嗎?」
扭過頭,看着臉上掛着淚痕的女士,魏叔玉有些不自然。
這真相酷似小雅的女士叫玉珠,是他現在這個身份的正房夫人。
魏叔玉有點高興,也有點諷刺。
高興的是穿越前表白失敗沒把人姑娘拿下,換了個身份嘴皮子都沒動一下反倒倒坐享其成當了人相公。
諷刺的是,現在魏叔玉已經不是純天然的魏叔玉,小雅也不是純天然的小雅了。
以後得叫人家玉珠,或者夫人!
夫人,我真想不起來以前的事了,你幫幫我好么,繼續說……哎呀!
你又哭啊。」
看到玉珠無助的樣子,魏叔玉有些心疼,手忙腳亂的安慰,指着自己臉,你看哦,我雖然失憶了,但是沒傻,剛那會不是還跟你要饅頭吃呢,而且手好腳好,我保證以後努力工作,賺錢養活你,你看成不?」
玉珠小鼻子皺了皺,魏叔玉覺得她想笑,可能後來想到現在的處境不適合笑,又開始哭。
魏叔玉更亂了,夫人,我錯了,我不該逗你哭,這是個錯誤,我保證改,你不哭了成不?」
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的伸出袖子擦去玉珠臉上模糊的眼淚鼻涕,跟小雅還真像,平時自戀臭美的跟什麼似地,一哭起來就跟開襠褲的小屁孩一樣不顧形象,眼淚鼻涕一塊往出流,看着怪寒顫的,可人家自己就不覺得。
玉珠擦了擦眼角,然後目不轉睛的盯着,你這都跟誰學的這些話。」
魏叔玉覺得到自己犯了個錯誤,怯怯的問,以前我的不是這樣的?
老打你?
家庭暴力你了?」
可能是瞧見魏叔玉體貼,玉珠說話有些大膽起來,打倒是沒打,只不過這兩年可沒給我什麼好臉色。
相公是有身份的人,自然是看不起妾身小戶人家出身,能到魏家當夫人已經我玉家積了八輩子福,哪敢貪圖相公寵信」玉珠揚起小臉,幽怨的目光化作無數把陰柔的小飛刀唰唰唰的飛來。
魏叔玉覺得自己有些腳軟,還有些莫名其妙的慚愧,那感覺就像是自己冷落了她一樣。
包辦婚姻的不幸啊,沒有感情基石的婚姻,註定是不牢固的。
有些奇怪,玉珠雖然算不上什麼大美女,但是姿色也還過得去,那傢伙眼睛沒瞎幹嗎冷落人家?
夫人,我還有其他妾室沒?」
想了想,魏叔玉覺得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妾室倒沒有,但是以前相公對公主還是有幾分情誼」玉珠跟受了刺激一樣,扭過頭去斜着眼睛看人,投來鄙視的目光。
太可怕了,這動作,這眼神,和小雅的形象不斷重合中。
公主……新城公主?」
被這麼一說,有點印象了,歷史上有這麼一樁事。
據說當時魏徵還沒死的時候,太宗賜婚新城公主,可因為後來的一些事悔婚,記得沒錯的話現在的新城公主已經嫁給別人了,好像是長孫家的。
聽玉珠的口氣,這魏叔玉還對那公主念念不忘……恩恩,**?
