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武神瞳
龍武神瞳 連載中

龍武神瞳

來源:google 作者:張少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少龍 林詩雅

兵王張少龍回歸家鄉,承包了所有的田地,辛勤耕耘,發家致富展開

《龍武神瞳》章節試讀:

一萬零一塊錢,自然指的農村彩禮中,萬里挑一的說法了。
龍陽村落後,如今的彩禮,依然講究萬里挑一。
不過這樣的價格,對於林詩雅來說,那無異於罵人了。
明白張少龍的意思後,她直接暴走了。
「張少龍,你個王八蛋,老娘天生麗質,聰慧過人,傾國傾城,怎麼可能就值一萬塊錢?!
額,不對,呸呸呸,誰要嫁給你了,我就是嫁給瞎子,嫁給瘸子,也不嫁給你這個王八蛋!!」
罵了好一通後,林詩雅這才稍稍解氣。
不過冷靜下來後,她立馬傻眼了。
天啊,這些話都是自己說的么?自己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啊……太……太羞人了。
不對,自己一定是被那混蛋給氣的,對,一定是這樣!
……
另一邊,堂屋中,劉桂芬聽着林詩雅的胡言亂語,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少龍,你是不是又惹詩雅生氣了?」
「沒有啊。
」張少龍笑了笑,沒有承認。
「還嘴犟,我都聽她罵你了,你不惹她,她會無緣無故的罵你啊……」
「額……那要怪也不能怪我,就怪她們城裡人太不經逗了,媽,別說那些沒用的了,咱家存摺呢?你找給我。

「存摺?你找存摺幹嘛?」
「哦,我這裡不是有八千塊錢嘛,我存起來,媽以後您拿着花。

「這……」劉桂芬怔住了,「不行啊,這錢是詩雅的,你給我幹嘛。

「誰說是她的了?這是房租和生活費,給咱也是應該的。
」張少龍知道理虧,可相比於那一點點的虧欠,他更想母親能過得好一些。
「兒子啊,你的心意媽心領了,可這錢還是算了。

「媽,你就放心用吧……那個詩雅已經說了,要永久住在咱家呢,咱收她點房租,那是應該的。

「那……那好吧。
」劉桂芬執拗不過,只能點頭答應。
「那咱可說好了啊……我這就去信用社存上。

說完,張少龍便興奮的準備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母親卻突然喊住了他,「你別著急走啊,今天就周一了,司法所應該上班了,你抓緊去那邊報道吧,省的人家再打電話催。

「嗯,我知道了。

說完,張少龍便背上背包,興奮的衝出了家門。
從監獄裏出來後,張少龍的檔案便轉到了當地的司法所。
不僅要按時去司法所報道,而且還要參加司法所舉辦的學習和實踐活動。
只有拿到司法所開具的證明,他這才算是真正的「無罪」之身。
雖然有些不情願,但國家法律規定,他也是沒有辦法。
從信用社將錢存好後,張少龍便來到了司法所。
說明了來意後,對方做了個登記,然後便讓張少龍等着,說什麼給他找了個一對一的幫扶老師。
對於這些東西,張少龍自是不屑一顧的,他犯的錯,可不是普通的刑事犯罪。
可他簽署了保密協議,對於部隊的事情不能吐露半個字,所以只能老實的聽從對方的安排。
上午十點的時候,傳說中的幫扶老師終於出現了。
可張少龍看到來人後,心中頓時一萬匹草泥馬狂奔而過。
怎麼是她?
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被張少龍狠狠地坑了一把的林詩雅。
「吆,張少龍,我們又見面了啊?」
兩人碰面的瞬間,張少龍的表情瞬間坍塌,但林詩雅,卻是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
「怎麼是你?你是我的幫扶老師?」張少龍這一刻的表情,可以說是又驚又恐。
「很失望吧?」看着張少龍的表情,林詩雅笑的更開心了,「很抱歉的告訴你,教育你的人,正是我。

說完這話,她笑吟吟的走進辦公室,「公所長,是這人沒錯吧?那我可帶走了啊。

「哎,別著急,詩雅啊,這人可是個刺頭啊,你要是覺得為難,要不我給你換一個?」
「對,換一個,換一個。
」張少龍聽到這話或,甭提多開心了。
不過林詩雅卻是拒絕了,「所長,沒事,就是因為他的思想覺悟不夠,才需要我們多加教育嘛,就他了,我不挑人。

「那行吧……有什麼問題,一定要及時和我們聯繫。

「放心好了,那所長,人我帶走了啊。

「嗯,走吧。

說完,林詩雅便打了個響指,帶着張少龍一起離開了司法所。
如今正值五月末,天氣正好。
可張少龍的心情,卻是如同七月的暴雨天一般,陰雲密布。
「那個……雅雅,早晨的事對不起啊,這是八千塊錢,我紋絲未動,原原本本的還給你。

「現在想要還給我了?」林詩雅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可下一秒,卻是瞬間收斂,「晚了!!!現在你說什麼都沒用了,我就是要好好的教育教育你,省的你連出獄後怎麼做人都不知道。

我圈圈你個叉叉!
張少龍心中鬱悶到爆炸。
「那個,我挺好的,不需要教育,還是不麻煩詩雅老師了。

說完,張少龍便準備溜之大吉。
可林詩雅又怎麼會給他這樣的機會啊,一把將他拉回來後,暴呵道:「少啰嗦,快給我趴下!」
「啥?」
張少龍臉色一怔,「現在可是大街上,你想幹啥?」
「幹啥?當然是教育你,現在,給我趴在地上做五十個俯卧撐,少一個,都不準起來。
「你神經病吧?」
五十個俯卧撐他不在話下,但這可是在馬路上啊,他可丟不起那人。
「少啰嗦,現在,立刻,馬上!!」林詩雅再一次重複。
「想做你自己做吧,我就不做,看看你能把我怎麼著?」
說完這話,張少龍轉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