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禍
人禍 連載中

人禍

來源:google 作者:四一三一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四一三一九 奇幻玄幻 許輕舟

末日的種類有很多,大概都在講人性人性這種東西,又該怎麼定義呢?好與壞,對與錯,都是人性直到末日降臨,形形色色的人們又會衍生出什麼樣的社會呢?展開

《人禍》章節試讀:

綠葉集團辦公樓11層,柳葉飛看着林畫遞過來的化驗報告。

那是許輕舟的樣本報告。

粗略看了一遍,柳葉飛就把報告放在了桌子上,開口說道,「說說吧。」

林畫伸手拿過報告,搖頭說道,「我看不出什麼異常,李老頭或許可以。」

聽到李老頭,柳葉飛明顯不高興。

李啟明這些年,根本沒有為綠葉集團做出一點點貢獻。

可他還不能把他趕走,會影響股票,也會在科學家的圈子有不好的影響。

現在,柳葉飛就當自己花重金給自己的女兒找了個家教。

「許輕舟的父母應該也知道答案,可是……」

林畫的智商或許很高,可這情商,柳葉飛都嫌棄。

「這個事先放着吧,你找人盯着他。潛能膠囊的事情怎麼樣了?」

「一切順利。體能膠囊的市場,正在全面打開。腦力膠囊,目前學生市場上的反饋也越來越好。」

柳葉飛聽了滿意的點了點頭,盯着林畫的雙眼問道,「那些排斥膠囊的個體呢?」

所謂排斥膠囊的個體,就是吃了膠囊,都有效果,但精神卻不正常了的。

「都妥善處理了,近期不會有負面新聞爆出的。」林畫很自信的說道。

這個時候一個女聲響起。

「妥善處理?用錢堵住受害人家屬的嘴,還是都關到精神病醫院了?」柳輕語不屑的看着林畫。

她對林畫沒有一點好印象,李啟明是她的老師。而眼前這個男人為了地位,金錢,選擇背叛了李啟明。

柳葉飛聽到自己女兒開口,用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他感覺柳輕語跟着李啟明學術上沒有什麼進步,但這思想上的變化實在太大了。

林畫聽了柳輕語的話,沒有反駁,而是從口袋裡掏出兩張電影票,開口說道,「輕語,明天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吧。」

柳輕語理都沒理,站起來直接走掉了。

柳葉飛是知道林畫追求自己女兒的,他也沒有反對。他,沒有兒子,招個科學家的上門女婿對他來說,最合適不過。可林畫這手法,他都有點看不起。

「林畫,你也別著急。早點回去休息吧。」柳葉飛下了逐客令。

可林畫居然沒有走,把電影票放回了口袋,又開口說道,「林叔叔,輕語的話雖然不好聽,可還是有些道理的。每次都那樣做,不是解決的辦法啊。」

柳葉飛冷笑小聲說道,「我也知道有道理。所以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不是看電影,而是應該想辦法製造出解藥,救治那些吃了潛能膠囊而得了病的人!你出去吧。」

林畫看柳葉飛有點動氣了,就連忙走出了辦公室。

辦公室里就剩下柳葉飛一個人了。他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黎總,有時間來我這喝茶啊。」

「老柳啊,哪有時間啊。現在藥品生意那麼紅火。」

……

兩個老傢伙在電話里,你來我往的試探。

最後,達成了一個共識以後,就掛斷了電話。

電話是打給黎明葯業的董事長黎遠航的。

黎明葯業和綠葉集團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藥品副作用問題。

這兩個集團一個北方一個南方,可以說壟斷了全國的市場。

要說矛盾也有,可更多的是沆瀣一氣。

這樣一來,受罪的只有老百姓了。

柳葉飛和黎遠航他們表面上競爭關係,可背地裡的勾當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

有副作用他們不怕,有病那就得有葯,有葯他們就有市場。

這個時候許輕舟在自己的安全屋裡,用電腦學習着各種武器的使用方法。

雖然暫時沒法實戰練習,但他可不想做一個連開槍都不會開的男人。

就在他學習的時候,手機震動了一下,是一條短訊。

「我是柳輕語,出來喝一杯?」

許輕舟在想她怎麼知道自己的手機號的,不過也沒糾結,綠葉集團的千金這點能量應該還是有的。

「不了,我要睡覺了。」許輕舟果斷回復了一條短訊。他不想和她走的太近,因為他覺得和柳輕語不是一路人。

「我在你家門口。還錢。」

看到這一行字,許輕舟心裏暗罵,自己果然被人跟蹤了。

許輕舟拿着銀行卡就出了房子,就看見路邊停着一輛跑車。

柳輕語站在車旁,給他招了招手。

「錢沒動,不過還是謝謝你。」許輕舟把銀行卡遞給了柳輕語開口說道。

柳輕語接過銀行卡,擺了擺手說道,「不用謝。既然你不想跟我出去喝酒,那我就走了。」

說完,柳輕語就開着跑車走了。

許輕舟站在原地,有點懵。他都準備好一些說辭了,準備拒絕她。

可人家根本不給你機會,開車走了。

這麼晚特意來要賬?怎麼可能,那是為了什麼?

想了想,許輕舟就明白了。她這是來提醒自己被跟蹤和監視了。

想到這,許輕舟莞爾一笑,這個小姑娘看起來沒有遺傳他爸爸的壞人基因啊。

就在許輕舟轉身要回到房子里時,他發現路邊很遠的荒草里,好像真的有人。

放到以前,這麼遠的距離,而且夜間的光線條件那麼差,他絕對不會發現的。

這是為什麼?自己的視力變強了,還不是一般的強。

於是他又嘗試仔細看了看那邊的荒草。

真的有人,兩個。而且就在自己看過去的時候,兩人都趴到了地上。

與此同時,趴在荒草堆里的兩個人都緊張了。

其中一個手拿望遠鏡的人說道,「我靠,他好像在看我們。」

另一個開口說道,「不會吧,千里眼嗎?我們用望遠鏡遠距離蹲點,何況還有荒草掩護。你再看看,是不是搞錯了。」

拿望遠鏡的人又開始觀察起來,發現許輕舟已經轉身進了房子,才長出一口氣說道,「他回房子了,剛才應該是碰巧看向這邊的。」

另一個人罵道,「我就說嗎,大驚小怪的,除非他是千里眼。要不怎麼可能呢?」

可能嗎?當然可能,許輕舟清楚的看到了他們兩個人的動作。他之所以回房子,一是不想打草驚蛇,二是,因為他也好奇,自己怎麼可以看到那麼遠的距離。這不科學啊!

《人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