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全面入侵:螂族崛起
全面入侵:螂族崛起 連載中

全面入侵:螂族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啊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夏 奇幻玄幻 清水

【求生+微系統+養成+建造+戰爭】末日來臨前,清水意外得到了亡親互助系統,因此他活了下來眾多外星文明全面佔領了地球,僅存的人類被囚禁在神牆之內為了從外星人手裡奪回屬於我們自己的家園,清水在神牆外建地堡,造武器,搞人文,養軍隊……還和蟑螂們建立了良好的外交註:【有腦洞,不扯淡!】【有女主,不種馬!】【有系統,不無敵!】展開

《全面入侵:螂族崛起》章節試讀:

清水怎麼也沒想到,能救下女兒的,竟是眼前的這份離婚協議書。

「把字簽了吧,七七的手術,不能再拖下去了……」

電話里傳來的,是夢月已經不含感情的聲音。

出租房裡,清水拿着電話,置身在由廉價香煙所製造出的灰色煙霧之中,眸子里沒有任何光澤。

他說話的聲音就像是上了銹的發條,沙啞中帶着酸澀。

「只要簽了這個字,他就會打錢嗎?」

夢月當然知道他指的是誰,是她公司里的領導,一個油膩的離婚老男人。

老男人不止一次的暗示她,想要和她發展為情人,都被她斷然拒絕了。

然而就在2個月前,當夢月面對女兒的巨額醫療費無助絕望時,老男人很是適宜的站了出來,願意承擔女兒的全部醫療費,代價是夢月要成為他的妻子。

夢月掙扎過,但她最終還是選擇放棄愛情,放棄了清水。

一是因為女兒的手術迫在眉睫,二是因為她不再是那個可以為愛不顧一切的少女了。

起初,清水無法接受這樣的事,他準備破釜沉舟,即使是走上犯罪的道路,也不能賣媳婦。

但最終,因為夢月的一句話,讓清水放棄了抵抗。

「手術費只不過是壓垮我們感情的最後一根稻草罷了,我其實早就受夠了拮据且沒有盼頭的日子了。」

清水聽的明白,貧窮才是這個家破裂的原罪,才是真正的小三。

電話里繼續傳來夢月冰冷的聲音。

「先把離婚手續辦了,辦好離婚,他就立刻支付女兒的手術費。」

清水同意離婚……

離婚協議上,清水只關注一個協議,那就是女兒的撫養權,對於他來說,除了女兒,他沒有任何可以分割的財產。

見清水同意離婚,她的語氣緩和了一些。

「等七七康復後,你帶着她過下去吧,我每個月會支付高額撫養費的,這些離婚協議里都寫的很清楚,你仔細看看吧。」

「謝謝你把女兒留給了我,不過我不需要那個人的撫養費,我自己的女兒我可以自己撫養。」

這是清水最後的倔強,女兒巨額的手術費他確實無能為力,但以後的生活,他發誓要成為一名合格的父親,通過這件事,長大的不止是夢月,還有清水。

電話里傳來責備的聲音。

「別這麼自私可以嗎?那是給孩子的,我不希望日後七七跟着你受苦。」

清水一邊在協議書上簽字,一邊說道。

「夢月,你有權利選擇你自己的生活,我尊重你,我也謝謝那個人願意出錢救我的女兒,因為我的無能,所以這個情我領了,但請你也給我這個做父親的保留一絲最後的尊嚴,我的女兒,不需要別人來養。」

夢月很了解清水,知道他決定的事很難改變,就像是一頭驢。

「隨你便吧,不過你先把字簽了吧,然後拿着離婚協議書和結婚證,一個小時後,民政局門口見,咱先把婚離了,不然……他是不會打錢的,七七那邊着急。」

清水知道,夢月即將面對的並不是新的情感,不過也是一筆交易罷了。

清水無力的回答:「好吧,我這就去民政局。」

為了救活女兒,就讓愛情,去死吧。

電話掛斷。

·

民政局在市中心,他們租的家在郊區,需要坐1個多小時的地鐵才能到。

剛走出老樓,就遇到了在樓下打牌的房東張大爺,清水想要繞路避開他,但已經來不及了。

房東看見他,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牌。

「你小子跟我玩消失啊,敲門你也不開,我告訴你啊,房租已經到期半個月了,你再不交租,我可就斷電啦。」

「我會給你的,容我幾天吧……」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老婆跑了,七七那丫頭得的是先天性心臟瓣膜,要心臟外科手術的,你現在正到處借錢呢!」

