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日破蒼穹
日破蒼穹 連載中

日破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蝦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宇文查 蝦編

「幸福修仙卡,咱修士自己的信用卡」——修真商業銀行「修行激勵卡,晉級即可還卡」——境界發展銀行「本行可辦理各種法寶,丹藥保險箱業務元嬰期高手可免費辦理宗師卡一張」——建設修鍊銀行「存取靈力的道友們不要爭搶,注意節制大道千萬條,生命第一條實力誠可貴,精元價更高」——靈力交通銀行「行長大人!風宗之主把寶貝女兒極光第一美女送來了,只求貸濃縮靈氣三億升!」「准了!送屋裡」「行長大人!聖矢聯盟皇帝還是攆不走,哭着喊着求您在他們那兒開個分行」「就支行,愛要不要!」「行長大人!新建的寶庫又裝不下了!」……穿越異界成立天下最富的宗門,把銀行開遍諸天萬界!展開

《日破蒼穹》章節試讀:

宇文查滿頭大汗地回到處所,汗水已經浸**他的衣衫,心跳還在砰砰跳個不停。

儘管確認已死無對證,宇文查仍未安撫下內心的驚悸,他穿越到這個世界上也不過三四天而已,對於修士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大,還未形成一個明確的概念。

沒想到第一次使用修行的力量,竟然如此聲勢浩大!想到這裡,宇文查攥緊了褲襠。

符咒是兌換來的,用一張少一張,以後絕不能如此魯莽。

宇文查心神沉入方舟空間。

「喂,丑老,你這符咒也太嚇人了吧?僅僅一元符咒就有這麼大的威勢,飛沙走石,像末日一樣。

那五元,十元,二十元,五十元,一百元的威力該有多大?毀天滅地?」宇文查興奮地問道。

原來方舟中這位醜陋老者不肯說出自己的姓名,宇文查喊他老丑貨,老貨他都不答應,於是宇文查只好喊他丑老,這老丑貨也只得勉強同意。

似是看破了宇文查的幻想,丑老潑冷水道:「別想了,你現在還沒有用那些東西的權限。」

宇文查有些小喪氣,又問道:「那一元符咒威力到底多大啊?能懟歐陽正龍不?」

丑老嗤笑一聲,「區區一個天元後期,連先天期都沒到的渣渣?這麼跟你說吧,符咒一擊,相當於金丹初期全力一擊。」

「金丹是什麼?很厲害嗎?」宇文查一臉懵逼。

「風炎大陸人族中,金丹境不超過三個。」丑老語氣平淡,但聽在宇文查耳里,簡直驚掉下巴。

他所了解的的世界也不過就是風炎大陸罷了,現在自己一張低級符咒就可以比肩大陸頂尖高手?

「而且這符咒還不用靈力催動,連普通人都可以用?」

想到這裡,宇文查一臉震驚地看向丑老:

「突然感覺自己天下無敵了怎麼辦?」

「…………」

周新承本想向宇文查探聽一下李雯兒的事,不料宇文查沒說就跑了,第二天登門去找,卻發現宇文查大門緊閉,還貼了個「正在修鍊,請勿打擾」的紙。

周新承有些無奈,便想聚攏眾小弟商議一番。

作為龍鬚谷大弟子,二龍山弟子中排在前五的人,周新承人氣不小,在各峰都有一兩個跟班小弟,陳阿吉正是這些人中的佼佼者,周新承的頭號跟班。

「師兄,幾日不見,愈發帥氣了」

「那是,師兄可是二龍山的潘安,我看只有雯兒師姐配得上師兄了」

「不僅呢!我家師兄不但高大帥氣,而且氣質迷人,人家恨不為女兒身,為師兄服侍起居呢。」

「師兄的修為一定又進步了,我已經感受到凌厲的劍氣了。」

周新承開顏大笑,「哪裡哪裡,諸位師弟太抬舉我了!」

周新承被拍得暈暈乎乎,心情舒暢,在宇文查那裡吃閉門羹的鬱悶已經完全消失了,「師兄我沒那麼厲害。」

「師兄不厲害誰厲害?誰要說師兄不厲害,我路人甲第一個不答應!」

「我張三也不答應,周師兄肯定是這次山門大比的冠軍!」

「師弟別亂說,還有龍角峰那位呢。」周新承笑了笑,「那位才是真正的第一呢。」說著語氣不免有些酸。

不過一年過去,他已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再對上哪位,哼哼,勝負孰料呢。

「師兄太謙虛了,今年師兄一定可以當冠軍。」

「是極,師兄劍法已臻化境,劍意如山,無招勝有招。」

「對對對,那什麼不凝滯於物,草木天地,皆可為劍。」

眾人又是一**馬屁。

咦?今天好像有哪裡不對,好像是……

對了!

