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連載中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來源:google 作者:兔帽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年安 林箐 現代言情

(農場+年代+種田+系統+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林箐可能是第一個被花盆砸到七零年代的經過了茫然無措之後,開始放飛自我展開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章節試讀:

林菁聽着林忠的敘述,王麗蓉的補充陷入沉思。

按照他們所說,自己小時候一直渾渾噩噩,被村中所有人都認為是腦袋壞了。

但是在三歲之後,她突然覺醒,但是人變得十分跋扈,且無理取鬧。

本以為她的本性就是這樣,結果再一次高燒的時候,原身的娘帶她的找了一個江湖郎中。

當時的郎中這樣告訴她娘:「這個孩子被邪惡纏身,命中注定有大劫,但是一旦熬過大劫,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就在那時,他們的娘將信將疑,但是對待林菁原身還是一如既往地嚴厲。

待到那年大荒,家中沒有存糧,所有的人都去山上挖野菜啃樹皮,餓死的人不在小數。

就在那個時候,才年僅八歲的林菁趁着天黑,獨自去了後山的森林中。

不知道她做了什麼,只知道當天蒙蒙亮,小小的身板來回不知道背了多少次,抬了好幾頭野豬回來。

當時的林母才明白,自己的女兒是真的回來了。

但是好景不長,家人們熬過了大荒,林菁原身又病了,等再次醒來,又變回了那個渾渾噩噩的女孩。

林菁乾巴巴的看着自己大哥嫂子,心中無數草泥馬跑過。

這一次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自己真的是這個世界的人?

原來原身一直渾渾噩噩生活了這麼多年,自己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他們就應該看出來了,只不過是一直不說。

而且看樣子當時的林忠和王麗蓉一直在試探她。

也怪不得大妞跟自己親,當初原身渾渾噩噩的,一直都是大妞在跟原身玩,所以感情極為深厚。

「小妹,你不要多想,即使是渾渾噩噩的你,我們也一定會養你的!」林忠看出林菁的猶豫,出聲堅定說道。

「這麼奇怪的事.......你們不怕嗎?」林菁垂下眼睛,低落的說道。

整個人看起來瘦弱無助,令人心疼。

「你是我們的家人,我們怎麼會害怕。」王麗蓉心疼極了,上前抱住林菁,輕輕拍打她的後背,表示安慰。

一邊林忠也笑着點頭,說道:「麗蓉說的沒錯,你是我們的家人,我們稀罕都來不及,怎麼會害怕?」

但是林菁哆哆嗦嗦,想到自己剛來的這個世界,就舉行了自己父母的後事,眼淚止不住的冒出。

「小妹你怎麼了?不哭不哭!有什麼事跟大哥說!」

林菁張張嘴,心痛的說不出話來。

「爹......娘......」

如果真的如林忠他們所言,那自己豈不是又沒有父母了......

林忠聽到這裡,瞭然,立馬開口說道:「小妹你放心,爹娘他們會回來的!」

「嘎?!」

林菁睜大雙眼,已經忘記哭泣,愣愣看着林忠。

還......會回來?

難道自己以前的懷疑都是真的?這個世界的父母果真都沒有死亡。

清崖村靠近邊境,並不是特別安寧,村裡男女老少都多少有些自保能力。

再一想自己的二哥,林子陽,一個窮溝溝裏面出來的,竟然在保密部隊當兵,真的是巧合嗎?

「一個月之前,爹娘就跟我們談過了,他們要去做一件大事,具體的沒跟我們說,只是讓我們照顧好你,如果發生任何問題,只要沒有密書,都不要太當真。」

「所以......」

林忠點點頭繼續說道:「沒錯,所以我認為爹娘出意外都是假的。」

林菁轉頭看向王麗蓉,尋求結果。

王麗蓉也點點頭,表示這事她知道。

更令林菁無語的是,大妞也一起點頭,表示她也知道。

合著就她被蒙在鼓裡。

不過這時她倒是鬆了一口氣,雖然還是有些懷疑事情的真實性,但是想想自己前世沒有八九歲的記憶,再結合林忠說的話,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在這一刻,林菁才有了一些歸屬感。

......

