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
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 連載中

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

來源:google 作者:青之此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邊馳 都市小說 青之此方

【慢熱+無系統】天穹之上,黑洞連接着異界,無數異種入侵,神話時代的結束,異能時代的開啟,是否有着什麼聯繫?這是一個少年成神的故事,也是一個少年不存在的神話展開

《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章節試讀:

邊馳他們處理完騙子的事情,不久後便聽到那面試官在辦公室門口叫喚劉寬。

看來是前面的人已經在他們處理騙子事情的時候已經排完了。

於是邊馳露出微笑看着劉寬擦乾眼淚,仰首挺胸走進辦公室,並在他後頭祝他面試順利。

沒過多久劉寬就從辦公室裏面走出來了,他那苦逼的臉上總算是露出一絲開心的笑容。

看樣子是面試通過了。

邊馳給他豎了個大拇指,然後伸出拳頭,「怎麼樣?還算輕鬆吧?」

劉寬與邊馳碰了碰拳頭,「那當然了!手到擒來的事。」

最後邊馳從他口中也算是得到了一個好消息:今天在他前面面試完的所有人都已經通過了。

因此劉寬讓他不用再擔心什麼了,這面試可以說是必過的!

而他劉寬得馬上走了。

因為劉寬家比較遠,所以現在他必須儘快回家了,免得家裡人擔心。

邊馳也是朝他點點頭,沒有過多停留。

將來大家都會是青木學院的人,以後還是有機會能碰面的。

所以與劉寬交換了電話之後邊馳便踏進了辦公室。

天色越來越暗,讓剛剛進入辦公室的邊馳伸手不見五指。

「噠~」

昏暗的辦公室亮起了明亮的燈光,將黑暗隔絕窗外。

邊馳怔了怔神,緊忙上前將填寫着自己資料的報名表遞交給眼前負責面試的瘦臉男子。

他是今天最後一個面試者,而且在他前面面試的999個人都成功了!

他們就像一個個凱旋的勇士,而邊馳便是今天最後一個勇士。

其實說勇士也屬實有些抬舉,因為面試的青木學院是整個夏國排名倒數的異能學院,條件已經非常寬鬆了。

換句話說,只要你是個入了級別的異能者,報名成功之後的面試也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而且據可靠消息,青木學院開校以來,報名通過後的面試成功率為99.9%!

所以在其他學連名都報不上的邊馳覺得這次總該能入學了吧!

面試官王旭接過報名表,只是輕輕地瞟了一眼,便輕飄飄地將其放在桌面。

他看向邊馳,清了清嗓子。

「你好,我叫王旭,現在請你進行自我介紹。」

自我介紹?這我熟!

「邊馳,E級巔峰能力者,19歲,父母雙亡……」

在聽完邊馳講述自己的身世之後,面試官臉上露出了一閃而過的笑意。

邊馳也察覺到了他的笑意,這讓他的自信瞬間倍增。

「能力?」

「改寫,能改變物體的……」

正欲講述自己能力的特點,邊馳卻聽到了面試官嚴肅的聲音。

「停!我是問你異能的等級!」

邊馳被他打斷,咽了咽唾沫,回答道,

「中級。」

「好了不用再說了!」

還不等邊馳有過多言語,王旭便在邊馳的報名表上重重地蓋上一個標紅的「不通過」。

隨後露出一個職業微笑,「感謝你選擇我們學院,但是我很抱歉,你並不符合我們學院的要求,請回吧!」

這……這不對吧!

邊馳摸了摸後腦勺,有些驚詫。

面試開頭明明朝着好的方向去了,怎麼說著說著就把我pass了呢?

說好的面試99.9%通過呢!

怎麼他就成了那0.1%了呢?

邊馳只覺得面試官在跟他開玩笑!

於是他不死心地繼續問道,「王旭老師!我通過了報名!這一點說明我絕對是符合入學貴校的條件!

況且我曾在狩區獨自斬殺過D級巔峰的荒種!這已經超出貴校或者獨立擊殺D級以上荒種的第二個條件了!

我的證明清清楚楚地附在報名表上,你看清楚一點?」

由於這是招收的最後一個名額,也是邊馳最後一個能上學的選擇了,他不想就這樣不明不白地回去。

他心裏忽的想到了一種可能,但是他不願去相信這個世道的蛀蟲無處不在。

王旭聞言抬頭滿不在意地嗤笑了一聲。

「符合條件?呵呵,我說你不符合就是不符合!

而且你去問問那群連報名都沒通過都的E級,哪一個不是說我獨自斬殺過B級、C級荒種!

可讓戰導處的人一查記錄,全都是組隊拿錢請人打殘,然後自己補刀的!