清水顯然是低估了小區大爺大媽的情報收集能力。

「等我女兒做完手術,我們就搬走。」

「記得提前收拾好東西啊,到時候別耽誤我帶新的租客來看房。」

清水不想再和房東糾纏,草草應付後就離開了,他身後傳來的是大爺們的一眾唾棄之語。

「哎呦,快30的人啦,一個月也就4000多塊,沒房沒車的,而且我還聽說他是個孤兒,無父無母的,真不知道他老婆是怎麼看上他的。」

「他那老婆確實挺漂亮的,不過出軌啦,找了個有錢人,現在都1個多月沒回家住了嘍,之前我好幾次在樓下看見有個男人開着豪車接走了夢月。」

「哎,還不是為了給七七治病,傍了個大款當小媳婦去了……」

「可憐七七那個懂事的孩子了,可惜有個沒能耐的爹啊……」

「你也別這麼說呀……聽說手術費將近100多萬呢,術後還需要長期的服用抗排斥的藥物,一般家庭都扛不出的啊……」

「嘖,嘖,也是可憐的一家啊……」

·

清水走進地鐵站,坐上了通往市中心的地鐵。

地鐵上,他被人群擠到了地鐵的門邊上,頭頂上的廣播電視正播放着新聞。

「據華夏天文觀察台給出的數據表明,此次的流星雨將會在56天後陸續進入藍星大氣層。」

「這將是人類有史以來遇到過規模最大的群體隕石事件,屆時會有超過1萬顆微型隕石撞擊藍星。」

「休斯頓航天安全指揮中心表示,隕石體積很小,並不會對地球造成威脅,而且大部分會墜入大平洋,廣大民眾不必恐慌。」

「……」

「……」

清水腦袋上播放着的一條條最近十分最火熱的新聞,廣大網友將那天稱其為流星節,大家都在期待着這一場宇宙級的煙花秀。

不過清水並不在其中,他的生活步入了谷底,隕石什麼的,他根本就提不起興趣來。

2個半小時後。

清水和夢月站在了民政局的大門口,面對着面,手裡的結婚證已經變成了離婚證。

夢月滿眼血絲,眼皮囊腫。

清水面色蠟黃,心力憔悴。

「今天下午我就去醫院交手術費,我已經跟醫生約好了,女兒的手術在後天,現在我媽正在醫院照顧七七呢,我得趕快回醫院,你晚上早點去。」

清水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如今他滿腦子裡都是自己的女兒,這是他現在唯一的精神寄託,是努力活下去的動力。

在女兒即將手術的節骨眼上,俗套的離別戲碼並沒有上演。

看着沉默的清水,夢月轉身離開了。

坐上了不遠處的一輛豪華SUV里,車裡的老男人隨即啟動了汽車,他全程沒有看清水一眼,清水也沒有看車裡的男人,一個是不屑,一個是不恥。

·

2天後。

三個人焦急的等在手術室外,清水,夢月,孩子的姥姥。

清水眼裡滿是血絲,他已經2天沒有睡覺了,一直陪在女兒身邊。

夢月靠在孩子姥姥的身邊,和清水保持了一段距離,同樣是滿臉的擔憂。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大門推開了。

七七嬌小的身體躺在手術車上,被兩個醫生推了出來。

三個人立刻圍了上去。

然而眼前的一幕如同驚雷一樣在幾人的心間炸開!

七七原本可愛的小臉上蒼白無色,已然沒了呼吸。

「對不起,我們儘力了,孩子的心血管在手術中失壓破裂,沒能搶救過來。」

醫生的話在清水和夢月的耳中不斷重複播放。

夢月當場暈了過去,姥姥立刻將其扶住,隨即也崩潰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清水呼吸急促,雙腿發軟,有些站不穩,他的視線里的事物開始模糊起來。

他的腦袋像爆炸了一樣,心臟如同刀絞般疼痛。

「不可能……這不可能……」

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口的呼吸着,彷彿隨時就會昏厥過去。

「這不可能!!!」

「這不可能!!!」

清水聲嘶力竭的大吼着。

突然。

他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一個女孩的聲音,是七七的聲音。

「爸爸……爸爸……你別喊啦……」

清水抱着自己的頭栽倒在地上縮成了蝦狀,他認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不過隨後腦海里的一個聲音讓他一下子愣住了。

【叮!】

【小棉襖系統上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