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連載中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我室友愛吃番茄炒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安小鳥 魔日天

日天日地的大魔王有一天失憶了,然後被人類幼崽呼來喚去,大魔王本想報復,反被坑害,最後心甘情願的當入贅婿展開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章節試讀:

沒人注意到小溪對岸,一個衣服破破爛爛,頭髮能當雞窩的身材矮小的黑影躲在老樹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安家兄妹牽着的手。

輕咬嘴唇,手狠狠的從樹身上撓了幾下,樹皮嘩嘩的往下掉,恨恨道:「我也想牽小鳥的手,都怪那個壞女人,一直站在那裡,阻礙我和小鳥見面,還想搶小鳥的魚,難怪長的這麼丑。」

直到安家兄妹消失在視野中,黑影這才悄悄退下,在他走過的地方,一塊拳頭大的石頭被主人無情的丟下。

留在原地的安來睇想起安小鳥黑烏烏的頭髮,白嫩的皮膚和雖然陳舊,但是很乾凈的衣服,低下頭再看看自己細軟發黃的頭髮,黝黑粗糙的雙手和髒兮兮,到處都是補丁的衣裙,特別是衣服上剛剛蹭上去的泥土,此刻看着礙眼極了。

憑什麼都是女孩,整個村就她最金貴,不僅吃的好,穿得好,而且家裡人都疼愛她。而自己明明比她大一歲,卻樣樣不如她,沒她好看,沒她白,每天稍有不慎還被娘打。

憑什麼!憑什麼!

安來睇內心陰暗,忿忿不平的想,身邊突然出現了一絲黑霧,從背後慢慢的纏上安來睇,最後消失在安來睇的心口。

在黑霧消失的那一剎那,看着衣服上的污垢,安來睇像是魔怔了,猛的大力沖向溪流,直接把衣服摁在水裡,搓着衣服,力氣越來越大,手被搓紅了,也沒有停止。

「撕拉」,本就破爛的衣服被撕開了一道口子,安來睇被聲音驚醒,這才反應過來,手足無措的看着衣服上的大口子。

我為什麼在溪邊?糟了,衣服破了。怎麼辦,等回去被娘看到了又是一頓揍,甚至還要挨餓。

「來睇,你怎麼在這?我剛剛一直喊你呢。」

安盼睇從樹林里鑽出,滿頭大汗,看見自己要找的人,終於放下心,疑惑的問道。

安來睇轉身,捏着衣服上的口子,嚎啕大哭:「大姐,怎麼辦,我不小心洗衣服的時候把衣服撕破了,娘知道了會揍死我的。」

安盼睇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顧不得詢問安來睇為什麼洗衣服,連忙仔細查看衣服上的口子,幸好是裙子破了,裙子有好幾層,不要擔心走光。

安盼睇略微放下心來,再看看口子的大小,是挺大的,大概一拇指長,可以補好,但問題是回去的時候怎麼瞞過娘。

「嗚嗚嗚,大姐怎麼辦啊?」安來睇還在哭,一個鼻涕泡毫無預兆的出現,並且變得越來越大。

整個人看着可憐又好笑。

安盼睇心痛的抱緊自己從小拉扯大的妹妹,笨拙的安慰道:「到時候你就跟娘說你衣服是我不小心劃破的,娘就不會怪你。」

「可是大姐不就會被打嗎?」

安來睇哭聲戛然而止,抽泣的問道。

「大姐已經習慣了,沒關係。倒是你回家可別說漏了嘴。」

安來睇心裏本想拒絕,但身體快自己一步,莫名其妙點頭應下。

安盼睇微笑着摸了摸妹妹的頭,牽着她的手往來時的地方走。在抓蚯蚓的地方跟安招娣匯合,三人就背着籮筐一起回家。

一路上安來睇鬱鬱寡歡,而安盼睇也是面色凝重。

安招娣隱隱感覺不對,仔細觀察身旁的兩人,發現安來睇的裙子無緣無故**一大塊,心中疑竇初起。

安來睇發現了二姐的目光,不自然的把手放在破口的地方,掩飾性的朝安招娣笑笑。

這下安招娣徹底確認倆人有什麼事瞞着自己,因為安招娣對自己一直都沒什麼好臉色,突然這麼笑,一看見有鬼。

安招娣心想,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

先她們一步的安慶兄妹倆已經出了樹林,村子也若隱若現。一路上安小鳥越想越不對,於是把事情講給安慶聽,希望從自己無所不知的哥哥那聽到答案。

誰知安慶聽完面色凝重,看向自己的左手,那個大草魚已經一命嗚呼,但是重量頗為感人。

「她應該早就在那了,你不是說看見兩個腳印嗎?」

安小鳥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哥哥,重重的點頭。

「按安來睇所說的,剛到的話,腳下的草應該很快就會起來,腳印也會模糊不清。」

安慶接着分析。

「所以我估計安來睇早就在那,但不知道為什麼不早點出來。然後看見你撿的草魚,心懷不軌。」

安慶得出結論。

「**」,安小鳥拍手,驚呼道:「哥哥好厲害啊!難怪我總覺得不對勁。」

這直白的誇讚不禁讓安慶心中暗喜,在心裏歡呼。

面上還是要謙虛一下:「哪有哪有。」

「不過你以後小心一點,別靠近她,總感覺那個安來睇不懷好意。」

突然想起什麼,安慶急忙警告自己天真的妹妹。

安小鳥搞怪的做了個鬼臉,故意不回答哥哥的話。

安慶無奈的看着自己的妹妹,然後眯起眼睛,假裝發怒的前兆。

安小鳥頓時慫了,弱弱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安慶立馬笑了起來,變臉之快嚇得安小鳥一愣一愣的。

兄妹二人回到了家時,已經日上三竿,爹和娘下地幹活,只有奶奶還在打掃屋子,院子里還多了一隻挺起胸,高高的昂起脖子,頭上血紅的大冠子直顫的野雞。

「奶奶,誰家的野雞飛到我們家來了?」

安小鳥驚奇說道,然後小跑到野雞旁,伸手想要摸它。

「小鳥別摸!小心它啄你。」

晚妹妹一步的安慶來不及阻止妹妹危險的動作,只能用言語提醒。

但還是遲了一步,讓人驚訝的是看起來野性十足的野公雞在安小鳥靠近它時並沒有離開或攻擊,反而還湊上前去,好方便讓安小鳥摸到它引以為傲的漂亮尾羽。

「好漂亮呀!哥哥你快來摸摸。」

安小鳥如願達成目的後,熱情的呼喚自己的哥哥一起來玩。

安慶看着野公雞光彩奪目的羽毛,有些心動,剛要湊近,就看到那隻野公雞脖子上的毛豎起,雞眼死死的盯着他,似乎在說:小老弟,敢湊上來試試。

安慶慫了,好傢夥,那麼硬的雞喙,直接試試就逝世。

「回來了?那是今早出現在我們家的,估計是那個偷雞賊還回來的,算他還有良心。」

安奶奶拿着掃帚出來,一眼就看到自己倆個乖孫。

然後略過孫子,吃驚的看着正在撫摸野公雞的孫女。

「那個野雞抓它出來的時候還想啄我,怎麼在我家小鳥身邊這麼乖喲。」

小鳥迷茫的看着手下溫順安靜的野公雞,感覺和奶奶說的判若兩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