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沖喜後,我靠白蓮夫郎續命
女尊:沖喜後,我靠白蓮夫郎續命 連載中

女尊:沖喜後,我靠白蓮夫郎續命

來源:google 作者:折花一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九凰 白玉則

【女尊+玄幻+男生子+宿敵(與女主一起穿越的死對頭,即大反派)+1v1+無邏輯+男主是白蓮妖+爽文=金手指】「若有來生,咱們有幸繼續比肩,我定要帶你站在頂端,俯瞰世間的繁華,我為刀俎,人為肉」死之前,慕九凰對着朝她湧來的漫天光華承諾,沒成想穿到了女尊國,成為身份尊貴卻如植物人一般昏迷三年的太女身份尊貴又如何?她終是成了廢物,若那個殺她的人也跟着穿了過來,她無法撼動對方分毫,且,原主的仇她也無法報,一樁樁一件件事皆壓在心頭,讓她有些喘不過氣沒成想,一朵變異的雙生蓮,闖入了她的生活,他單純善良,性子跳脫,卻好騙的很,願意用身上的血救她的性命她原以為,只能靠着這朵白蓮花慢慢恢復了,上天卻又帶給她一個巨大的驚喜,她的九天凰玉,沒有消失···展開

《女尊:沖喜後,我靠白蓮夫郎續命》章節試讀:

余雪瞧見這一幕,就知道二妖絕對抵擋不住,眼看着慕玲琅氣勢洶洶也要上前的樣子,生怕兩妖化作飛灰,忙給兩隻蓮花妖加了一層護盾,稍微阻止飛天獅一二,又加了個隔音結界將她和慕玲琅罩住。

頂着慕玲琅快吃人的目光,余雪主動請纓,「凰上,臣聽聞,蓮花妖的血也是有用的,效果比花瓣還好,咱們可不能真的把兩隻妖給打得身形俱滅啊,死一個都不行,不然,另一個都得跟咱們拚命。」

慕玲琅將目光落在白蓮身上,只有白蓮的蓮子才有救人功效,黑蓮蓮子那就是致命毒藥,她猶豫了一瞬,收回了邁出去的腳,示意余雪繼續說。

余雪也不含糊,繼續道,「凰上,臣覺得,咱們可以使用苦肉計,您知道的,這兩妖剛化形,靈智不高,也沒經過外界的熏染,單純的如一張白紙,說難聽的那就是愚··呃,不那麼聰慧,說不得咱們可以哄騙一二···」

苦肉計?慕玲琅眉頭擰的更深了,目光在白蓮和黑蓮身上掃來掃去。

又聽了余雪一頓嘰嘰呱呱的廢話之後,總算聽到了稍微有用的消息,如此,確實可行,慕玲琅緊鎖的眉頭也稍微鬆了些,淡漠道,「那你去吧。」

此時,飛天獅已經一頭撞破兩妖的防護罩,將兩妖噗通一聲撞倒在地,而後沖了上去,巨大的肉掌在兩妖沒爬起來之時踩了上去,踩在白蓮身上的爪子沒什麼事兒,踩在黑蓮身上的爪子,毛髮已經開始變黑,滋滋作響,若不是它修為高,此時腳掌怕是要腐爛了。

飛天獅驚疑不定的收回了踩着黑蓮的肉掌,喉嚨里不斷低吼出聲,它已經很久沒受傷了,這麼個修為低下的小妖竟然傷到了它,它自是覺得很丟臉的。

「哥哥···」白蓮妖嫩白的雙手抓着飛天獅腳上的毛髮,嘴角溢出鮮血,有氣無力的喊着黑蓮花,眸子里盛滿了恐懼與不解,他不明白,他和哥哥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遭受這樣的對待。

上次,他也給了花瓣,摘花瓣的時候他真的很疼,他示好,是想有一條活路,可為什麼活着這般難?

