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 連載中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於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寧 王奶奶 現代言情

於寧好不容易碰到重生這種振奮人心的事,本來以為會成就一番傻女變鳳凰的傳說,打打怪升升級談談戀愛,有金手指加持,有前輩送的攻略,可是現在現實告訴她,這一切都沒有!!!她的身份是地主家的傻女兒這種苦逼設定,什麼功法什麼鬥氣都沒有,有的就是一個瀕臨破產的家,一對不靠譜的父母,還...展開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章節試讀:

于海洋從大手大腳的大少爺變成縮衣節食的落魄人是什麼感受,於寧不知道,她正忙着把自己腦子裡那些關於香料的東西都給挖出來。

那日陳翠娥所用的香,楊蕊的妝匣里也有,只是味道沒有那麼濃而刺鼻而已,但真的還是很粗糙。於寧翻看了幾樣,已經確定了,這些隨身用的香只是簡單地用和蜜脂調和起來。密封后待其溶解,便可以直接抹在身上。

完全溶解需要不短的一段時間,所以很多人都沒等到完全溶解就拿出來用了,擦了以後把肉眼可見的香渣撿去就是了。這樣做出來的香味道濃烈而粗糙,幾種合在一起的時候更是完全沒有不講究前調中調後調,一股腦兒的香味恨不得席捲了你的全身。

而且這樣就這樣粗劣的製作手法一般人還不能好好掌握,往往做出來的香是油水分離的,所以真正調和得好的那種香賣得很貴。五兩銀子,已經是一個貧困農家將近半年的花銷,就算是一般的上流貴族,也不捨得就這樣把錢花出去。而真正講究的人家,又看不上這樣的香。

隨身香很有市場,於寧就打算先做這塊。

家中僕人部分都已打發出去,剩下的人裏面,王奶奶和杜叔於寧打算拿來當心腹培養。其他五個男僕做些粗活,兩個小廝,分別配給於海洋和於浩。楊蕊身邊倒不用擔心,她又不是剛來到於家那個嬌嬌小姐,如今已會做許多事,王奶奶時不時看着就行,她們家已經不是有隨身丫頭可以使喚的時候了。

在這個年代,花都是不值錢的,但於寧也不想拿錢出去買花。一來是因為於家剛死了人,正是處在別人眼前的時候,有什麼動作別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二來於寧也有些私心,若是以後生意大了或許可以帶着南平村的大家一起走上小康,但是現在這個人言可畏的時代,事情都還沒開頭,還是藏着點好。

不能挑,那就將就吧。於寧把主意打在了於家的院子里,於寧爺爺雖然年輕時很喜歡賺錢,一身的銅臭味,但是搬到南平村來以後心性還是變平和了很多,後院里就種了很多花木。以前還請了人專門打理,真正是做到了一年五季春夏秋冬都有花盛開的場面。

經歷了一些事,於家院子里草木憔悴,但還是讓於寧找到了一些可以拿來做第一次實驗的花種。

牡丹和梔子。

于海洋陪着於浩去看書了,於寧把楊蕊拉來,與王奶奶三個人一起辣手摧花。楊蕊還不知道於寧要做什麼,但想了想女兒好像清醒以後沒做過什麼錯事,最後還是沒問。

於寧知道不管是楊蕊,還是王奶奶,心裏都有疑問,但一個是不想問,一個是不敢問。她也不想在還沒成功前就告訴她們,因為沒有希望就不會有失望了。

於寧不知道家中牡丹是什麼品種,但肯定不是什麼名貴品種就是了。摘下來的牡丹紅艷艷的,與白生生的梔子放在筐子里很是好看。

不像現代世界到處是塵土飛揚,這院子里採摘下來的不臟,不用洗。

王奶奶聽了於寧的吩咐去端盆,拿來一看卻是木盆。木盆雖然不漏水,但是長時間的浸泡會把木盆裏面的味道也逼出來,那香味就絕對不純粹了。去找了兩趟,發現只有洗臉盆是銅的,而且全家上下也只有三隻了,其他的都被下人拿出去賣了。

把銅盆放進大鍋里煮了兩次,於寧才把花放進去,一盆牡丹,兩盆梔子。然後加入清水,再放入半盞的酒。最後用紗布蒙上,蒙了三層以後再用較軟的皮革蒙一遍,順着盆邊把邊角都捆好,然後把三個盆都放在太陽可以照得到的地方去。

于海洋與於浩都不出門,那兩個小廝是沒有多少事可以做的,於是於寧就交給他們倆一個任務,看着盆,保證讓盆位於太陽的照射之下。

如此一來,一周以後就可以得到香料了。

剩下的還有很多,於寧便想到了另一個法子。

只可惜這個時代沒有玻璃,於寧就讓杜叔拿了兩個銅板去找村裡的木工打了一塊足有床板那麼大的薄木板。拿回來一看,邊緣都磨得光滑,木料雖不是上好的,卻透出一縷縷清新的草木香。於寧大為歡喜,便讓杜叔又補了那木工兩個銅板。

接下來就是把蜂蠟均勻地塗抹在木板上,前面只是用了水和酒,楊蕊倒不大在意,就算於寧只是玩玩而已,她也能接受。可是做到這一步的時候,她就忍不住肉痛了。蜂蠟,那是蜂蠟啊,貴啊。可她抖了抖,還是沒有說得出阻止的話來,面前於寧小小的肩膀卻讓她覺得有一種信得過的感覺。

