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墨王問鼎
墨王問鼎 連載中

墨王問鼎

來源:google 作者:三腳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凰魚兒 奇幻玄幻 姜胄

當我們仰望星空,感嘆宇宙浩瀚時,不禁會想到宇宙中是否還有其他的世界,那些世界又有怎樣有趣的精彩又或許,我們眼中的世界並不真實存在,一切只是存在虛無的妄想中罷了生而為人,活在當下,追憶往事,憧憬未來,人生不就是這樣嗎?跳出囹圄,看着這些世界輪迴不止是種什麼樣的感覺?展開

《墨王問鼎》章節試讀:

幽暗的宇宙角落裡,這些散發著驚人氣息的光點化作光箭玩命地飛遁跳躍着,閃爍着躲避湮滅一切的閃電。

光點中迷你化的小鼎依舊在高速旋轉,散發出的能量化光暈,似乎能感應危險,多次險之又險地避開那些充滿湮滅氣息的閃電。

身後追逐着的閃電,慢慢消失遠去,直至不見,看來是已經逃脫那危險的區域。

漆黑的夜空中,只有逃離的這些光點互相參照,靜謐無聲。

緊張的形勢放鬆下來,小鼎所在光點慢慢膨脹,光暈擴散開又凝實,化作一個符文流轉的屏障。

小鼎一陣晃動,將姜胄甩了出來。

姜胄如同醉酒般晃晃悠悠,腦子像加了攪拌器。嗯,能攪拌的很均勻的那種。漸漸的站穩,蹲坐在地。

「小子,還好吧,咱們大概是逃出來了!」鼎中傳來其器靈沉悶的聲音。

見姜胄沉默不語,鼎中遁出一道灰光,化作一灰袍老頭,正是那日賣鼎的老頭。

「小子,老夫可是費了大把勁才給你救出來的,你在這擺個喪臉給老夫看,難不成是要氣氣我,好讓我一掌斃了你嗎?」

姜胄空洞的眼神,沒有任何波瀾。

這老頭撫須一想,又道,「你是在為失去父母而傷心?」

姜胄依舊沉默不語。

老頭瞪眼吹鬍冷哼一聲,「哼,你以為再也見不到你父母了?」

姜胄眼中有了神采,情緒開始激動。

「你是說,我的父母還沒死?」

「咳咳」,老頭清清嗓子,「那等劇烈撞擊,瞬間化為飛灰,你父母凡人之軀,想來是無法苟活。」

「那你說個鎚子!」姜胄惱怒,「你救我有什麼用,還不如也由着我化為灰燼。」

「咦?老夫與你有緣,才救下你一命,現在你倒怪罪起老夫了。」老頭搖搖頭,「你看老夫神仙模樣,這仙風道骨的,就沒想到什麼?」

「難道?你是神仙,能逆轉時空?」

「非也非也,我乃鼎靈,並非神仙。若能逆轉時空,此時也不會帶你一人逃命。」

「那就是廢物!」

「我滴炎帝神農大老爺哦,你小子居然罵我廢物,看來是不想知道找回你父母的辦法了。」老頭驚訝之餘,手捻鬍子,撇頭偷瞄。

只見姜胄聽到此話,立刻從地上彈起,伸手想要抓住老頭問個究竟,竟抓了個空。原來老頭只是一個幻影。

「我還能見到我的父母?」焦急、興奮還有懷疑混成一句疑問。

「那是自然,你就沒想過老夫為什麼能在這毀天滅地之中帶你逃生?老夫本體為神農鼎。」

「神農鼎!?」

「對,你想的不錯,炎帝老爺,正是我家主人,想當年啊……」

「那不是神話嗎?」姜胄打斷並追問。

「大部分真實存在!」自稱神農鼎器靈的灰袍老頭回答道。

「一定是個夢,一個噩夢……」姜胄搖着頭,顯然無法接受。「也許睡一覺,醒來就過去了……」嘴裏呢喃,自言自語。說罷,竟躺在地上,閉目入睡。

看到這一幕,灰袍老人搖了搖頭便不再管他,身影化作一陣青煙回到鼎內。

良久,姜胄醒來,睜眼看到的依舊是防護的光罩和身邊的鼎,以及黑暗的宇宙中一起逃命的那些稀稀拉拉的光點。

姜胄連扇自己兩個耳光,有道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此時淚水卻也止不住的流下兩行。他明白這很可能不是夢,發生的事都是真的。

「老頭!老頭!」姜胄敲打鼎壁,「快出來!你快出來呀!」

「什麼態度,嚎什麼嚎?催什麼催?好歹我還是帶你逃命的恩人呢!」灰袍老人閃現在姜胄身後,一手叉腰,一手數落着。

「仙家老爺?這樣稱呼可行?」姜胄轉身見此,有些歉意。

「老夫與你有緣,又救你一命,得一尊稱,倒也不過分。」灰袍老人拂袖捻胡道,「可某稱炎帝大人為老爺,你又是老爺的後人,稱我鼎公!這也不失體統。」

「好的,鼎公!」姜胄嘗試學着作了一個揖。

灰袍老人頷首,面露微笑,「想必,你也接受眼前這一切了,等逃出生天,我會從頭到尾詳盡的和你解釋你所經歷的一切。現在我只回答你一些關鍵的問題。」

「我想……」姜胄欲提問卻被打斷。

「你不必開口,聽我說便是。」灰袍老人擺擺手,「我乃神農鼎應天地,鍾氣運而生的器靈,奉炎帝神農氏為主,汝為我主後人,這點確鑿無疑。」

「輪迴,天地法則,位列三千大道,你父母亡於界湮之前,定已步入輪迴,待你修鍊有成,便可尋他們輪迴轉世之身團聚!」灰袍老人再度擺手示意,阻止了姜胄想要再次提問開口。

「所謂界湮,乃是一界域湮滅。界域湮滅的原因有很多種,比如絕頂大能使用通天徹地的術法摧毀,或是爆發宇宙洪荒奇物撐爆界域,亦或你們稱之為黑洞的界域進行吞噬。而我們地球所在的銀河系,則是因為多年大戰,導致界域本源流失損耗,壽命終結而形成界湮。」灰袍老人頓了頓,撫摸鬍鬚,一副高人氣質。

