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連載中

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來源:google 作者:肖洛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胡婭 裴世遠

21世紀的少女穿越成了一個12歲的小姑娘,剛一睜眼,就發現自己在一片荒山野嶺中,身邊都是一群面黃肌瘦,穿着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中年男女,貼着自己坐的是幾個穿着破舊布料的短打小子閉上眼睛再睜開,發現依舊是現在的情景胡婭感覺了一陣牙疼展開

《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章節試讀:

就在胡婭昏過去的那一刻,原本還在小溪裏面抓魚的恆哥兒和源哥兒更是給嚇的目眥欲裂,瞬間將手裡的簡易魚叉隨手一丟,快步朝胡婭奔來,兩人到了跟前,還未長成的身體將胡婭小心的抬起來,然後朝着胡景和林悅音的方向奔去。

當林悅音看到兩個兒子將女兒抬着過來時,嚇得肝膽欲裂,眼淚唰的一下奪眶而出。胡景也將手上編織了一半的小草帽給丟到一旁,快步的朝胡婭所在的方向奔來,等到兩個兒子終於將胡婭抬到他們面前,輕輕放在草坪上時,兩人都有些慌亂,手抖得厲害,甚至都不敢上手去觸碰胡雅的呼吸。

還是胡景見識的多些,快速的穩定心神,用手摸了摸胡雅的鼻息,當他感受到女兒的呼吸還在正常的進行時,心下一松,突然感覺到腦部一陣眩暈,差點沒有摔倒,還是恆哥兒見勢不妙,快速地扶住了他。

源哥兒也忙扶住母親,害怕母親跟爹爹一樣心神俱振,從而暈倒。

看着兩個兒子關切緊張的神色,兩位強壓情緒稍微平和下來。就在這時,人小腿短的羨哥兒終於趕到,抱住胡婭就開始放聲大哭。姐姐,姐姐,姐姐,你怎麼啦?姐姐,你快醒醒,快別嚇羨哥兒。胡婭就在羨哥兒的呼喊中緩緩睜開眼睛,突然發現自己眼前的顏色似乎就變成了黑白兩色。

不過好在,此刻她看人是看得清晰的,還看得清楚人的五官,只不過就像古老的黑白電視一樣,看人只有黑白兩色。

此時,她才再去用意識體細細的去看了空間裏面的強身健體丸,上面的盒子所寫的小字,這才注意到,赫然寫着盡量晚上使用幾個字。

她就想到了,既然空間裏面提醒讓晚上服用,自然就是有一定的副作用,看來就是眼前這個副作用了,視力變成黑白兩色,可好在,晚上服用也就一晚時間,應該這種情況不會保持太久。

大約六個時辰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她穩定思緒放平心態,放鬆下來,勸慰道,爹娘,婭兒只是稍微有些頭部眩暈而已,沒有其他大事。邊說著,就快速用自己手上的手提袋當做範例,將手提袋的製作方法寫到了空間的工具一類的書頁上,然後快速的換了十多條魚藏在手提袋裡。

好在她手提袋一直是提在手上的,恆哥兒和源哥兒抬她的時候,由於心急也沒太注意重量,更何況,她當時暈倒之前一直避着恆哥兒和源哥兒的目光,兩位也就沒有瞧見,方便她暗度陳倉。

這時胡婭為了轉移爹娘對她的關心,將重重的手提袋輕巧的提起來。拉着爹娘就往樹蔭下躲,胡景和林悅音不明所以,但還是跟着上去了。三個弟弟看着爹娘和姐姐一起往樹蔭下面躲,雖滿頭疑惑,卻也跟着上前去,護在三人身旁。

剛到樹蔭下,胡婭兩邊望了望,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動態,發現的確是沒有見到人,輕輕的將手裡的手提袋打開,胡景和林悅音大驚,忍不住輕呼出聲,哪來的這麼多魚,而且還都是兩三斤左右重的。

恆哥兒和源哥兒聽到娘的低呼聲。匆忙往前,上前一看,咦,明明自己只叉了一條魚在裏面,為什麼姐姐提的手提袋裡卻多了十幾條活蹦亂跳的野生鯽魚呢?還個個約莫有兩三斤大小?

胡景內心一時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他發現,自家女兒好像是擁有什麼神奇的好運一般,這麼快又拿到了一些肉食。難道剛剛女兒的暈倒是因為抓了這麼多條魚,太過激動,一時暈倒啦?他點了點胡婭小小瓊鼻,寵溺的說道,你這丫頭,也太沒出息了,不就是捉了幾條魚嘛,何故如此,因為這點事情就激動的暈倒了,這可還行?

胡婭一聽,哎!這爹真是好爹,連借口都給她找好了,只是笑了笑,抿嘴不說話。此時,林悅音也擦了擦臉上掉下來的眼淚,對着胡婭親昵的抱了抱,說道,娘知道你心疼家裡人,可以後還是別如此了,這大熱天的,本來你身子又剛剛好。中了暑熱可怎麼得了?娘不希望你再次出現病症,如果底子沒有養好,後期咱們到了蜀地,還不知道那邊的光景如何,到時候更苦。那你的身子可怎麼養的好呀?快別讓娘擔心了。好嗎?

