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靳青不理解童欣的心理是怎麼想的,遇到這樣的事情,不想着活剮了牟大,不想着弄死牟府一家子,更不想着拿鞭子好好的抽一頓童謠,教她如何做人,居然還要讓童謠做誥命夫人。
就因那個牟大公子將來會走仕途,便覺得童謠爬床的目的是想要做誥命夫人。
靳青越想越火大,要是童謠爬了龍床未遂,我是不是還得幫你們謀朝篡位啊!真想把原主拉出來,敲開她的腦子看她是怎麼想的。
「宿主,冷靜!委託者的腦子就是你的腦子,而且,委託者是非常純善的人,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夠呼喚我們悲天憫人救贖系統的幫助。」707的聲音忽然響起。
「也就是說,你其實就是個聖母收割機唄?」靳青越來越憤怒,不自覺的攥拳,「碰」手中的武器-大腿骨發出一聲悶響,竟然被握斷了。
看到陷入狂暴中的靳青,707瞬間消聲,躲回自己的角落裡,我只想做一個安靜的系統寶寶。
頭狼在奔跑中回頭看了她一眼,這娘們又發什麼瘋。
八隻親眼看見靳青暴行的狼小弟「……」無知太幸福了!老大,以後我們堅決不再去亂葬崗找吃的了,再誘人也不去。
冷靜下來後,靳青繼續按照原主記憶中的位置,指揮頭狼來到了城外的一個老大夫的住處。
由於老大夫住的地方偏僻,並且自己採藥炮製成本也低,所以經常有些看不起醫館的人會來這土郎中這裡瞧病。
童欣雖然在牟府中工錢不少,但是為了給童謠攢出嫁妝,也為了將來出附後能給自己在邊城置個房產,童欣在使錢的時候也是及其仔細的。但凡和童謠兩個人有個頭疼腦熱的情況時,便會在休憩日來到這個老大夫這裡看診抓藥,雖然出城略麻煩了些,但是勝在便宜。
況且這老大夫生性有些慳吝,死認錢。還愛吃酒,經常醉酒過後和別人吹噓自己祖上是宮裡的御醫,主攻跌打損傷,只因奪嫡的時候,自己身後的家族站錯了隊被貶至此。
大家看他醫術不錯,並且收費便宜,所以對他說的話只是聽過笑笑,並未當真。倒也有那俏皮的待他酒醒後拿這事打趣他,落得他連聲的否認。
靳青如今已然頭腦發沉,估計是發起了燒來,於是慌忙之中想到這個老大夫,便打算給他一個證實自己醫術的機會。
老大夫:老夫以後再不吹牛了,明日便舉家搬遷到城裡。
當一人九狼到達了老大夫家門口,已時至深夜,整個村莊裏面都靜悄悄的,居然連狗也沒有叫。(狗:你當老子傻啊,一群狼進村了,我這是提醒他們此地有食物么?)
望着緊閉的大門,靳青示意頭狼去弄開門。
頭狼:「……」,老子是狼怎麼開門。
靳青躺在草席上沒有動,只是抬起左手做了一個掄的動作,你不弄開門,我就掄着你撞門。
頭狼瞬間get到靳青的意思,開始用爪子不斷的撓門,爪子和木頭相接觸時發出了極刺耳的滋啦聲,吵醒了房內剛睡下的人。
屋裡的油燈被點燃了,正房中傳來一個蒼老但是有力的問話:「誰啊,誰在門口?」隨着聲音的響起,光亮開始晃動,隱隱能聽到裏面屋子的開門聲,光亮也離大門越來越近了。
「鄭大夫,我是牟家的廚娘童欣,前來求醫。」此刻靳青終於說出了她來到異世以後的第一句話,聲音嘶啞難聽,彷彿是破爛的瓷器相互摩擦的時候出現的刺耳聲音。
這個時候牟家的名頭還是比較好用的,而牟家打死了一個即將恢復自由身的活契廚娘的事情,牟家人也不敢聲張。
打死死契奴才尚且要按情況杖責,更何況現在打死的是活契的良家子!
要不也不會為了封童謠的口按着她簽死契了,還不是欺負她姐妹二人孤苦無依么!
「來了來了,童姑娘你這是怎麼了?」鄭大夫從那難聽的聲音中依稀聽出確實是了童欣的聲音,直覺童欣一定是受傷了,便趕忙走到大門口,開始抽動門栓開門。
當大門打開的那個瞬間候,鄭大夫看到了令自己畢生難忘的情景,當時他的心理活動是;「擦擦擦擦擦擦嗶嗶嗶」
當九雙綠油油、泛光凶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看的時候,你在想什麼?鄭大夫表示自己只想找個地方去死一死。自己彷彿一塊上好的肉一般被這些畜生不斷打量,似乎在挑個最可口的地方下口。
眾狼:你算了吧,沒事別想那麼多,你身上哪有可口的肉啊!
在靳青的再三保證下,鄭大夫終於相信面前的九匹狼是無害的,然後叫醒了自己的兩個兒子將靳青抬進了屋子。
進屋前,靳青看着要關大門的鄭大夫,和他要過了他手中的門栓,往地上一插,結實石子地面上近一米長的門栓,深深的插了進去,只漏了一個不到十公分的銅箍在地面上。同時向頭狼挑眉:「懂?」
頭狼低低的嗷嗚了一聲,乖乖的蹲坐在地上一動不動,充分的表現出自己一定會乖乖聽話的意思。
鄭大夫和他的兒子:我剛剛看到了什麼?這姑娘是吃什麼長大的!
狼群:呵呵,我們已經習慣了。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