夜晚。

門外漆黑一片,只有天上的星星月亮散發點點熒光。

林家院子門口,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偷偷摸摸出發了。

「姑,我們真的要去嗎?大妞感覺自己好點了,沒有那麼冷了,就是有一點輕飄飄,像是踩在棉花上,真好玩兒。」

聽到這話,林菁眉頭一皺,暗道不好。

「大妞你堅持一下,姑姑帶你趕緊去看看。」

這是有些燒糊塗了,竟然會感覺輕飄飄的。

林菁蹲下抱起大妞,在抱起的瞬間皺起眉。

沒想到大妞竟然這麼輕,抱起來像是抱了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子。

不由自主嘆了口氣,心中暗罵這個社會難以生存。

自己家這都不是重男輕女的家庭,家中孩子尚且如此,吃不飽穿不暖。

再看看其他家庭的孩子,苦命啊......

這個年代的法律沒有普及,更別說他們這個偏僻的小地方。

前段時間她出門遛彎的時候,還聽着村口那些嬸嬸們討論。

濁涯村的村頭,有一戶人家因為生了兩個女孩,這兩個女孩直接被扔進河裡。

村東頭的老蘇家媳婦,就因為沒生兒子,天天都被打,慘叫聲不絕於耳。

這種骯髒事太多了,幸虧他們清崖村還算講究,即使有重男輕女現象,也不會輕易致死。

這麼想着,不一會兒的功夫,林菁就抱着大妞來到村東頭的小屋子中。

李老先生的家位處半山腰,周圍沒有其他人家,所以林菁也不怕被人發現。

「咚咚咚......」門被輕輕敲響。

「誰啊?」

不多時,房子中傳來簌簌的起身聲,同時一個似乎看遍人世間的滄桑聲音傳來。

「李老先生,是我,林家林菁。」

李章在屋內皺皺眉,林家閨女來找他做什麼?

他在清崖村呆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林家姑娘,只是聽說過有這麼一個人。

「有什麼事嗎?」李老先生隔着門輕聲問道。

「老先生,求您幫我看看我家大妞,她從昨天就開始發燒了,再不吃藥恐怕有危險!」

林菁看着懷中大妞越來越紅的臉頰,着急的說道。

聽說有小孩生病了,李老先生也沒多想,直接打開門。

依靠月色看到林菁本人的時候還有些吃驚,畢竟整個村子裏面的人都是蠟黃的臉色,破洞的衣服。

而現在的林菁,被林父林母養的白嫩,一看就是沒吃過苦的孩子。

目光再次轉向林菁懷中的孩子,神情一肅,立馬說道:「快進來吧。」說完側身等林菁走進去之後,警惕的左右看看,沒人這才回到屋子內。

這房間內的氣味屬實不好,但是李老先生卻收拾的很乾凈,一看就是一個嚴於律己的老人。

「我這裏面味道不好,多擔待些。」李老先生蒼老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看着林菁的眼神十分慈祥。

因為他從見到林菁的第一眼,就從林菁眼中看到了尊重,所以他才爽快的讓她們進屋。

如果這人換了林忠或王麗蓉,還真不一定讓他們進來,畢竟現在這個時期,善良的人也都會選擇自保,如果真被人抓到了,他們可能沒什麼大問題,但是他李章這把老骨頭可能就交代在這裡了。

在村中呆了這麼多年,李老先生的稜角早就被世事無常給磨平了,現在能做的就只是明哲保身。

「是我深夜拜訪,打擾先生休息了。」林菁抱着大妞低頭,表示尊敬。

這副作態,令李老先生更加歡喜,認為林菁是一個尊老愛幼的好孩子。

老先生讓林菁把大妞放在凳子上,就準備湊近了看。

這個年代沒有沒有電燈,煤油燈都很節省着用,李老先生這裡更是沒有這種東西了。

只能湊近看看。

林菁見狀,趕緊從背簍里拿出煤油燈,點上。

溫暖的光亮瞬間在小屋子裏面蔓延,這下林菁更能看清李老先生的模樣了。

與想像中附和,李老先生一頭白色短髮,一張飽受風霜的臉,兩隻深陷的眼睛,但是眼睛卻十分明亮,十分有神。

李老先生在突然出現的光亮中閉上眼,緩和一會兒之後,再次睜開眼睛,有些責怪的說道:「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拿過來了?我把把脈就行。」

