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
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 連載中

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

來源:google 作者:楠木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宇文臨 蘇靈萱

當紅女星出了車禍竟然穿越了,一醒來身邊躺在一個男人,荒山野嶺的,這個男人說自己是大盛朝的七王爺,而她自己卻是蘇家的五小姐,也是未來的太子妃關鍵也沒什麼用啊!照樣是爹爹不疼,自己娘親去世的也早,她在這個家該如何的生存下去那……展開

《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章節試讀:

在回家的路上時,蘇靈秀質問着她「你和七王爺的關係看着倒是挺好的啊?」

蘇靈萱還是沒有理會她,蘇靈秀看着她久久不回自己的話,頓時有一種被人藐視的感覺還是來自一個低賤的人。

她說話的聲音有些大了「我問你話呢?你沒聽見嗎?」

蘇靈萱早已經對她忍無可忍了,便對她很不耐煩的說:「二姐你如此的暴躁的脾氣,太子殿下知道嗎?」

說著她的嘴角上揚,蘇靈秀在宇文言的面前裝的如此乖巧懂事識大體,可是私底下的蘇靈秀是什麼樣子的,恐怕這宇文言是根本就不知道吧!

「你……你敢用太子來威脅我?」蘇靈秀睜大的眼睛盯着他。

「二姐我沒有啊!我只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

「隨便說說,不過就算太子殿下 知道我脾氣暴躁又如何,你覺得太子殿下會信嗎?不對是言哥哥,他會信嗎?」在這一點上蘇靈秀可是很自信的,他相信宇文言是非常愛她的。

「二姐這可是說不準的,太子殿下可是未來大盛的皇上身邊可不光只有二姐你一個人呢。」

蘇靈萱相信這天底下絕對沒有任何的一個女人是心甘情願的把自己的丈夫分享給任何的一個女人,首先她自己本人就受不了,更別提這蘇靈秀了。

「這些事情你管不着,我問你的話,你還是沒有跟我說呢?」蘇靈秀不知道別人挑戰她的耐心。

「二姐我不想說,所以我希望二姐你不要來逼問我。」

蘇靈萱有決定的權利,她想說就說不想說就不說 ,她就是想要告訴蘇靈秀,現在的自己早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蘇靈萱了。

聽到這話後蘇靈秀果真是覺得她最近這幾日有點分不清楚自己是誰了。

「蘇靈萱不要以為有了祖母的庇佑你就可以在我的面前這樣了,別忘了你的娘親是有多麼的低微卑賤啊!真的是不知道你娘親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皇后娘娘還有爹爹。」

「那我也不知道主母當初是用了什麼手段才讓爹爹如此對待顏姨娘的?」

在家中她聽如蘭說的不少,最重要的確是關於着顏姨娘的,顏姨娘年少時便和蘇承相愛,顏姨娘本來是蘇家當家的主母,而蘇靈韻也是這蘇家的嫡長女,可是不久後蘇承竟然娶了李月如,甚至讓李月如成為了蘇家的當家主母,顏姨娘便成了小妾,蘇靈韻也成了庶女。

雖然表面上顏姨娘不跟蘇承說些什麼?可是顏姨娘心裏畢竟也是有疙瘩的,她在乎的是自己的女兒一下子成了庶女。

知道這些後蘇靈萱就在想,自己的爹爹蘇承真的是夠可憐的啊!

別看着蘇家表面上平靜的很,私底下簡直就一鍋亂粥,她知道這蘇靈韻呢,肯定是極其不喜歡這蘇靈秀的還有她的妹妹蘇靈蕊,也是看不慣,只不過她不能失去自己的本分,所以在一些事情上她總是能忍便忍的。

蘇靈秀有些氣急的指着她「你……」甚至朝着蘇靈萱的臉上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

好重的力氣,蘇靈萱只感覺到自己的臉色火辣辣的疼,她也毫不猶豫的朝着她還了過去。

「啪!」的一聲很清脆。

蘇靈萱活動活動了自己的手,好久沒有這樣扇過人了,記得那一次還是因為在拍戲的時候女一號跟她使絆子,她實在受不了直接朝着她的臉上扇了過去,哪扇的一個巴掌可真狠,都印下了蘇靈萱自己的手印了。

