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沒有感冒,只是我想你了
你沒有感冒,只是我想你了 連載中

你沒有感冒,只是我想你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七月女巫本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霆 慕清寒 現代言情

慕清寒以為,她的隱忍,她的退讓,終究會讓他回頭可當另外一個女人登堂入室,她才知道,她不過就是一場笑話本以為她離開他,就是一場救贖,可終究,他還是想要她的命高樓上縱身一躍,所謂情深,就是死生挈闊吧,不過這一切,終究是結束了而當她凌厲歸來,卻被他擋在一個角落,他捏着她的雙肩,似乎要將她揉進骨血,「慕清寒,拋棄丈夫,捨棄家庭,這個世上,沒有比你更狠心的女人了」展開

《你沒有感冒,只是我想你了》章節試讀:

「將這些搬到主卧吧,還有這個香水,小心點,不要摔了。」洛師情臉上布着一層細密的汗,指揮着家裏面的傭人。

慕清寒因為昨夜的事情失眠了,在加上胃裏面不斷翻騰的難受,她凌晨的時候才睡着,可感覺剛剛睡下,就聽到下面嘈雜的聲音。

看到她下來,洛師情眉眼一挑,「你在啊,不知道阿深有沒有跟你說過,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一樓的客房。」

一樓的客房?

慕清寒眉心緊了緊,被搬東西的人撞了一下,她下意識的抓住了樓梯邊的欄杆,這二十多天,她一直住在次卧,如臨深淵般的戰戰兢兢,卻沒想到,得到的不是厲霆深的諒解,而是再次被趕出去。

「一會兒,我讓人將你的東西搬下來,你身體弱,就不要勞動了,」洛師情緩緩的走近她,故意壓低了聲音,「上次那些歹徒的滋味還不錯吧,要不要我再幫你一次?」

慕清寒咬了咬牙,甩手就要抽過去,沒想到手被拽住,一道冷厲的聲音從她的頭頂落下,「不滿意?有個客房就不錯了,你一個孤女,難道想要去睡大街?」

「我才是你的妻子啊,你們這樣住在一起,你把我置於何處啊,」慕清寒咬了咬唇,忽然想到這幾天的新聞,當即臉色一白,痛徹心扉,「難道是因為厲氏的那些股東被趕走,所以,你當初結婚時候說的危險解除,所以……」

厲霆深面無表情的看着她,「慕清寒,你很聰明,就該知道進退,把這份協議簽了,該是你的,一分錢不會少。」

協議?

慕清寒這才發現,厲霆深的手中捏着幾張紙,扉頁上「離婚協議」四個大字幾乎刺穿了她的瞳孔。

她以為她的小心翼翼會換來彼此的平和,可……

「簽了協議,你還可以住在客房,直到是你找到住處,」厲霆深看着她將東西接過去,那種顫抖無助的樣子,一種細細麻麻的疼迅速佔領了整個心臟,甚至萌生出想要抱住她的衝動。

洛師情摟住了他的胳膊,「阿深,清寒現在無依無靠,讓她一直住着吧。」於其放走,不如放在眼底下看着更好。

慕清寒猛地撕碎了離婚協議,綳直了身體,像是一頭歇斯底里的小獸維護自己的地盤,「我不同意,你說過的,這場婚姻要維繫十年的,現在才一年多,你不能食言。」

她閃着的頭髮貼在臉頰,淚珠滾落,順着臉頰肆意流淌,這種無助的哀鳴,像是撞到了他的心臟,沉悶,卻又經久不息。

他眸光更深邃了一些,裏面似乎有黑氣不斷的翻滾,仔細去看,卻又看不到任何的情緒。

洛師情忽然靠在他的身上,語氣弱弱的,「阿深,我還是頭暈,你說我到底怎麼了,會不會是有什麼問題?」

「不會!」厲霆深看着她搖搖欲墜,當即將心頭的疑惑推開,將人抱起來。

隨後看向身邊的助理,「再去打50份協議過來,」接着他才看向淚流滿面的了慕清寒,「如果這樣可以解氣,那就繼續撕,你什麼時候冷靜下來,這件事再繼續談。」

厲霆深抱着人跟她擦肩而過,慕清寒伸手想要拽住她,卻看到他懷中女人冷厲嘲諷的樣子,便猶豫了一下,厲霆深已經上樓。

氣憤,不甘,痛苦的情緒按壓在胸口,慕清寒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被撐破了,而且一直沒吃飯,胃不斷的冷縮,她被迫彎下腰,使勁的捂住了心口,這才感覺好了一些,可起身,她的胃裏面再次翻騰,扶着旁邊的牆,乾嘔了幾聲。

吐不出東西來,她的胃裏面又是一股的卷痛,她只能彎下腰,胃裏面翻江倒海,只一瞬間,她將昨晚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