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連載中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來源:google 作者:草莓搖搖奶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桐 現代言情 草莓搖搖奶昔

慕桐和天神大人每隔兩百年就要打一架,這次他們兩個人肉體都被摧毀,靈魂快要消散之際,慕桐的御用系統將慕桐送進了人界女孩的噩夢裡慕桐蘇醒後幫女孩消滅了噩夢裡讓她恐懼的人,踏上了快穿之旅,收集能量重塑肉體,與天神大人約兩百年後再戰…展開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章節試讀:

七月的盛夏,烈日炎炎,街道上除了躲在陰涼地里等待客源的黃包車,幾乎不見人的蹤影。

陳知阮抱着貓坐在靠近陽台的地方,她已經在趙先生這裡被軟禁了十天了,天氣熱了,趙先生派人送來了冰塊,她餓了就飯食送進房間。

這麼久,趙先生自從那天就沒有主動要見她一次,門口守着兩個大漢,不說目的她也不敢主動挑釁,她更不敢鬧,她怕激怒趙先生更知道趙先生是明知道她撒謊卻閉口不談的。

不管有沒有什麼目的,她還是要逃得。好幾次她都有聽到大廳里趙先生他們審問人,打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警示她,才在大廳里讓她聽得到的地方這樣做。

陳知阮還是害怕,不敢出門,她瑟縮在床頭,外面阿月喊她她都不敢應答。

她怕她回答了,這是個陷阱,她不敢也不想面對趙先生,她不知道他是誰,但是她害怕他,特別是他那雙彷彿洞悉一切的眼睛。

陳知阮想到這裡打了個冷顫,她怕但是她不能逃避,於斯年青年會還有父親還有她袖子里藏着的東西還是地板里的東西。

她不知道這麼多天外面發生了什麼,她只能從窗戶觀察到街道上的動靜。這條街對面有家報社,如果跑不掉就把資料扔報社,肯定有人會報道出來的,斜對面有賣煙的男人,不知道會不會也是青年會的人。

她見過一個賣煙的和於斯年偷偷傳遞情報,但是她不敢輕易的嘗試,如果不能給予幫助,後果她是不能承擔的。

「咚咚咚」突然敲門聲傳來

「請進」

阿月推門進來,「陳小姐,趙先生說你可以出門自由活動,但是不可以離開上海不可以離開超過這裡一公里。」

陳知阮心中暗喜,這樣她不僅有機會把消息傳遞出去,還能逃跑,她是一分鐘都不想在這裡待了。

可是…帶着貓走,目標太大了啊。

「好,我知道了」陳知阮並沒有露出激動的表情,依舊淡定的坐在那裡。

阿月出去後便去跟男人彙報,「趙先生,陳小姐並沒有情緒起伏」

男人身旁坐着的另一個英俊男人調笑道「君珞不會吧,這才十天就把這陳小姐拿下了?」

趙君珞冷哼一聲,「怎麼可能」

「注意她的動向,出門派人盯着她。」趙君珞對阿月吩咐。

「不是吧,還不放過人家?我就不知道這陳小姐有對象你還要搶,真沒想過你趙君珞喜歡**?啊不對,算不上**,要當小三」

「李煜承,少說兩句會死嗎?」趙君珞冷冷的瞪着李煜承。

李煜承笑着說「好,我閉嘴,主要是追女人也沒你這麼追的又是軟禁又是恐嚇的,還把人家男朋友殺了,嘖,人家爹在牢里,說不定你給弄出來人家還能感激感激」

趙君珞又瞪向李煜承,李煜承拍了拍趙君珞的肩,敢在趙君珞生氣的時候還叭叭說個不停,也只有他李煜承了吧

「我知道,不殺了於斯年,不把她帶走,她也會受牽連。國民黨那邊想要動手,現在北洋軍閥有人投奔國民黨也有人不服,你爹和我爹兩個人準備在北平退隱,未來這民國將是國民黨的地盤了。話說,總督府的人已經撤退了嗎」

「姓曹的沒走」

「呵,還真賴上總督府了?」

趙君珞扔給李煜承一份報紙,「國民黨已經對總督府出手了。」

李煜承看了看,聳聳肩「那沒辦法,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他不願意走,誰也幫不了他」

「走,我們去看看」趙君珞順着窗外看了眼樓下,對李煜承說。

樓下

陳知阮光明正大的走出趙君珞的酒店,計划著準備去對面的報社,但是她突然發現背後好像有人跟着她。

她扭頭看了看,沒人。會不會是自己被關這兩天想多了

她走進報社,環視了一圈,大公報,好像不行,大公報是總督主辦,她把這東西一交出去肯定不會有人辦理說不定還會把她抓了。

陳知阮正準備出門,突然看到一個報童正在購買報紙,報紙頁面上有於斯年的照片?

她花錢買了一張,看完卻覺得天要塌了

報紙上說他爹陳理帶領學生搞暴動遊街,還組織青年會迫害青年心理,造謠生事,已經關進總督府大牢,總督府被國民黨轟炸夷為平地,曹琨一家遭到炮擊無一生還。

陳理的學生於斯年偷竊趙總督機密文件,已經被處死。

報紙上的配圖是一個男人拿着槍的背影,還有躺在地上的於斯年,都看不清臉。

趙先生?!陳知阮拿着報紙的手忍不住顫抖,她深吸兩口氣讓自己保持平靜。總督姓趙,他也姓趙,不知道有沒有關係,但是他肯定是聽總督的。

她跑出報社躲在一個沒人看到的牆角,蹲在地上,抱着雙膝無聲的哭泣。

她該怎麼辦,爹爹生死未卜,於斯年被人殺了,她還報不了仇,她要怎麼辦。

不行,她還是得跑,必須跑,不跑下一個說不定就是她死了,只要稍微一查,都知道於斯年和她的關係,趙先生也是知道的。

陳知阮扒着牆,鬼鬼祟祟的瞅了瞅,附近沒有可疑的人,就快速順着巷子往裡跑,她怕自己發出太大的動靜,就把鞋子脫下來跑。

她從巷子里出來才把鞋子穿上,腳底都磨出血了,從繁華的街道往小街道走,再從小街道往繁華的街道走,她感覺背後就是有人跟着她。

「賣荔枝,芒果嘍~」有個中年大叔挑着擔子在街道上遊走叫賣。

陳知阮往身後偷瞄了一眼,那人離自己大概一兩百米的位置

她走上前,「大叔,我想買一斤荔枝一斤芒果,可以自己挑嗎?」

「可以可以」大叔快笑開花了,竟然遇到了這麼個出手闊綽的大小姐。

陳知阮想的是,挑水果時偷偷把資料藏在擔子下面墊着的舊報紙下面,到時候賣完了大叔回家看到報紙的內容就會跟報社聯繫了。

付完錢陳知阮就走了,可是她不知道她剛走,身後跟着她的兩個大漢就把其餘的水果買完了,但是沒有發現有啥可疑的。

大叔才出攤沒一會兒水果就賣完了,他高興的數着錢,將墊水果的報紙揭了發現了報紙下面的東西,他展開看了看。

「這什麼呀,什麼時候有的?」他不識字!大叔看不懂字就隨手將紙扔了。

大叔剛走,站在一旁看戲的兩人就走出來了,李煜承將扔在地上的紙張拿起來,「呦呵,君珞,陳小姐可真聰明啊,這是大公報的內容」

趙君珞挑眉,他似是也沒想到。

「不過,你這倆手下怕是缺點謀略了。」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