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九月江清野小說
秦九月江清野小說 連載中

秦九月江清野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首輔大人的傲嬌夫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首輔大人的傲嬌夫人

【種田+萌娃+甜寵+虐渣】二十二世紀的王牌殺手秦九月,穿越成人嫌狗憎的惡毒小農女,外帶一活死人丈夫和四個性格迥異的崽兒!擼起袖子加油干!老娘先帶你們賺他一個億。上山能撿兔子,下河能抓貴魚,種田經商一把好手!養的崽崽們白白胖胖,送他們學文習武,用正道的光掰正小反派。後來——新皇登基:我是我娘養大的。少年將軍:我也是我娘養大的。異國公主:我是九月姐姐撿回來的。逍遙醫聖:老夫也是九月徒兒撿回來的。當朝首輔:我......上京眾人大驚失色:首輔大人難道也是秦氏養大,抑或撿來的?當朝首輔:介紹一下,秦九月,我夫人。展開

《秦九月江清野小說》章節試讀:

李春花點點頭,「親娘和後娘能一樣嗎?」

王大娘哈哈笑,「說的也是,隔了肚皮,當然不一樣。」

兩人對視一眼。

渾濁的眼珠子滴溜溜亂轉,似乎達成了什麼共識。

李春花拍了拍秦九月的肩膀。

秦九月方才一直將兩個人的談話當放屁,此時此刻被扒拉了一下,才扭頭將目光從路兩邊的稻穀田裡挪到李春花那張大臉盤子上,「有事說事,別動手動腳。」

李春花訕訕的哼了一聲,「我是想說,大前天你家三寶用土坷垃砸到我家小狗兒腦袋了,小狗兒腦袋都起包了。」

三寶一瞪眼,「誰讓小狗兒說我是沒爹沒娘的野孩子!」

奶凶奶凶的。

李春花呵呵一笑,「我家狗兒說的不對嗎?你們不就是沒爹沒娘的野孩子嗎?」

江清野目光一沉。

直直的看向李春華,小少年雙手已經握成硬邦邦的拳頭。

秦九月一隻手按下江清野的手腕,江清野憤懣的神色中閃過一抹憎惡,

她扭頭問道,「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

李春花雖說也知道秦九月不是個好東西。

不過按照她們往常的經驗,越是說幾個孩子不懂事,等下秦九月越是會把幾個孩子往死里打。

反正距離鎮上還有老長一段距離。

閑着也是閑着。

還不如看看別人打孩子的。

想到這裡,李春花露出一口大黃牙,「我是說,你家這幾個野孩子有娘生沒爹教,不懂禮貌沒有教養,九月,不是嫂子說你啊,你就不能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們嗎?還是說,你這個當後娘的根本沒有威嚴,幾個孩子根本不聽你的啊?」

秦九月緩緩的抬起右手,手腕靈活的轉動着,「許久沒有動手打過人了。」

李春花附和着說道,「是,這孩子就得打,不打不懂事嘞。」

話罷。

滿臉都是看戲的神色。

旁邊的王大娘也是同款,兩人眼巴巴的瞅着秦九月,眼睛裏充滿了變態的興奮感。

秦九月深吸一口氣。

啪啪啪――

接連給了李春花三巴掌,「手有點生,打的差強人意,多多包涵吧。」

李春花懵了。

捂着自己被打腫的臉,「小賤.人,你竟然敢打我?」

秦九月淡淡一笑,「孩子不懂事該打,大人不懂事,更是該往死里打。」

「啊――」

李春花張牙舞爪地朝着秦九月撲上去,「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今日.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姓李,我跟你姓。」

秦九月輕盈地側開身子,閃過李春花的白骨爪,而後,往李春花腰間猛的踹了一腳,直接將李春花踹下了驢車。

三寶和小姝兒都愣住了。

其實這倆小崽崽從秦九月對李春花掌摑的時候就愣了。

江清野疑惑之餘,也解氣的翹了翹唇角。

活該!

方才要不是秦九月攔着他,他也早就動手了。

小狗兒哇的一聲哭了起來,「郭爺爺,快停下,我娘掉了!」

老郭頭停下驢車。

方才,幾人的對話他聽的真切,說實在的,要不是自己是個當叔叔的,他都想給狗兒娘一巴掌了,說的都是什麼話呀!

原本他想着若是秦九月真的在驢車上對孩子動手,他就停下車把秦九月從驢車上趕下去。

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秦九月沒有打孩子們,竟然動手打了小狗兒娘。

幸災樂禍不地道,但是他心裏還是蠻暢快的。

所以聽到狗兒娘落下車,他就裝作沒有聽到,往前多走了些,聽到小狗兒的哭喊,才停車,扭頭,「咋回事啊,平平淡淡的下坡路,咋還落車了?狗兒娘,快過來。」

李春花哭哭啼啼的從地上爬起來,追上驢車,爬上去。

抱着小狗兒窩在一邊,不敢和秦九月正面杠。

秦九月通身舒暢,伸了個懶腰,嚇得李春花趕緊抱頭,還以為秦九月又要打她,驚弓之鳥也不過如此。

王大娘暗暗的尋思着,這老.江家的小兒媳婦,莫不是被什麼髒東西附體了?

咋還護上孩子們了?

這也太出奇了。

她打量的目光在秦九月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秦九月回望過去,嚇得王大娘趕緊低下頭。

要是她被踹下去……

她這老胳膊老腿的,非要散架了不可。

更重要的是,秦九月家裡窮死了,也沒錢賠她。

――

楓林鎮。

驢車在鎮子口停了下來,李春花抱着小狗兒第一個下了車,頭也不回地往前跑。

緊接着王大娘也下了車。

秦九月跳下車,先將小姝兒抱在地上,又將三寶抱在地上,江清野已經拎下了木桶。

率先走在了前面。

方才,他對秦九月的印象好了那麼一點點,所以才自願幫她拎木桶。

秦九月笑了笑,兩隻手分別牽着兩個小傢伙,起初三寶還不讓她牽。

江清野扭過頭,「你抓着她的手,你那麼小一點,旁人走路都不一定看到你,要是把你撞翻了怎麼辦?」

三寶委屈巴巴的哦了一聲。

抓住了秦九月的手指,哼,就抓一丟丟。

在秦九月的指揮下,娘四個進去一家生意看起來很好的酒樓。

站在門口迎來送往的店小二,看到他們穿的粗布衣衫,臉上立刻露出不屑的笑容,「要飯去別家要啊,別耽誤我們酒樓做生意。」

秦九月快一步站到江清野前面,「我想見一下你們掌柜的。」

小二拿着抹布揮了揮,「我們家掌柜的豈是你說見就見的,快走快走快走――」

秦九月臉上的平靜快要維持不住了。

媽的!

這也太欺負人了。

說好的來的是客呢?

說好的喜迎八方客呢?

只記得笑納四方財了吧!

她拉了拉江清野,「去對面。」

對面也有一家酒樓,名曰千禧酒樓,只是看上去門可羅雀,生意慘淡。

娘四個進去千禧酒樓。

動作麻利的店小二立刻笑眯眯的跑過來,甩了甩抹布,這是店小二的招牌動作,「客官,你五位裡邊請嘞!」

秦九月說道,「我們不是來吃飯的,我們想見一下你家掌柜的可以嗎?」

店小二愣了下,不過迅速點了點頭,「你們先請坐,小的這就去後廚請我們家掌柜的。」

《秦九月江清野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