就算如此,家中僅存的蜂蠟都用完了,還是只塗抹了半張床板。於寧知道楊蕊心疼錢,也就沒有讓人再出去買了,那就先做着這些吧。

然後把牡丹灑在上面去,梔子雖然比較便宜量也很多,但於寧還是沒有用梔子。因為梔子是白色的,不好掌握時間,她很久沒做了,也怕失敗。

這些牡丹每天都要更換,一有枯萎就要用筷子把它夾出來,腐爛以後的味道摻雜到裏面去是致命的,

銅盆只需要照到太陽就可以了,但這個就需要於寧親自照看着,一點都不能掉以輕心的。大概換了三天,院子里的牡丹已經宣布陣亡,而這些蜂蠟的顏色也漸漸飽和起來,變成深粉色。

到第五天,於寧撿乾淨了所有的,把門板上的蜂蠟全部刮下來,放到盆里攪碎後加入一點點酒,同樣密封起來。靜置兩天後,再打開蓋子,就是浸潤心脾的香味,這就是軟香了。

那些銅盆里也可以打開了,裏面的雖然有所枯萎,但一點都沒有腐爛,牡丹的味道與梔子的味道都是十分到位。

這樣的香雖然還是沒有層次,但已經比楊蕊擁有的香好上一百倍。於寧挑了牡丹的軟香擦在王奶奶手腕上,然後便看到王奶奶用衣服使勁擦自己的手, ”我老婆子一個了,小姐咋還捉弄我。 ”

她要是出了房間去,走路香風陣陣的,都不能做一個正經的老婆子了。

於寧笑個不停,又挑了一點梔子香料抹在楊蕊耳後,淡淡的味道,只有湊近了才聞得到。而軟香味道是要重一點,但是沒有到討人厭的那個程度,還是可以承受的。

楊蕊看王奶奶把自己手都要擦紅了,忙拉住她, ”好了好了,這有什麼的,女人香一點有什麼稀奇。 ”

王奶奶看了看不正經的娘兩個,很想老臉一紅然後走掉,但還是失敗了,這麼多年,她什麼都不厚就是臉皮厚。其實於寧做出來這兩樣東西她還是很高興的,之前不知道,現在就知道了,定是要拿出去賣的,於是她道: ”我去庫房裡給小姐找些小瓷瓶過來吧。 ”

”那就先謝過奶奶了。 ”於寧也挺開心的,笑得眉眼彎彎。

”淘氣! ”王奶奶嗔她一眼,踏出了門去,還沒幾步又回來, ”外面是孫家兩位公子,娘子與小姐去見見嗎? ”

”我父親呢? ”於寧問。

”老爺還跟少爺在書房裏面。 ”

楊蕊看看於寧,想到她如今頭腦清醒,聰明伶俐的樣子,又想到外面那兩個與南平村比起來格格不入的丰神俊朗的孫公子,心中的感覺複雜得緊,最後她道: ”寧寧去看看吧,我就不去了。興許他們是來尋小浩去孫家私塾的。 ”

於寧才想起來,自從爺爺去世,於浩已經許多日不曾去過孫家私塾了。現在喪事已經辦完了,於浩學業就要重新開始了,看來這孫家人還是挺不錯的。於寧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 ”與有榮焉 ”的感覺,她讓王奶奶去把於浩找來,便去了前廳。

”於家妹妹瘦了。 ”

入耳的是孫濟武溫潤的聲音,可映入眼帘的卻是孫濟文那依舊酷酷的清貴模樣。

孫濟武喊她於家妹妹,多有禮又溫柔的稱呼,可孫濟文卻好像不這麼喊,甚至喊都不想喊,最多一個傻丫頭了事。

孫家兩兄弟是從小在讚美聲中長大的,出身書香世家,畢竟孫秀才是南平村唯一一個讀書人。孫家雖然沒有閑錢住更好的房子,但也從來都不會斷了兩兄弟的紙筆開銷。孫秀才的娘子心靈手巧,粗布麻衣也能染了好看的顏色給兩個兒子做衣服,還會打絡子。

南平村的姑娘個個都以撿到孫濟武的絡子為榮,撿了也是不還的,掛在自己腰上光是笑就能笑一整天。而孫濟武呢,卻根本不計較,看見姑娘絡子掛錯了還會摘下來給她重新繫上。他是從小溫柔到大的人兒,少見皺眉,總是笑,眼裡似有春風萬里。就連村裡大媽摔倒了都會伸手去扶一把的。

然而孫濟文的性格卻與他截然相反。

據說,有一次某位姑娘撿到孫濟文的絡子,笑嘻嘻掛好了晃去他面前給他看。他學着孫濟武的樣子說,你這絡子系錯了。人家姑娘開心爆了,以為要享受孫濟文如孫濟武那樣溫柔的待人,便把絡子解下來遞給他,可是孫濟文抓起絡子轉頭就走,再也不還給她,姑娘站在原地欲哭無淚。從此以後孫濟文的絡子只打死結,孫家娘子洗衣服的時候光是拆絡子都要拆半天。

於寧不知道楊蕊咋想,但她今天第二次見面,從心裏 ”撲通撲通 ”的感覺就知道自己動了心。

不是對溫柔如水的孫濟武,而是對傲嬌又冷清的孫濟文。

真是造孽。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