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明若邪司空疾
明若邪司空疾 連載中

明若邪司空疾

來源:外網 作者:病君的小邪後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病君的小邪後

轟了醫研所穿越而來的明若邪,遇上美到妖孽的病王爺在選妃。「王爺,我可甜可鹽,可萌可辣,喂葯都用嘴!」「丑拒。」「王爺有病我有葯,我倆天生一對。」「考慮。」「他們都想要王爺的命,我替你滅了他們。」「就你了。」展開

《明若邪司空疾》章節試讀:

「哦?選中了?」
瀾帝面上看不出什麼情緒,只是在心裏冷笑。
他定了那麼多的選妃規矩,等會兒只要隨便挑點兒差錯,說這女子不符合規矩,當不了縉王妃就行。
他一開始讓縉王選妃,也不過是為了為難他折辱他,同時讓臨玉公主和大將軍的掌上明珠都死了心思。那個時候還不知道縉王只剩下幾天可活,要是知道了,哪還要費這功夫?
直接讓他等死便可。
現在知道縉王已經快死了,瀾帝就不想當真給他賜婚了。
「請皇上為臣賜婚。」司空疾說道。
「不急。」
瀾帝的這句話,讓司空疾心微沉。
他就知道瀾帝不會輕易為他賜婚的。
「這姑娘縉王是從哪裡找來的?當初朕可說過,民家女不可,商戶女不可,官家千金不可,皇親貴胄更加不可以成為縉王妃。」
當著百官的面,瀾帝毫不忌諱表現出他對縉王的刁難。
他就是刁難縉王了又怎麼?
這裡是瀾國,是他的天下,這些官,是他的官。
大貞國弱,把堂堂六皇子都送過來當質子了,還不能讓他刁難了?
縉王在他的眼裡,比他們皇城一個落魄侯府的世子都不如。
「皇上,臣不敢忘。皇親貴胄,平民百姓,商戶女,她都不是。她是臣從沉仙嶺中尋來的,是從原來府中被殺丟棄,如今連賣-身契只怕都燒了,宛若新生。」
明若邪頭沒抬,卻忍不住想要撇嘴。
她算是看出來了,縉王奸詐,之前咳成那樣,分明就是想要避免跟皇帝行禮。
現在說話可就溜極了,哪裡還見他咳過一聲?
看來,她還得重新評估這個病癆王爺,只怕他還是個心思深沉腹黑的,跟他合作的過程中可得小心不能被他算計了。
「這麼說,她以前是個丫鬟奴婢?」
瀾帝漫不經心地特意又點出了這一點。
百官們果然都譏笑出聲。
「縉王,你可要想好了,當真要娶一個奴婢為妃?」有大臣說了出來,「可別到時候回大貞跟你父皇哭訴,是我們瀾國欺負了你啊。你堂堂一個王爺,娶了個奴婢為正妃,回去不怕被你的兄弟姐妹們笑掉大牙?」
「就是,縉王,依我看,這事還是算了吧。」
「縉王,我們皇上可沒有逼迫你。」
「一個奴婢,還丑成這樣,看看她,連頭都不敢抬起來,哎喲喲,站在那裡一直在抖啊,這是嚇成什麼樣子了,上不得場面,上不得場面。」
「縉王,你看看這奴婢的模樣,能睡得下去?」漸漸有更輕佻的話響起。
「哈哈哈,小公爺,這個問題您就不用擔心了,何不擔心縉王還能不能洞房呢。」
「哈哈哈,有理有理,只怕沒聞到女子的香就先暈過去了。」
「哈哈哈!」
一聲一聲的嘲笑,一句一句的譏誚和侮辱,把他們包圍了。
這些文武百官們極儘可能地羞辱着縉王,又羞辱着明若邪,而瀾帝高坐於龍椅上也沒有喝斥眾臣,反而放任着他們。
可以想得出來,這麼多年來,在瀾國,縉王受到了多少羞辱嘲諷。再加上他那病弱的身體,能夠活到今天當真不容易。
明若邪心裏輕嘆了一聲。
她就算當上了縉王妃,只怕也得承受這些了,可想而知,以後生活不容易啊。
回頭得跟縉王重新商擬一下合作條件,否則她吃虧了。
這要是換成以前的她,一張一張臉地扇過去,絕對能把他們扇成豬頭。
但是,縉王藉著寬大的袖袍,悄悄地伸手過來,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很涼,卻很有力量。
明若邪怔住。
這是第一次,有男人握住她的手。
醫研所的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手是鬼手,從來沒人敢與她握手牽手,甚至她一抬手,他們都會畏懼地離得遠遠的。
司空疾是怕她崩潰。
一個丫鬟,以前只怕是一輩子都不敢想像上金鑾殿,見皇帝和百官。
承受這些人的嘲笑羞辱,又怎麼能受得住?
「縉王,朕覺得眾愛卿說得對,此事不如就這麼算了吧,朕思來想去.
瀾帝終於又說了話,但是他的話一說出來,司空疾和明若邪都聽得出來,瀾帝是下定決心把這個約定給推翻了。
想必是知道司空疾只剩幾天可活,出爾反爾了!
如此一來他就可以省下那些龍涎草籽。
明若邪感覺到握着自己的手,倏地用力。
她把手抽了出來,然後身子抖了起來,撲通一聲就摔下去,整個人在跪伏在地上,瑟瑟發抖。
「皇、皇、皇上救命!」
本來要齊聲哈哈大笑的眾臣:
瞬間像被掐住了喉嚨。
這是幹什麼?
瀾帝也被瞬間抓住了注意力,本來他剛才連分一眼看這麼個將死的小丫鬟都覺得是拉低了自己為皇的檔次。
像這種螻蟻,就該等他拒了縉王之後,讓禁軍拉出去打死,再丟回亂葬崗去,免得污了他這金鑾殿。
可她現在匍匐於殿前,怕得這般瑟瑟發抖,又叫着要他救命,畢竟是他瀾國子民,瀾帝倒是不好連給她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何況,瀾帝與眾臣一樣,也很好奇她到底要說些什麼。
怎敢讓他救她一條賤命?
「你叫什麼名字?為何要朕救你性命?」瀾帝聲音威嚴。
「奴婢、明明明.
「明明明?」
少女纖弱身體伏在地上,看着可憐兮兮。
誰都看得出來她怕得不行,聽聲音都抖如糠。
司空疾站在她身邊都以為她當真怕。
可她之前的表現明明不是如此,在死人堆里都沒見她驚叫過一聲。
司空疾垂首靜立。
「奴婢明若邪,」伏在地上的少女好像是費儘力氣才把話說得清楚了,「不想嫁給縉王!」
喲嗬!
從瀾帝到百官,聽了明若邪的話都覺得可笑極了。
不管他們如何看不起縉王,他都還是大貞六皇子,受封的王爺。雖在瀾國為質,但是何時輪到一個小小的罪婢嫌棄他了?
有人忍不住又噗地一聲笑了起來。
「縉王爺,看來您就是想娶,這丫鬟還不願意嫁您呢。」
瀾帝也覺得甚為好笑。
「明若邪,你為何不想嫁給縉王?嫁了他你可就是縉王妃了。」

《明若邪司空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