林菁搖了搖頭,眼睛微微彎成了月牙,抿嘴笑着說道:「這麼晚來就已經很打擾老先生了,怎麼還能給您再添麻煩。」

李章暗自點頭,這林家姑娘說話滴水不漏,也不像是村裡傳言說的那麼呆。

所以才被林家父母護在家中,分明是林家姑娘太過惹眼,怕壞人眼紅吧。

「這孩子沒太大的事,就是風邪入體,導致的風寒,我給她拿點草藥,過兩天就會痊癒。」

聽李老先生說完之後,林菁鬆了一口氣,從自己小背簍中拿出五毛錢,恭敬的遞給李老先生。

「老先生,麻煩您了。」

李章臉色一變,剛要遞給林菁的草藥的手瞬間收回。

「小姑娘你怎麼回事!我給人看病不收錢財,你拿回去,不然這草藥我就不給你了。」

林菁愣了,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看到這情景,李章嘆了口氣道:「看來得你父母把你保護的很好,但是在如今,是不能拿錢與人交易的。」

聽到這裡,林菁懂了,一是老先生住在這艱苦的地方,平日里吃的喝的都是自己種的,也沒有用到錢的地方。

這二來,雖說清崖村的人比較和善,但是在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時候,是半點都不會含糊,每隔一段時間都有人會下鄉來搜查,如果這些東西被看到,輕則沒收,重則拉出去處罰。

林菁低下頭,充滿歉意的說道:「李老,是我唐突了。」

隨後把五毛錢放進口袋中,深深鬆了口氣。

「你能明白就好,好孩子快把草藥拿走,回家煎了給小姑娘喝。」李章笑眯眯的點頭,心中對於林菁的看法又抬高了幾分。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林菁接過草藥之後,把草藥放進背簍中,再重新拿了條蛇出來。

「這是.......」

當李老看到之後,略顯震驚的張大嘴巴。

「銀環蛇?」

林菁點點頭說道:「李老,我知道您為人兩袖清風,但您在這麼艱苦的條件下,身體肯定不適,這條銀環蛇是今天剛打的,您一定要補補身體!」

林菁說的話滴水不漏,不是交易,而是讓老人注意身體。

並且李老心中也十分歡喜,銀環蛇的蛇膽能量十分巨大,是一味上好的藥材。

「好!那糟老頭子就收下了!林家娃子,以後如果有什麼老頭子我能幫得上的,只管在村口柳樹下擺兩塊石頭,老頭子就知道了!」

林菁微微一笑點頭答應。

取了葯之後,林菁再次把大妞抱起,告辭離開。

兩個人走在漆黑寂靜的夜路上,大妞突然開口說道:「姑,你的名字真好聽。」

林菁冷不丁聽她這麼說愣了一下,轉而笑着問道:「妞妞這是怎麼了?也想要個大名了?」

「嗯......」

「不過俺娘說大妞這個名字一聽就好養活,俺覺得還行,比村口二狗的名字好聽。」

聽着大妞天真無邪的話,林菁這些天壓抑的心情得到釋放。

兩個人就這樣聊着天慢慢走回了家。

家中。

林忠和王麗蓉在院子中坐着,相顧無言,神情擔憂。

直到看到林菁回來才鬆了一口氣。

「大哥嫂子,你們就這麼不相信我啊!」林菁莞爾一笑,露出整齊的牙齒。

王麗蓉潑辣的性格直接翻了個白眼,直接說道:「相信是一回事,擔心是另一回事!」

「對啊小妹,你可擔心死我們了!」林忠也在一邊附和。

林菁吐了吐舌頭。

沒辦法,跟大妞在路上聊的有點嗨,差點走偏了,所以才回來晚了。

不過經過這次聊天,林菁有了新的發現,大妞竟然是一個十分聰明,並且有主見的女孩。

平日里不聲不響的,其實都是為了給父母面子。

嗯!孝順!

把肩膀上的背簍拿下來,從裏面拿出一包草藥,衝著王麗蓉說道:「大嫂,你給大妞把葯煎了吧,先生說了喝完睡一覺就好。」

王麗蓉點點頭,從林菁手中接過草藥,進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