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連載中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女人怪漂亮的。
小男孩看起來和她差不多年紀,肉乎乎的一團,虎頭虎腦,怪可愛的。他似乎不樂意拍照,導致下巴略向上嘟起,神色間表現出一種幼態的倔強。
杜晚卿瞅一眼照片,解答道:「以前在這兒住過幾年的租客,你管人家喊柳阿姨。獨身女人帶着個兒子,挺不容易的,會有些流言蜚語。你小時候每次來,都喜歡找她兒子玩,你沒印象了吧?」
喬以笙懵懵地搖頭,帶着相冊爬到床上,鑽進被子里,聽杜晚卿繼續說:「那小孩和他媽媽相依為命,心思挺敏感的,很護着他媽媽,平常對大人乖乖巧巧挺有禮貌的,但偶爾有鄰居背後嚼他媽媽的舌根,他會使壞,搞惡作劇。他和其他小孩也總處不好,經常欺負人,所以總有鄰居過來討說法,他媽媽每次要跟人家道歉。」
「你剛和人家認識的時候,也被欺負過,和我們告狀,他故意把你的名字寫成大鴨蛋。因為這樣你還讓你媽媽給你換小名,不想叫『圈圈』了,掉着眼淚說『圈圈』是兩顆大鴨蛋,你不要以後考試成績都是鴨蛋。」
喬以笙:「……」
關於「圈圈」是兩顆大鴨蛋,她一直都記得,她每次母親節和父親節給父母寫卡片,落款也是簡略地畫兩個圓圈,代表她自己。
當年進入霖舟大學,最初她還是因為兩個圓圈才感覺和歐鷗有緣的——歐鷗在對全班同學做自我介紹時,說自己的名字可以簡略成兩個英文字母「o」,寫起來恰好也是兩個圓圈。
杜晚卿也躺進被子里,因回憶而笑了笑:「小孩子忘性大,不記仇,轉頭你就還是跟在那孩子後面,『小馬』『小馬』地叫喚。他也跟你生氣,不允許你叫他『小馬』。」
「你媽媽提醒你要有禮貌,你就改口『小馬哥哥』了。我沒記錯的話,小馬因為這個稱呼還鬧紅臉害羞了,又不允許你叫他『小馬哥哥』。」
「但之後他好像也只願意跟你玩。你小時候不是愛角色扮演嗎?每次當公主都要你表哥給你當王子。和小馬玩了之後,你給王子配了一匹白馬,小馬不樂意演白馬,和你表哥打了一架,把王子的角色搶走了。」一秒記住
「那是我記憶中你表哥第一次吃敗仗,打架輸給小他三歲的孩子,你表哥自己都覺得丟人。事後他媽媽跟我道歉,小馬差點挨他媽媽的揍。」
「還是你站出來袒護小馬,跟我們幾個大人解釋,是表哥要拿小馬當馬騎,也是表哥先推搡小馬,小馬才還手的。最後成了你表哥挨你舅舅的揍。你表哥氣你胳膊肘往外拐,一個星期沒理你。」
「少了你表哥,你和小馬反而越處越好。他媽媽柳阿姨當時可喜歡你了,你也很喜歡柳阿姨包的餃子,你媽媽看你那麼饞,還開玩笑說你乾脆給柳阿姨的當兒媳婦算了。你傻乎乎地說,如果給柳阿姨當兒媳婦,可以每天吃到好吃的餃子,你很願意。差點沒笑死我們。」
「……」喬以笙堅決不相信小時候的自己竟那麼隨隨便便地被一盤餃子給拐走。
聽了這麼多,喬以笙依舊毫無印象。大概她的童年太多幸福美好的記憶了吧,所以這點不怎麼特殊的事情就被淹沒於其中。
現在她也只是稍微有些好奇:「後來呢?」
「後來他們母子倆就在某一天急匆匆地搬走了。」杜晚卿回憶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追債。他們的房租其實還有兩個月才到期,原本都跟我談過續租的事情,結果連押金也沒讓我退還,只給我留了張紙條,感謝我把房子租給他們和這段時間的照顧。」
「他們搬走後的第二天,有人拿着他們母子倆的照片來向我打聽。我就說我什麼都不清楚,單純的房東和租客的關係。再沒下文了。」
喬以笙聞言摟住杜晚卿的胳膊,舒舒服服地靠着她的肩膀:「怎麼聽起來不像好人啊?當房東可真危險,也沒辦法調查人家租客的背景,萬一不小心碰到壞人。」
「是啊,就是這之後,你舅舅不讓我再把樓下屋子租出去了。」杜晚卿幫她掖了掖被子,「不過你柳阿姨和小馬,肯定不是壞人,我心裏有數的。」
喬以笙想問杜晚卿,為什麼如此確信,然而太困了,她直接睡過去。
第二天早上,喬以笙起床時已經十一點。
天氣很好,蒼穹碧藍,陽光燦爛。
喬以笙站在陽台上舒展着懶腰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冷不防發現樓下的院子里,周固正看着她笑。
兩人的視線對上後,他問:「我應該跟你道早安,還是道午安?」
「……」喬以笙呆愣了四五秒,反應過來自己此時不僅清湯掛麵,而且頭髮亂糟糟的毫無形象可言,連忙退進屋裡,然後回到她的房間洗漱。
化了個淡妝後才下樓。
周固和戴非與兩人在院子的玻璃花房裡喝茶。
喬以笙遠遠地瞄了一眼,沒過去,徑自進廚房。
廚房裡香氣滿溢,杜晚卿在預備年夜飯的食材,炸魚、炸蝦、炸丸子。
見到喬以笙,杜晚卿連忙要她出去:「油煙味很重,別獃著,你的早飯的客廳的鍋里溫着,自己吃。」
喬以笙撩高袖子:「我幫你吧舅媽。」
「哎喲不需要,會幫倒忙的。」杜晚卿用手肘推了推她。
喬以笙不服氣:「我工作之後可是一直自己做飯吃的。」
「行行,舅媽知道了,我們圈圈可厲害了。」杜晚卿笑,依舊趕她,「難得回來一趟,你要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舅媽才有成就感。」
喬以笙只能成全她,轉身要回客廳覓食,就撞上找到她跟前來的戴非與:「你和周瑜究竟怎麼回事?一早他就竄門,說是約我打球,但醉翁之意不在酒得也太明顯了,當我眼瞎?」
喬以笙鈍鈍地說:「你怎麼不問他?」
「你們倆踢皮球嗎?」戴非與皺眉,「我問他,他讓我問你。」
想來是周固交由她交待前情,以免和她的說法不統一。喬以笙後悔昨晚沒在車上先和他竄好詞了。
扶着額頭,她先把目前的情況如實道清:「我單身。他追我。」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