黑蓮花捂着心口,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對上弟弟那可憐兮兮的模樣,他沒來由的心中一疼,眸底一片黑沉,似有濃煙自他眼底湧出般,他怒聲道,「放開他,否則,我就自爆。」

飛天獅歪着腦袋,它是慕玲琅的本命獸自是有不低的靈智,對上螻蟻這般威脅,它歪了歪腦袋,如挑釁般,腳下的力度大了些,白蓮花痛呼的聲音也變為慘叫,往外大口大口的吐血,整張臉都慘白慘白的,似隨時都會消散一般。

黑蓮花目眥欲裂,撲上前去想要將白蓮拉出來,飛天獅很不客氣的就是一腳,將他踹飛出去,小小的結界內,草屑與黑色的灰塵四處亂飛。

余雪在這一刻趕了過來,撲到飛天獅踩着白蓮花的腳邊,一陣拍打它的粗腿,一邊喊道,「哎喲,飛天獅啊,你這是幹啥?快鬆開鬆開,將人踩死了咋辦?」

瞧瞧那吐在地上的血,若是改為放血,給殿下用,殿下說不得就不會如此病懨懨了,多浪費啊?再吐點血人形都維持不了了,哪能有血給殿下續命啊?說不得還會結仇,余雪在內心一陣吐槽。

對着飛天獅翻了不知道多少個白眼,越看越想揍它一頓出氣。

飛天獅在腦海中接收到了主人的指令,不情不願收回腳,也對着余雪翻白眼,甩着尾巴走了,一點面子都不帶給的。

「孩子,你沒事吧?」余雪一邊給白蓮花輸送靈力,一邊噓寒問暖,跟個關心兒子的老母親似的,瞧着就很慈祥和藹。

黑蓮花捂着心口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過來,眼神一瞬不瞬盯着余雪,「少假好心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剛才那個獅子是一夥的。」

「嘿,這怎麼能說我是假好心呢?剛才我還給你們加了一層護盾拖延時間呢,可不帶這麼不識好歹的。」

「再說了,女皇的地位在我之上,我是臣子,肯定不敢違背女皇的命令啊,為了救你們我可是跟女皇說了好久,請求了好久,才趕過來的。」

見黑蓮妖動容,余雪鼓足勁兒道,「女皇要你弟弟救殿下,把你弟弟打的維持不了人形,照舊可以拿去入葯,你還能阻止不成?就你那點修為,自爆也只是放點毒氣而已,這結界都炸不開,也就是說,毒氣反正出不去,害不了任何人,你這小子少把老身的好心當做驢肝肺···」

余雪的嘴從來都不是蓋的,不止把好人形象樹立起來,還把女皇形容成為了救女兒已經瘋魔,勸說白蓮花救自家殿下,不然,兄弟二人很可能就活不下去,反正維持不了妖身了依舊會被拿去入葯,自願的話還能留下一條小命,得到女皇的獎賞云云···

兩隻本就涉世未深的妖,很快就被她說動了,不答應不行啊,啥都沒小命重要。

余雪也算是鬆了口氣,她是看着慕玲琅長大的,對於慕玲琅的脾性再清楚不過。

有一點她沒說謊,若白蓮花不願意救自家殿下,黑蓮花非得自爆,那麼,受傷的只會是兩隻妖,說不得,自爆都是沒機會的,最後還是要被拿去做藥引,倒不如識相點。

···

看着女皇離開,慕九凰特地讓人喊了一些女僕過來替她按摩四肢,可能這麼做已經晚了,該萎縮的地方已經萎縮了,可這個世界本就神奇,她連冰山一角都沒了解透,自然不知道會不會有別的方法恢復。

她能做的,就是盡人事聽天命。

吃過東西,喝完粥,她疲憊倍感襲來,控制不住的睡了過去,其實,睡過去也好,就不用時時刻刻感受着五臟六腑傳來的痛感。

白蓮花眼眶還是紅的,跟在余雪身後,光着雙腳,雙手不安的攪在一起,縮着腦袋四處張望,跟做賊似的,極為沒安全感。

身上的白衣因飛天獅一撲,沾染了許多污漬,還沒來得及清理,看上去極慘,放在平時,他的容貌也是極為出色的,難免引來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