「那些神話中的神魔大戰全是真的?」待着間隙,姜胄急不可耐的提出心中所想。

「小子,等逃出生天再和好好說道說道。」不等姜胄追問,灰袍老人已消失不見。

待姜胄詫異時,鼎中傳來言語,「你就在護盾里,感悟這天地,對你以後修行大有幫助,機會難得!老夫還有很多事要做」

姜胄學着影視中修道之人盤膝而坐,手心朝天,閉目養生。

許久許久,姜胄睜開眼,嘆了口氣,這沒什麼用啊,完全感覺不到什麼,覺得實在是浪費時間。

他起身,在這片光幕形成的屏障中踱步。心中暗想,這修鍊是怎麼個修鍊法,還感悟天地,完全沒頭緒。這神農鼎器靈也沒說怎麼修鍊、怎麼感悟,這不扯淡嗎?

看着眼前古樸的小鼎,內部傳來時不時的低聲轟鳴,姜胄也不敢再上前打擾,想來神農鼎器靈——鼎公,他正在為逃命而在忙碌。

可環顧四周,外面一片寂靜,稀稀疏疏的光點競逐有序,也無倉皇逃命跡象。

自己身上除了遇難前所穿的衣物,再無一物。要是手機還在就好了,或許還能玩玩單機遊戲什麼的,至於發朋友圈就不要想了。想起遇事不要慌,打開手機,拍了發朋友圈的梗,不由得嘴角一翹,但隨即想到自己孤零零的宇宙奔逃之路,便再也沒心思回憶了。

護佑在外的光盾一閃,瞬間吸引了姜胄的目光,定睛瞧去,原來是光盾上的符文在遊走閃爍,不知是自行運轉遊走,還是受到外界刺激顯化。

姜胄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小心翼翼的伸出食指,試探的輕觸光盾,一觸即收,蜻蜓點水。

感受着剛剛手指傳來堅硬溫暖的觸感,不由得更加好奇。於是再次伸出左手,這次手掌撫摸光盾,感覺溫潤,似乎身上也暖洋洋的,舒坦極了,心情也變得愉悅。嘗試雙手觸摸,感覺更為強烈,一道符文閃過,好似一陣**的電流從身體穿梭,差點經不住**起來。

姜胄趕緊鬆開雙手,臉色泛紅,做賊似的看了看兩旁。啊~該死的羞恥心,下意識的行為鬧了個笑話。

忽然,遠處一道泛着七彩光暈的光箭,正在疾馳,顯得與眾不同,吸引了姜胄的視線。他好奇的望去,只見這道光箭跳躍扭轉,在漆黑的宇宙中划出美麗的弧線,妖嬈絢麗,很快的飛越而過,沖在前方,越來越遠。

就在消失不見之際,也不知怎麼,那七彩光暈又逐漸清晰,越來越大,映入眼帘,刺痛雙目,失去視覺。原來是這七彩光暈去而復返,朝着神農鼎所在而來。

待姜胄紅腫流淚的眼睛恢復視力,看見的是神農鼎光盾外一團模糊的七彩光團,光團里似乎有個身影。難道是和自己一樣從地球逃脫的同胞?想到這姜胄不由得激動起來。

只見那光團貼近神農鼎製造的護盾,光團中似乎伸出一隻手在光盾上比划著什麼。

「鼎公,鼎公,快出來看看!」姜胄既興奮又好奇,手伸向光盾,也許能通過這符文光盾進行交流?

「小子!不要碰!」神農鼎器靈喊出這一句已經晚了。姜胄碰到護盾的時候,七彩光團立刻爆發,神農鼎的護盾立刻消解,七彩光團通過姜胄接觸的那隻手臂想要將其吞噬!

「老夫才回鼎里玩了一把,你小子就捅了這麼一個大簍子!晦氣!」

原來這神農鼎竟也不那麼靠譜,逃命途中不知去玩弄什麼,導致未能及時發現外界變化。

為了姜胄不被吞噬,神農鼎鼓脹,器型猛得一漲,高速旋轉,鼎中飛出紅藍兩道氣團,吞着姜胄雙腳,與七彩光團爭奪起姜胄。

「小輩!這孩子是我家主人嫡系血脈,你若不放手,別怪老夫不客氣了!」

那七彩光團不回話,反而加大了吞噬拉扯。可憐姜胄先是慘叫,然後已失去知覺,不省人事。

神農鼎器靈見狀,大吼一聲:「哞!」

這一聲洪鐘大呂,震得七彩光團一陣晃動恍惚,隨着姜胄被一起拉向神農鼎。

正當神農鼎暗自得意之時,前方出現一道紫紅泛藍的閃電突然出現,擊中七彩光團。

七彩光團開始潰散溶解,一瞬間蔓延到姜胄。

「啊!!!」原本失去知覺的姜胄此時慘叫起來,面目猙獰,七竅血涌如泉,軀體如崩碎的膏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