這個口味不錯,很刺激的。
真不枉情深意重,相公都失憶了,卻獨獨記得新城公主。」
玉珠的語氣酸不溜溜的。
咳,那啥,不說這個。」
魏叔玉有些尷尬,咱繼續,你跟我說說以前的事,都說說。」
玉珠瞟了幾眼過來,然後點了點頭,看模樣也不願提自己男人跟別人的緋聞。
話匣子一打開就沒完沒了。
玉珠很適合當演講家,兩個時辰的講述,活靈活現的復原了魏叔玉想知道的一切。
先是魏家目前的處境。
因為太宗的錯誤判斷,誤會了死去的魏徵。
這幾年魏家可謂心驚膽戰,就怕皇上什麼時候心情不好遷怒魏家,所以平日里能低調就低調,盡量不參與政治。
而就在去年,太宗御駕親征高麗,大敗而歸,想起了死去魏徵的好,恢復了魏家一些待遇,態度上也有所改觀,魏家人這才慢慢的走出恐慌,但是低調了好幾年,關係網斷裂,魏家的影響力也徹底降至最低。
說起來魏家裡還有另外幾個成員,其中魏叔玉是長子,世襲爵位,得到了這棟長安城外的宅子,和莊子上良田幾千畝,當起了地主土財。
二弟是個才子,一手書法寫得好,至於好到什麼程度,玉珠描述不出來,魏叔玉也不知道,反正光寫字就夠養活一家老小外加別墅小三了。
老三在地方上當官,這幾年也沒回過長安,值得一提的是老四,一家人里當官當得最大的一個,現在就任禮部。
四兄弟在魏徵死後就分家各過各的,平時來往也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不怎麼密切,尤其是三兄弟對魏叔玉的態度,因為他是長子,平時自甘墮落不學好,口碑差到極點,三個弟弟都不怎麼待見。
而玉珠則是前幾年嫁進魏家的,本來出身也是地方官宦人家,可比起魏家只能算是小門小戶了。
當初玉珠的爹和魏徵是同鄉好友,魏徵娘壞他的時候就指腹為婚,後來魏徵去世,太宗悔婚,眼看魏叔玉二十好幾還打光棍,魏叔玉娘也着了急,不巧的是那時候魏家本來就是個敏感位置,沒有誰家願意以身犯險嫁進魏家,門當戶對是別想了,所以魏徵娘最後只有委屈下草草把玉珠迎娶進門。
那我娘人呢?」
我進門沒多久就去世了……」去世了好,你繼續。」
作死啊,那有這麼說娘的」玉珠拍了魏叔玉一巴掌,瞪着眼,生氣的樣子很好看。
夫人,那啥咱先停停……」魏叔玉摸了摸肚子,去弄點吃的,餓了。」
也好,剛才打個尖,這會廚房也該弄好了,我去看看。」
玉珠一陣風似地走了,把持魏家好幾年的主母的果然不是蓋的,做起事雷厲風行啊。
魏叔玉等到門關上,重重的嘆了口氣。
其實支開玉珠,是想讓自己靜靜,畢竟穿越這玩意不是那麼容易接受的。
靠着床頭,眼睛盯着房頂,思想無意識的飄忽。
他想起了小雅,不知道自己死了他會不會傷心。
還有老媽,養個小王八犢子二十幾年,眼看能賺錢給她買得起巴黎歐萊雅化妝品了,人一下沒了,她得多虧啊……而且老媽有暈血的毛病,要是在車禍現場看到兒子腦漿四濺的樣子不得暈過去幾次,還有老爸,上個月打電話還信心滿滿的跟他說五年之內要當上校長,這下人沒了,老爸肯定又說自己吹牛。
還有那幫初一的學生,見自己不順眼的該仍書本子慶祝了,蘿莉課代表肯定又要擔心老師換了他的領導位置要有變動……越想越遠,儘是些亂七八糟不着邊際的,想到最後乾脆一甩頭跳下床。
魏叔玉端起個扔到21世紀不知道賣多少錢的陶瓷茶杯,倒了水咕咚咕咚灌下去,總算冷靜了點。
他自認為是個隨性的人,遇見穿越這事鬱悶歸鬱悶,可也總比死於車禍變了鬼什麼都不知道好。
起碼現在四肢健全,沒病沒災,還有個跟小雅長的一模一樣的嬌滴滴媳婦,和一個貴族地主土財的身份,怎麼想都是滿賺不賠的買賣,既然來了,回去就別想了,趕緊適應身份,開始新生活吧……想到這忽然對現在這個身體來了興趣,滿屋子看了遍,在牆角發現面銅鏡。
興高采烈的跑過去,對着銅鏡一照。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商海崛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