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之黑色時代
末世之黑色時代 連載中

末世之黑色時代

來源:google 作者:浮光捕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延 唐淵 奇幻玄幻

當世界淪為喪屍的樂園,人性遭遇了最嚴酷的考驗是為了生存的優渥而不擇手段,還是堅持原則選擇過得舉步維艱?最真實的末世生活,最激動人心的角色歷程,最感人心扉的情節…一切盡在黑色時代!展開

《末世之黑色時代》章節試讀:

唐延上前抓起壯漢的頭髮,雙腳一跨騎在了他的身上,然後用力將壯漢的頭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壯漢立馬就昏了過去。

這時,不遠處突然出現了幾隻喪屍,它們嘶吼着朝這邊走了過來。

「啊,有喪屍過來了!」

隊伍中唯二的其中一個女生說道。

「看來是被槍聲吸引過來的…把他帶上,我們走。」

唐延說道。

當超市裡留守的人看見唐延等人全身是血的打開門走進來時,紛紛嚇了一大跳。

然而唐延沒有理會他們充滿疑惑的目光,而是徑直走向了屯放桶裝水的角落,打開一桶水後洗了把臉。

「你們都把臉上的血洗一洗,粘血的衣服鞋子全都換下來丟出去,防止搞出什麼病來。」

眾人點點頭,紛紛朝那個被唐延打開了的水桶走去。

唐延抓起被陸海陽和唐淵抬回來的壯漢,找了根繩子給他捆了個嚴實,然後就把他丟在了角落裡。

陸海陽等人先把拿回來的武器放好後,才去清理自己身上的污穢。

換好衣服後,王信用手捧起一些水,狠狠地洗了把臉,甩了甩臉上的水珠,他沉默的看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想起剛才鮮血橫流的情節,胃裡一陣難受。

「嘿,信爺,你咋了?」

鄭坤看王信一動不動的看着水桶,開口問道。

「…沒什麼…就是感覺…有點難受。」

王信搖搖頭,走開了。

「嘖,王信這小子,平時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樣子。結果今天就殺了幾個混球而已,就受不了了?」

陸海陽有些不理解的說道。

鄭坤看了看陸海陽,撇了撇嘴。

「你又不是不知道信爺,他人是挺橫的,身子骨卻瘦的跟啥似的,動不動就感冒。」

唐淵則在一旁冷眼旁觀,對於陸海陽的話不置可否。但其實他也覺得殺死那些吃人的傢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第一次殺人多多少少也讓他有些不適應。

「老弟。」

這時唐延站在通往超市樓頂的樓梯上朝唐淵招了招手。

唐淵應了一聲,朝樓梯走去。

兩兄弟來到樓頂,唐淵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灰濛濛的天空。

「你感覺怎麼樣?」

唐淵回過神來,看向唐延。

「什麼怎麼樣?」

「殺人。第一次殺人,你是什麼感覺?」

唐延注視着唐淵的眼睛。

「感覺…挺糟的,但是沒來由的又有一種…」

唐淵有些猶豫,似乎在思考該怎麼說。

「興奮的感覺?」

唐淵愣了愣,隨後又點點頭。

「我當初第一次殺人也是這樣,當那個人的血濺到我的臉上的時候,我覺得糟透了,那一股子腥味弄得我差點把昨天的晚飯都吐出來…」

唐延說道。

「但是呢,明明感覺很糟,卻還是會有些興奮。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還以為我瘋了。」

唐淵怔怔的看着唐延,一時間語塞了。

「不過後來我明白了,其實這是很正常的反應,這可能是因為每個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會有些嗜殺。所以你用不着對此感到害怕。」

唐延拍了拍唐淵的肩膀。

「但是無論如何,你也不能去享受殺戮,更不能漠視人命。我們只在必要的時候殺人,明白嗎?這其中的度,我相信你可以把握好。」

唐淵低着眼帘,思考着唐延所說的話。不能享受殺戮,不能漠視人命,只在必要時殺人…那麼什麼時候才是必要的呢?

而唐延卻又隨口扯開了話題。

「這次去的那家警局裡的槍櫃都被人打開了,槍和子彈也都被拿走了。想來這附近肯定還有其他倖存者,也不知道是敵是友。」

「你的意思是?」

「早做打算為好,附近就只有我們這一家超市,民以食為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裡就會被人盯上。」

唐延眺望着遠方,眼睛裏流動着異樣的光。

「一般來說,人只會在沒其他東西吃的時候才會吃人,但也不是絕對的。就像我之前說的,末世里什麼人都有。」

唐淵沉默不語,看着唐延若有所思。

夜晚很快來臨。唐延打開了超市內的幾盞燈,備用發電機給夜晚帶來了些許光明。

陸海陽坐在地板上,左手拿着雞腿,右手拿着火腿腸正在大塊朵姬。不止是他,凡是今天跟着唐延出去的人此時都是一個樣,各自拿着雞腿吃得滿嘴是油。

而那些願意跟着唐延出去只是沒被選中的人,也拿到了一些肉或者肉製品,吃的也很開心。至於選擇留在超市裡的人就比較慘了,只有麵包可以吃。

對此唐延的解釋是:出門與喪屍搏鬥的人,必須要有強健的身體,所以需要大量蛋白質來增加肌肉。至於那些龜縮在超市裡的人,反正也沒有什麼貢獻,有得吃餓不死就不錯了。

這樣的說法當然不可能讓人服氣,但是迫於唐延的**,他們不服也得服。

唐延知道這麼做必然會引起部分人的不滿,但是末世本來就不存在真正的公平。他又不是聖人,為什麼要顧及所有人的感受?

而且在末世獨自生存幾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生存經驗豐富的唐延也一樣。因為一個人的話,只要生個病,哪怕是小感冒都會完蛋。所以唐延需要建立自己的班底,招攬一些有膽識有頭腦的夥伴。而把陌生人變成夥伴最簡單的方法之一就是給他們足夠的好處並且展現出自己的能力,讓他們信任自己。

所以唐延才會這樣區別對待超市裡的人,唐淵和老陸他們不必多說,他們是夥伴。

而那些選擇跟隨唐延外出的人雖然暫時還沒有什麼突出表現,但最起碼他們已經有了克服恐懼的勇氣,有成為夥伴的潛力。所以唐夜會適當給予他們物資上的鼓勵,這樣也有利於在他們之間發現人才後拉人入伙。

至於剩下那些人,在唐延的眼中就是蛀蟲。之所以現在還給他們麵包吃,是想再給他們一點時間克服恐懼。如果他們一直這樣畏縮不前的話,唐延會毫不猶豫的拋棄他們。

「轟~」

天空中突然划過一道閃電,沒過多久就下起了大雨。這是末世來臨以後下的第一場雨,時值初秋,這樣的雨接下來可能會頻繁出現。

唐延捧着一個圓桶,將其放在了樓頂,雨水打在他的臉上,涼絲絲的。他不禁抬頭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天空,這時剛好又有一道閃電從雲層中划過。

「看這架勢,這雨起碼得下一夜吧。把這些都裝滿,我們短時間內就不缺水用嘍。」

陸海陽看着房頂上大大小小的瓶子罐子說道。

「不,這雨…半夜就會停了。」

唐延突然這麼說道。

唐淵看了唐延一眼,什麼也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