胡婭看着眼前這位年輕的娘,對上她慈愛的目光。滿是感動,也不好拒絕,可她卻不能直接說這些是自己空間換的,畢竟這是在古代,倘若她直接說的話,就算爹娘和弟弟不覺得什麼,那如何解釋她怎麼來的這個空間呢?

萬一不小心透露了,羨哥兒小被人不小心哄了去。這可是要殺頭的大罪,古人是最忌妖邪的,萬一把她當妖邪一般處置了,她個人還好,古代動不動就禍及家人或族人,連累了一家上下和全族的人怎麼辦?這麼多條性命,她拿什麼償還?

所以胡婭此刻也不知道怎麼說,只是抱着林悅音,將臉埋在了她的懷裡,做小女兒裝作撒嬌狀。林悅音看了看女兒的反應,也沒強迫她,畢竟孩子本意也是為了他們好,孝心可嘉,只是方法用的不大對,後面慢慢再教養就好。

此刻林悅音想了想,自己的爹娘雖然常年在邊關,五大三粗的。可爹娘從來都是在最艱難的時候也沒有放棄過對他的教養,即使在那麼艱苦的環境下,依舊讓她讀書識字。

為了她未來的姻緣,不惜將她從遙遙遠的邊關嫁回了京城,為此也是想盡了辦法,做父母的總歸是要為兒女撐起一片天的,她生胡婭的時候,是第一次做母親,所有的母愛都給了這個玉雪可愛的女兒,當然女兒也沒有辜負過她的期望,從來對她都是十分貼心的。兩人的感情可以說,是後面的任何兒子也比不了,她自然將長女看得極重,就連胡景也是如此,第一個孩子,始終心血會灌注的比較多。

此時對他們來說,幾斤肉食固然重要,但沒有自己的女兒重要。當然,他們是不知道胡婭為這個肉食付出了什麼,若是知道了為此付出了眼睛看不清的代價,恐怕當下就會癲狂,所以胡婭瞞着他們也是明智之舉。

胡景稍稍思索片刻,對胡婭說到,婭兒,你和你娘帶着幾個弟弟,先在此地再休憩一下,本來官差給我們的休整時間就不長,我先拿着魚去跟他們說道說道。說著從手提袋拿走了十條魚,邁步朝官差所在的馬車走去,胡錦這次過去沒有看到張捕頭,也沒有看到陳捕爺。

第一時間遇到的就是另外一位林姓捕頭,他將手裡的魚現了現,林捕頭心下瞭然,點了點頭,帶着他上了馬車,畢竟此處人多眼雜的,在馬車外說話,自然會被一些人看到。

帶進馬車再行交談,也不至於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說道。雖然他們不懼,可總歸還有大幾個月的路程,要跟這些人聚在一塊兒,能少些麻煩就少些麻煩。

幾位官差都慣是跟胡錦有過交流的,無論是之前的陳張二位捕頭,因為胡婭風寒所收過他的賄賂,讓胡錦有能去採買藥材的機會。還有後來的野雞兌換交易,他們都對眼前的這個人深有印象。

更何況胡景的父親胡衍,雖然是被皇帝遷怒,流放到了蜀地,可之前還是簡在帝心的,怎麼著也比他們這些胥吏強些,更何況眼前這位胡景,胡家二房的二老爺。

他的妻子林氏,家族還在邊關,是個五品的將軍。林家疼女兒是出了名的,當年成親的時候,全族都來到了京城,只為林家女一人成親。讓整個京城為之動容,連皇上都記住了林家,大筆一揮,和諧之家。

雖然五品的將軍在於對於軍官來說,不算什麼,可對於他們這些小小的衙役來講,官大一級壓死人,該有的禮遇,多一點給予,也並不吃虧,何況他們也不要求什麼特殊待遇,都是用東西來置換的,也不會讓差役為難。這就是為什麼幾個差役都願意跟胡景交談,甚至多給他方便的原因了。

這位胡家二爺實在是慣會做人,本來可以靠着家裏面的勢力去以勢壓人,卻從來沒有過。即使是面上裝作與他們稱兄道弟,對他們這種人來說,看起來也是一種尊重。

人就是這樣,如果患難之前,富貴時,對大家一視同仁,人家就會覺得你高看他一眼。從而對你整個人也是信服到底,若是你僅僅是在落難時裝作禮賢下士,這種就很讓人看不起了。可這胡家二爺從他父親胡衍是三品大官時就行商走道,從來沒有半分看不起人。

而且,多有行善事,就這林姓差役。他家的老母親前些年得病,沒有銀錢買葯,那時候他又在外地出差公幹,老母親偶遇了胡家二爺胡景,多虧得他賞了銀子,母親才撿回一條命。

所以,林捕頭對於胡家二爺心裏是感激的,可這份感激卻默默的埋在了心裏,沒有表露半分,畢竟此時是公事公辦,倘若他有一點徇私,就算上官不說,底下人多嘴雜,也會容易暴露,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胡錦上了車之後,與林捕頭你來我往的友好商談起來,決定將八條魚贈與官差,而差役們同樣到了瀘州那邊,採買給他安排上兩個名額,一個是他,一個是他的夫人。

為什麼非要帶林悅音呢?很簡單,因為林悅音和胡婭兩人是女人,他們家只有她倆人是女性,林悅音能想到很多胡景想不到的地方,他們一家得到消息,流放時走的匆忙,就這一身破衣爛衫,這馬上深秋也需要有衣服,多備衣服替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