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連載中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下破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寧 都市小說 黎星若

金錢與權力的巔峰,誰主沉浮?現實與歷史的交融,天命何屬?雷電中的覺醒,烽火三國的神秘力量,是恩賜,亦是使命!懸壺濟世,醫者仁心,是我不變的原則;犯我華夏,雖遠必誅,是我堅守的底線……我是贅婿江寧,他們都叫我,婿王之王!展開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章節試讀:

「不全知道,至少,我還沒想明白,你為什麼選擇今天和我攤牌。」

江寧轉過身來,一對並不算大的眼眸,盯着黎星若,笑着說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和你說這些?或許真的是喝多了吧……」

其實,黎星若很想告訴眼前這個瘦弱的男人,她真的累了。

從小到大,偌大的家族並沒有如江寧所說的那般,給予她光鮮亮麗的生活。

恰恰相反,就因為她的性別和父親的孱弱,從沒有人承認她將是家族未來中的一員,甚至,她連抱怨的資格都沒有。

她唯一所能做的,就只有一直努力,不斷讓自己變得強大。

她深知,只有當自己足夠強大的時候,才會獲得做選擇的權利!

可是誰又能知道,為了這所謂的權利,始終孤獨與命運抗爭的自己究竟又付出了多少,就像那句話所說的那樣。

「所有人都只關心你飛得高不高,卻沒人問你飛得累不累。」

不過,江寧卻是個例外。

雖然相處一年多,黎星若早就習慣了他的卑微與窩囊,習慣了他總是色眯眯看向自己的眼神,但也早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他對自己的關心。

當他剛剛抱起自己上樓的那一剎那,竟讓自己可笑的生出了一絲不切實際的幻想:

要是你能像番茄小說中,那些打臉逆襲的贅婿一樣,該有多好啊!

只可惜,你不姓葉!只可惜,你不過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平凡人罷了!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為什麼還甘願做個被人指指點點的窩囊廢贅婿?」

良久,才稍稍平復心情的黎星若開口問道。

「因為我本就是個一無所有一事無成的廢物啊,有人供我吃供我穿,我好像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吧?」

果然,小說終究是小說,幻想也終究不能成為現實!自己又究竟在期待些什麼?

看着理直氣壯的江寧,黎星若苦笑着搖了搖頭。

「不早了,早點睡吧,晚安。」

……

天剛蒙蒙亮,江寧就已經在別墅的豪華廚房裡忙活開了。

「要是哪天被黎家掃地出門,我就去做中華小當家!」

一邊把新鮮出爐的精緻早餐端上桌,江寧一邊喃喃自語道。

一年多贅婿生涯,江寧感覺自己最大的收穫就是廚藝的突飛猛進了

即便是相對簡單的早餐,他也總能變着花樣的讓黎家人大快朵頤,就連一向尖酸刻薄的趙茜都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待會去車庫把我的車開出來,今天你送我去公司。」

吃完早餐,黎星若走進廚房,將車鑰匙扔給了正在刷碗的江寧。

昨晚和自己敞開心扉的攤牌,今天又第一次讓自己開車送她上班,難道說?這個女人是在下一盤大棋?

嘿嘿嘿,車震,我喜歡,夠刺激!

可惜已經走上樓去化妝換衣服的黎星若,並沒有看到江寧露出一副「我懂得」的**笑容,更不知曉他此刻天馬行空所腦補出的畫面,否則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將江寧大卸八塊然後再扔出去喂狗。

……

「閉嘴!」

黎星若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世界上還有這麼啰嗦的男人。

從上車的那一刻開始,江寧便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像說單口相聲般從油鹽醬醋茶的家長里短扯到了生命起源宇宙爆炸。

「哦!」江寧失望又幽怨的看了黎星若一眼。

能不失望嗎?說好的車震呢?

「後面是我給蘇阿姨買的東西,待會開我的車去醫院,別忘了過來接我下班。」

公司樓下,黎星若交代完,便關上車門,踩着細長的高跟鞋轉身離去。

可惜江寧一廂情願的YY還沒付諸行動,就被只留下一陣香風的黎星若扼殺在了搖籃之中。

「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

江寧一邊偷看着黎星若的楊柳細腰,一邊咽着口水忿忿的自言自語道。

……

H市第一人民醫院。

「媽,近來身體好些了嗎?」

掛完號,江寧攙扶着母親在椅子上坐下,輕聲問道。

「寧兒,媽沒事,還浪費錢來醫院複查幹嘛啊?」

看着身旁的江寧,蘇雁南不禁長嘆了一口氣。

一年前,就為了自己這不爭氣的身體,兒子甘願上門去當了贅婿,想來也是飽受白眼,處處受制於人,自己都是半截身子埋進黃土的人了,又何苦再去拖累他呢?

「媽,您別想太多,就安心把病養好。看,星若她雖然沒空來陪您複查,也給您買了東西不是。」

江寧一邊寬慰道,一邊悄悄給母親把着脈。

「雖然你丈母娘那個人是刻薄了點,但星若她可真是個好孩子啊。要是沒有她,哎……你可一定不能辜負人家啊。」

蘇雁南囑咐著兒子,她還沒有發現,此時的江寧,正從手中向她的體內源源不斷的輸入着一股滾滾熱流。

「請138號患者到2號診室……」

不一會兒,大廳中傳來了叫號的聲音,江寧趕忙攙扶着母親起身向2號診室走去。

「奇怪,真奇怪……」

診室中,胡慶牛搖着頭自言自語道。

作為主治醫生,蘇雁南的病情他再清楚不過了,明明上個月來複查時還有明顯的惡化跡象,為什麼今天看起來似乎都徹底痊癒了?這怎麼可能?

「蘇大姐,你在家到底吃了什麼葯啊?」

胡慶牛突然抬起頭問道。

「就是您給我開的那些葯啊,怎麼了胡醫生,我的身體是不是又……」

蘇雁南緊張極了,去年的那一幕,她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了。

「不不不,你回家葯可以停了,你已經沒事了。」

胡慶牛顯然有些失神。

「啊?難怪我剛剛感覺自己好多了,都像年輕了十歲似的,謝謝胡醫生,你可真是一位神醫啊!」

不明所以的蘇雁南,離開前還不住的對着胡慶牛千恩萬謝。

「老頭沒有騙我,這塊玉珏真的是個寶貝!」

看着母親蠟黃的面色變得紅潤,裂出了口子的泛白嘴唇也重新充滿血色,江寧開心的笑了。

「對了媽,我身上這塊玉珏是從哪來的?」

醫院電梯口,江寧看似隨意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你從一出生就戴着它了。」

「含玉而生賈寶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