蘇靈秀捂着自己的一半臉,完全不敢相信的抬着頭看着她,她被打的眼睛裏都已經有了淚水了,這是她從出生以來第一次被人打,而且還是被一個……

她咬緊自己的牙關,站了起來罵道「你這個賤人,你敢打我。」

蘇靈萱也站了起來,看着她說:「二姐咱們有理說理,是你先動手打我的,我還以為二姐是要跟我玩鬧呢?所以我這才打的。」

「你……你信不信接來我讓你生不如死。」

她如此氣急敗壞的樣子,蘇靈萱看着就着實的感覺好笑,既然她都已經這樣說了,那麼自己也就沒有必要如此客氣的對她了。

「生不如死,恐怕你現在是忘了我的身份了吧!我可是未來的太子妃,皇上下的旨,皇上還賞賜着我一塊隨時入宮的金牌,皇上當初跟我說過見金牌者如見皇上。」

這麼好用的牌子,她是想不通為什麼這具身體的主人卻不用呢?

蘇靈秀突然大聲的笑了起來「蘇靈萱,你怎麼以前不說呢?」

「二姐如今啊!妹妹我也想明白了,以前是以前,從以後只是現在,我現在呢?只是想告訴姐姐,之前的蘇靈萱早已經死了,現在蘇靈萱根本就不是以前的蘇靈萱了。」

蘇靈秀通過她的眼睛,看出來一種跟以往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蘇靈萱真的好像不是以前的那個蘇靈萱了。

這一路上蘇靈秀沒有再跟蘇靈萱說過任何話。

回到了家中後,蘇靈秀回到自己的屋子後,在馬車上自己與蘇靈萱的對話她還是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李月如從自己的女兒一回來後倒是有察覺到,便走了過來坐了下來詢問着「女兒你怎麼了?這是?」

蘇靈秀久久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蘇靈秀這才開口說話「母親,蘇靈萱不能留。」

這是她目前想到的,蘇靈萱現在是絕對不能留,不然真的說不定就是個禍害。

「女兒,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不能留?」李月如聽的是雲里霧裡的。

她是想要蘇靈萱死,可是現在根本就不是時候。

蘇靈秀像是受了什麼大刺激的一樣攔着璃李月如的胳膊懇求的說道「母親,蘇靈萱真的不能留,不然女兒真的當不了太子妃了。」

李月如安撫着女兒「母親知道,你放心女兒這蘇靈萱母親一定給你好好的解決掉,這一次母親我親自解決她。」

聽到後蘇靈秀這才安心了許多,這一次她希望不要再出任何意外了。

不然她是真在也收不了啦!

蘇靈萱一回來便被老夫人叫到了自己的屋子裡,老夫人知道今日蘇靈萱心情肯定是有些不太好。

她坐到了老夫人的身邊問「奶奶怎麼了?」

已經是晚上了自當要休息的,可是老夫人卻叫她過來,所以蘇靈萱想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要說吧!

「靈萱你跟奶奶說你今天玩的開心嗎?」

「當然開心了啊!」蘇靈萱滿臉笑意的說話。

老夫人有些生氣「靈萱。」

眼見老夫人有些生氣,蘇靈萱馬上正經的說道「奶奶,確實是有點不開心了,不過也還好啊!」

「靈萱確實為難你了。」老夫人不知有多心疼她。

這要是發生到了有些女人身上,心裏多多少少肯定是不好受些,在加上皇宮中的下人肯定是,看見後私下不知道會些什麼呢。

「沒事的奶奶。」

看着自己的孫女如此的懂事,老夫人很是欣慰 。

「靈萱,天色不早了,你也趕緊回房間休息去吧!」

蘇靈萱點着頭「嗯。」

便走了下去,洗漱完後蘇靈萱就直接躺在了床上,這一天也真的夠累的,這時她拿起來了玉佩看着。

默念着名字「宇文臨。」

蘇靈萱笑了起來。

宇文臨是真的王爺,不過蘇靈萱倒是挺好奇他的。

面具底下的他到底是長的什麼樣子啊!

想來想去的蘇靈萱進入了夢鄉中。

七王府內

宇文臨摘下了自己的臉上的面具,面具下的他臉上沒有任何的一道傷疤,他長相俊秀如此帥氣的臉為何要戴上面具啊!

