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洛枳程熠
洛枳程熠 連載中

洛枳程熠

來源:外網 作者:全身而退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全身而退 恐怖靈異

一開始洛枳覺得程熠是天上月,讓她心馳又神往, 後來洛枳覺得程熠是地上泥,狗見了都搖搖頭......展開

《洛枳程熠》章節試讀:

洛枳不語,景銳陽加重指間的力道,他慢慢湊近,灼熱的氣息噴洒在她的唇瓣上。

「洛枳,我不是一個很有耐心的人,尤其在女人身上,但是對你,我挑戰了自己的極限。」

洛枳掙脫景銳陽往後退了退與他保持最安全的距離。

「所以呢,你想用我哥威脅我乖乖爬上你的床是嗎?」

說完,洛枳又補了一句:「景董事長,在你眼裡自己應該是一個可以一手遮天的人吧,既然你如此想要我,大可以直接強迫我,何必費盡心思還要把我的家人卷進來?」

洛添性格衝動,頭腦簡單,跟在景銳陽身邊只會被當成靶子。

洛枳話閉,景銳陽立馬笑了出聲,他拿起桌上的高腳杯,淺淺地抿了一口裏面的紅酒,而後說道:「強迫?洛枳,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我不缺女人,我要的是你心甘情願爬上我的床。」

洛枳看着景銳陽的眼睛,頓時覺得這個男人真的很變態。

現在社會就是有一種男人還未脫離封建主義,將女人視為玩物。

「心甘情願?」洛枳笑了。

「你這算是哪門子心甘情願,拿我哥威脅我,這是紳士做法嗎?」 景銳陽心情大好,「你這小東西倒是聰明,懂得用我的話來嗆我。對,我是利用你哥,但是我也是幫了你們家不是嗎?洛枳,這不是威脅,我只是希望你報恩,畢竟你哥哥可能從小到大沒有這麼成功過。」

說完,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燙金的房卡放在洛枳面前,「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耐心了,欲擒故縱玩一玩可以,但久了就會膩,明白嗎?」

在景銳陽眼裡一直沒有把洛枳放在很高的位置,他知道她不是普通的那種白金女孩,但也不是屬於特別難搞的那種。

所以,景銳陽很自信,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洛枳脫了衣服乖乖爬上他的床。

洛枳低頭看了一眼那張房卡,當著景銳陽的面慢條斯理地拿了起來。

「景董事長,如果我不順從你會怎樣?」

景銳陽眉頭上挑很乾脆地說了一句:「玩死你哥。」

洛枳處變不驚,繼續問:「那如果我順從你呢?」

景銳陽伸手撫了撫洛枳的臉頰,「寵你,直到我膩了放你離開。」

本以為事情到此結束,卻沒想洛枳給了景銳陽一個驚天大反轉。

只見她起身將手裡的房卡甩在景銳陽的身上,毫不客氣地說:「景董事長實在太高估我的人性了,其實我是一個很自私的人,洛添是我哥,沒錯。」

「但別說他只是我哥,今天就算是我的父母我也不可能出賣自己,如果你願意玩死他就請自便,畢竟這是他自己的選擇,他也需要為自己的愚蠢買單!」

丟下這句洛枳轉身要走,就在她剛把門拉開時,突然景銳陽出現,他大掌一推門又被重重地關上。

「洛枳,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景銳陽言語之間透着讓人窒息的威嚴,他將洛枳困在自己懷裡,雙手捧起她的臉唇便送了上去。

洛枳見狀敏捷躲開,景銳陽的唇只是輕輕地擦過她的臉頰。

「滾開!」

洛枳推搡着景銳陽,但他紋絲不動。

「…」

洛枳開始心慌,她不知道要怎麼應付這個局面,現在的景銳陽就像一隻受傷的獅子,攻擊性非常猛烈。

「洛枳,從來沒有哪個人敢這麼對我!」

景銳陽邊說邊開始扯自己的領帶,他今天就沒有打算放過洛枳,哪怕就是在這裡,他都要辦了她!

景銳陽用力一扯,領帶瞬間從他的領口剝落掉在地上。

景銳陽抱起洛枳一步一步朝沙發走去!

「放開我,混蛋,你這是犯法!」

洛枳拚命掙扎,她一點都不想失身於這種畜生。

「咚!」

景銳陽將洛枳扔在沙發上,開始動手脫衣服,他神色充滿嚴肅,雙眸之中帶着熾熱的慾念。

「你走開!」

洛枳想逃,雙腳剛落地就被景銳陽緊緊抓住!

「你逃不掉的,我看上的獵物從來都只有束手就擒這一個結局!」

說著,景銳陽的唇便覆在了洛枳白皙的脖頸上,他像個吸血鬼暴露自己鋒利的獠牙一口將目標咬住!

「…」

很快,洛枳就感覺到了痛感,她絕望地看着天花板,逼着自己冷靜下來試圖做最後的努力。

忽然,她的視線落在了旁邊小矮桌上,那裡放着一個煙灰缸。

洛枳伸手,當她剛觸碰到那個煙灰缸時,忽然包廂的門被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