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情義場的罪與罰
情義場的罪與罰 連載中

情義場的罪與罰

來源:google 作者:唐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宋凌 彭梓彤

一場聯姻,她嫁給了一個不愛她的男人他心有所愛,對她棄之如敝履父親被他害死,孩子流產,家族沒落,她一無所有,提出和離「彭梓彤,現在想和離,太晚了,我要折磨你,到死方休」展開

《情義場的罪與罰》章節試讀:

頭好痛、身體好痛……
彭梓彤昏昏沉沉地醒來,身邊沒有一個人,宋凌命人把她扔在這裡就沒有管過她。
她自嘲地笑笑,彭梓彤,看看宋凌是怎麼對你的吧,你還在奢求什麼呢?
這時,廂房門吱呀一聲開了,她勉力望去,看到唐婉芸提着一個食盒,踩着紅色的高跟鞋裊裊婷婷而來。
「你來做什麼?」
彭梓彤虛弱地問道,如果不是此時她渾身都痛得在冒汗,她一定會和唐婉芸拚命。
唐婉芸露齒一笑,把食盒擱在桌上,從裡頭端出一碗玉白的丸子來。
「我當然是來給少夫人送吃的,您一個人被丟在這裡也怪可憐的,若不是我送點吃的,只怕您餓死在這裡下人們也不會發現。」
彭梓彤凄然一笑:「我就算餓死也不會吃你的食物,帶着你的東西離開我的房間。」
「這可由不得你!」
唐婉芸突然上前掰開彭梓彤的嘴,強行塞進一顆肉丸子,逼着她吞了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那肉丸一入口就引發了彭梓彤的嘔吐,她扶着床沿,一下一下的乾嘔着,可那顆肉丸早就被唐婉芸塞下去,怎麼吐也吐不出來。
「哈哈哈哈哈……」唐婉芸扔了碗張狂的笑了起來,她掐住彭梓彤的臉,精緻的妝容帶着幾分得意。
「彭梓彤,你知道我餵給你的是什麼么?
是你親生孩子的胎盤!」
「嘔!」
彭梓彤臉色驟變,一口血就這麼嘔了出來,裏面摻雜着剛剛吞進去的丸子,看起來觸目驚心。
唐婉芸嫌棄地鬆開手,在彭梓彤的床單上擦了擦,昂起頭高傲的說道:「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懲戒,下次你再敢纏着凌哥哥我就要你好看!」
彭梓彤的眼眸都紅了,唐婉芸正兀自得意,突然就被彭梓彤撲上來狠狠掐住脖子,嘶啞着吼道:「你還我孩子的命來!
唐婉芸,我要你不得好死!」
不知她那裡來的力氣,唐婉芸一時之間竟然掙脫不開,眼看着她的臉漲得越來越紅,彭梓彤大仇將報之際,卻被人一腳踹開了。
「婉芸!」
宋凌抱着奄奄一息的唐婉芸又驚又怒,轉頭看向彭梓彤的眼眸帶着火,彷彿要燒盡一切。
「彭梓彤,你活膩了么?」
他語氣帶霜,房間內的溫度彷彿都低了好幾個度。
彭梓彤被他一腳踹在地上,劇烈的疼痛令她不得不蜷起身體,此時聽到宋凌的話不由得露出一抹凄涼的笑。
「是啊,我就是活膩了,宋凌,你有本事就連我一起殺了啊!」
宋凌猛然掐住了她的脖子低聲吼道:「彭梓彤,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么?」
彭梓彤的臉色越來越白,唇角卻浮現出一抹解脫般笑意:「死了才好,死了就不用……」
她的語氣漸漸低下去,頭也緩緩垂下來,宋凌如鋼鐵般的手一抖,鬆開了她,彭梓彤軟軟的倒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
宋凌扭過頭不去看那雙悲傷的眼睛,轉身抱起暈迷的唐婉芸,冷冷地對身後的人說道:「彭梓彤,你以為我會讓你就這麼死掉嗎?
別做夢了,我要讓你看着你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死去,讓你痛苦,讓你掙扎,讓你生不如死!」
說完抱着唐婉芸頭也不回的離去。
「既然這麼恨我,為什麼連死都不能讓我死呢。」
彭梓彤低聲喃喃着,再也不敢看宋凌離開的方向,趴在地上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已暗,彭梓彤身上的疼痛更劇烈了些,她本就遭受滑胎手術身體虛弱,宋凌將她扔在這裡不管不顧更加重了病情,她口中乾渴,便伸手去夠床頭柜上的一壺涼水,誰知力氣不夠反倒打翻了水壺,冰涼的水澆了她一頭一臉。
此時,門「吱呀」一聲開了。
兩個下人走進來,不由分說架起彭梓彤就走,來到後院便把她往地上一扔。
膝蓋磕在青石板上發出「撲通」一聲響,彭梓彤***一聲,看到一雙黑色軍靴出現在她眼前。
她抬頭,果然看到宋凌出現在她面前。
他身後一排,被捆着無數個彭家以前的傭人,兩個穿警服的衛兵分立兩側,手中握着的不是短槍而是長刀,在朦朧的月色下閃着寒光。
彭梓彤突然有些害怕,心裏有不好的預感升起來,她抓着宋凌的褲腳,抬起頭說道:「你要做什麼?
他們是無辜的,你放了他們。」
宋凌輕輕一抬腳,成功避開她的手,暗夜中稜角分明的臉邪魅得讓人害怕。
「彭梓彤,你不是求我殺了你么,我偏不讓你如願。」
他湊近彭梓彤,一字一句在她耳邊說道,低沉的男聲彷彿惡魔的召喚。
彭梓彤像是知道了什麼,身體猛地顫抖起來,她向前爬行着,抓住宋凌的褲子哀求道:「有什麼事衝著我來好不好,他們都是無辜的,求求你不要。」
傭人中有從小就對她好的奶娘,有會給她剝栗子的吳伯……
宋凌,你怎麼那麼狠心!
宋凌低下頭說道:「他們本來是無辜的,可惜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
彭梓彤,記住,是你的任性害死了他們。」
「不!」
伴隨着彭梓彤凄厲的尖叫,警衛手起刀落,一排人頭齊刷刷落地,濺起的鮮血噴出一米多高,院子里的青磚很快就被鮮血浸滿。
彭家共計三十二口,除彭梓彤外全部滅口,無一例外。
彭梓彤傷心成狂,竟然拔出警衛手中的刀向宋凌刺去,宋凌側身閃避不及,扔被她手中的長刀劃傷了胳臂。
一擊未中,很快就有警衛上前卸了她的肩膀,一腳踢在膝蓋骨上,彭梓彤狠狠地跪倒在地,眼神卻兇狠地看向宋凌。
「宋凌,今日滅門之仇我彭梓彤記在心裏,只要我活着一日,便與你不共戴天!」
看着這樣失控的彭梓彤,宋凌突然便笑了。
他立於月色中,腳下踩着彭家人溫熱黏膩的鮮血,那一笑卻彷彿謫仙降臨人間,不染纖塵。
他緩緩啟唇,輕聲說道:「正好,我也與你不共戴天。」

《情義場的罪與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