像你這樣的我見多了!外面一抓一大把!你的申請表我看一眼都是在浪費時間!」

他說著抓起邊馳的報名表用力地揉成一團。

連同邊馳的自尊心一起,在空中划過一道拋物線,落入垃圾桶中。

「為什麼?你就不怕我告發你?」

邊馳攥緊拳頭,突然質問起王旭。

他在心裏已經猜出個大概了。

將符合條件的學生pass,然後安排與自己有利益關係的候補學生拿到名額。

邊馳之前也在新聞上看到過幾次類似事件,當時沒當回事,沒想到竟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看來他的序號1000還有那奇怪的排隊規則估計也是眼前這人安排好的。

「哦?」

王旭明顯沒有料到這少年竟然能推斷出自己的名額被他黑了。

看來對方也不是白痴啊!

所以他索性也不裝了,扯了扯領帶,露出陰冷的笑容,「為什麼?要怪就怪你無權無勢,實力低微!在如今這個異能者遍地走的世界,弱即是原罪!沒有權勢和實力,你拿什麼跟人家比!

這麼跟你說吧,黑掉你名額的主導者是我們學院的教導主任,受益人是他的兒子!你覺得對於他,你更重要還是他兒子重要呢?

至於告發?你可以去試試看,你猜猜到時候遭受懲罰的人是我還是你?」

王旭戲謔地盯着邊馳,不得不說,他現在非常享受這種感覺,這種拿捏別人命運的感覺。

當然,要是眼前這少年能跪下來乞求他的話那他就更開心了!

於是他拿出指甲刀磨起手指甲,慢慢說道,「用你的名額那是看得起你,來年再來吧,來年的話,我就會放你通過。」

王旭把磨好的手指甲放在嘴邊吹了吹,繼續說道。

「當然了,如果你實在是非常想要名額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比如說跪下來,給我磕個頭,如果我開心了,說不定就大發慈悲地幫你操作一下,拿掉你前面的名額讓你通過!」

邊馳噎住了,握緊拳頭咔咔作響。

跪?

他怎麼可能會給這種人下跪!

對方擺明了是在侮辱他!

「你休想!」

邊馳的堅決態度讓王旭哈哈大笑起來,「既然你不肯,那就不要再浪費我寶貴的時間了,請馬上出去!不要讓我請保安來趕你走!」

說罷,他揮了揮手,示意邊馳可以滾蛋了!

邊馳怒極,惡狠狠瞪了王旭一眼,然後轉身朝門口走去!

他知道,這段時間以來,算上現在這個青木學院,他已經被全夏國的異能學院拒之門外了!

可他又能怎麼辦?

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太弱小了!

弱者永遠都是被欺負的那一方。

在強權的面前,弱小者的反抗基本都是徒勞的!

所以即使剛剛對方態度囂張,自己還是做不了什麼。哪怕以自己的實力完全能線下單殺對方。

也不是他不想動手,而是在這個地方動手不明智,在人家的地盤,動手了怎麼說都是自己理虧了。

起碼,得找個無人無監控的小巷,拿黑袋子罩住他的頭,不給他發動異能的時間,直接一個上勾拳,然後抓着他的頭一個過肩摔,還能站起來就抓住他的腿再來一個大風車,對着電線杆平砍的那種……

D級巔峰的異種他在還是E級的時候都獵殺過,更何況是他現在已經是E級巔峰,對付王旭這種小小D級異能者還是不在話下的。

不過,

當務之急還是先回家吧,回去好好考慮將來的事情。

邊馳疲憊地停立在走廊,看向陰沉沉的天空,就要下雨了……

「he~tui~」

看着邊馳離開的背影,面試官王旭往垃圾簍啐了一口。

「什麼玩意,就你這樣也想要名額!簡直是痴人說夢!」

隨後便心情愉快地吹起口哨,撥打起了電話。

「喂?李公子嗎?你的名額搞定了!放心!只是擠掉一個剛剛達標的名額而已,不會有人查的!

放心放心!我辦事你放心!

招生考試?

沒事!

到招生考試的時候,我再給你開個後門,對,你就跟你姐姐一樣,能順利入學了!」

與他通話的李公子是教導主任的兒子,的確是差一點符合條件的那種,屬於候補名額。

只有那些報名的面試沒通過被篩選下去李公子才可能會被選上。

而至於排在李公子前面的候補人選,不用想,大抵也被黑了罷。

這種事情王旭顯然不是第一次做了。

所以心裏即便一開始心裏有愧疚,時間長了也就麻木了,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這種事情現在反而在他心裏充滿了成就感。

正在王旭與李公子滿心歡喜地許諾間。

「咚!」

招生辦公室的門就被重重地打開,撞擊在溺白的牆壁,留下一個深深的凹痕。

「誰那麼大膽!」

面試官「噌」地站起來,手裡的電話急忙掛掉,正欲出口怒罵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

結果下一秒他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