周新承想了起來:以往他一聚集小弟,陳阿吉都會朗誦他那篇文采斐然的《周師兄賦》。

特別是那句「吾之仰於師兄,如江水滔滔,奔注不止;河水泛濫,一發難收。星空繁繁,數以千計,不及吾仰。吾之敬仰,恆河沙數,羊駝毛數。」深得周新承喜歡。

這也是陳阿吉坐穩周新承第一走狗兼跟班的原因。可是今天周新承卻沒有聽到這一修士高質量馬屁。

「阿吉呢?沒來嗎?」周新承問道。

「我也兩日沒見了」

「是啊是啊」

……

突然有個聲音道:「師兄,阿吉怕是再見不到了。」

「哦?」周新承問,「怎麼了?」周新承知道這個弟子和陳阿吉一樣是龍脊峰的,便問。

「我師父已經宣布了,將陳阿吉逐出師門。」

「逐出師門?」周新承訝然道。

「是的,不過據說陳阿吉在之前就死了呢,就死在山上,我師父是為了撇清關係呢。」

「竟有這回事?」

「怎麼死了?」

……

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着,周新承有些震驚,但心中旋即有了計較。

砰!只聽一聲巨響,眾人嚇了一跳,原來是周新承拍桌子站了起來:

「諸位,阿吉平日素與人為善,口才文采人品具是上佳,猶記得他平日里一口一個『師兄』地叫我,如今阿吉死的不明不白,叫我心上如何安穩?」

周新承作悲傷狀,緩緩道出。再加那扭曲的面龐,在眼睛裏打轉可就是不掉下來的眼淚,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眾人便也有模有樣地痛哭流涕起來:

「阿吉,我的兄弟!」

「阿吉,我親愛的道友,你本是我修行路上的夥伴,奈何……嗚嗚嗚」

「猶記得當初阿吉帶我去看翠花洗澡,如今翠花還在,慰藉的人卻只剩一個了……唔……阿吉」

…………

看着眾人的反應,周新承忍不住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這樣既能收攏人心,還能……嘿嘿嘿,我周新承真是天才啊!

「師弟們,我周新承的小弟可以殺害不可以冤死,我周新承的跟班可以開除不可以誣陷。

我們一起去掌門那裡為阿吉討回公道,抓住兇手,不能讓我們親愛的阿吉死不瞑目!」

「對對對,討回公道!」眾人應和着,一群人朝着龍角峰浩浩蕩蕩地進發了。

…………

龍角峰,議事廳

歐陽正龍一行人正聚在議事廳里,商議昨天決定的放出二龍山成為**銀行下屬勢力的事情。

「此次青光萬里可見,周邊各勢力都應已察覺。」歐陽正龍嚴肅道,「稍有不慎,我二龍山就有滅宗之險!」

眾人點頭稱是,個個面色凝重。

「我們選擇大膽宣布,看似兇險,其實才是保全良策」歐陽正龍道。

「不錯。看似如此宣揚是將我們置於風口浪尖之中,實際上『疑似金丹期強者出現在二龍山』的消息瞞不了有心人。

若是我們不作為,一定會招致強大宗門的猜忌甚至攻擊,不如扯虎皮做大旗,反而讓有心人不敢輕舉妄動。」牛開水緩緩分析道。

「不錯,牛師兄說的在理。」西峰李鐵人道。

「我們二龍山放在大陸上只是三流勢力,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張飛升道。

……

幾人正說著,卻聽外面吵吵鬧鬧起來,歐陽正龍皺了皺眉。

一位龍角峰弟子匆匆走了進來。

「怎麼回事?」歐陽正龍問。

「稟告掌門,周新承師兄和一眾師兄弟正在門外,說要為陳阿吉討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