宇文臨將面具放到了自己的書桌上,看着自己的手下庄羽。

「蘇承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 回王爺的話,屬下也不知道,李大人跟蘇承說過,可是蘇承並沒有表示要站在哪裡,或者是支持哪裡 。」

「他這這是猶豫不定啊!」

「也許是吧!王爺,不過依我之言這蘇承會支持太子,畢竟自己的女兒可是與太子有婚約的。」

庄羽這說的倒是實話。

「所以照你的意思,我們就不要管蘇承了?」

「是,王爺,暫且不說,太子殿下,可是其他皇子也會去拉攏的,而皇上是最討厭的是結黨拉攏,咱們還不如什麼都不做呢,王爺?」

宇文臨仔細的想着「那好吧!李大人那裡過幾日我必須得去,畢竟李老夫人生辰嗎?」

「這個是自然的王爺,到時庄羽一定會為王爺準備好所有的壽禮送到李府。」

「嗯,我知道了,你也下去吧!本王要休息了。」宇文臨揮手,庄羽便下去了。

蘇家五小姐,蘇靈萱,宇文靈躺在床上,閉上眼睛,腦海里竟然全部都是關於這個女人蘇靈萱。

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真的是有點奇怪。

雖然他告訴自己不要多想了,可是他還是忍不住,世間上所有的一切巧合他宇文臨從來都相信,包括什麼緣分。

他在想是不是蘇靈萱是有意接近自己的,可是自己會受傷墜落懸崖下面,怎麼可能會有人知道。

而她在自己面前表現的如此特殊,這又是為什麼呢?

還是其他的呢?

宇文靈之所以會這樣想,那是因為蘇靈萱確實與以往的言行舉止是不一樣的。

蘇府

晌午蘇靈萱就在練自己的針線活,老夫人交代過蘇靈萱畢竟每日練着針線活,還讓青梔親自教她。

秀了好久,蘇靈萱整個人都困了,她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針線看着青梔說:「青梔姑姑。」

一聽五小姐這樣叫喚着自己青梔頓時就明白了便說:「五小姐,叫姑姑也沒有用,你得把這綉完了才可以休息的,這可是老夫人親自交代給我的。」

「可是……青梔姑姑這也太多了吧!我實在是秀不完啊?」蘇靈萱開始的嘟嘴撒嬌。

你還是學些有意思的東西吧!那還好些,可是針線活,她實在是做不了,這還沒有秀多長時間呢?手指頭都不知道被這針扎了多少次呢?

再這麼下去的話,恐怕她的雙手就要徹底的廢了。

蘇靈萱伸出了自己的雙手跟她看,青梔看到她的雙指上全部都是針眼後,心裏倒是有些不忍她再秀下下去了。

平常她還是很疼蘇靈萱的。

「好了,好了,明天再秀吧!」青梔還是鬆了口。

蘇靈萱開心的站了起來,說:「就知道青梔姑姑對我最好了。」

接着她便又說:「青梔姑姑那我可以用你的令牌嗎?」

「五小姐你這是要出去嗎?」

「嗯嗯。」

「五小姐,咱們閨閣女子是不能怎麼出去的。」青梔教育着她。

「我知道青梔姑姑,可是我聽說這晚上月河橋有燈花啊!而且晚上肯定會熱鬧着不少呢?」蘇靈萱來到這裡,她總不能成天待在這個家中哪裡都不能去吧!

這樣她可是受不了的。

「青梔姑姑你放心靈萱絕對會乖乖的回來的,我向你保證。」蘇靈萱拉着她胳膊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的,讓人看了,覺得怪可愛的。

「好,好,我給你就是了。」

得逞後的蘇靈萱撒開了自己的手,伸開了自己白皙的雙手就等着接過那令牌呢。

青梔將自己腰間的令牌取了下來放到她的手掌中囑咐的說:「五小姐,可千萬別忘了你答應我,如果你沒有做的話,下一次我就不給你這令牌了啊?」

「知道了,青梔姑姑你就放心吧!」

月河橋

她倒是真的想去看看,要不是早上有些下人說著什麼月河橋,蘇靈萱也是不知道的。

被下人說的如此好,這倒是勾起了蘇靈萱的好奇感。

蘇靈萱拿了足夠的錢,她也裝扮了一番,這一次是她第一次偷偷的溜出府,所以她格外的小心,不能讓任何人發現,她偷偷的溜出了府不然就玩大了,她讓如蘭假扮自己待在屋子裡,她知道青梔姑姑一定會幫助她的。

換好侍女的衣服後蘇靈萱跑到了青梔的面前說:「怎麼樣?」

青梔看了一下便說:「很好,應該出門的時候不會有人認出你來。」

府中的大門她肯定是不能從那裡出去的,府中的後門是家中的幾個婆子看守着所以她溜出去很不容易的。

《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