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給妹妹收拾爛攤子
快穿給妹妹收拾爛攤子 連載中

快穿給妹妹收拾爛攤子

來源:google 作者:星夜夏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春夏 李秋冬 現代言情

快速穿越不同世界,變人變貓變狗變神仙,(偶爾)不攻略反派男配,不搶女主男人,只跟妹妹搞姐妹情(不是社會主義那種)※女主無cp,但有曖昧和別人單箭頭展開

《快穿給妹妹收拾爛攤子》章節試讀:

下午的工作其實也就走個過場,說兩句誇獎的話就可以收工,因此算上來回也就花了四五個小時。

春夏一天內被何睿譚試探了兩次,感覺自己有明顯的破綻,但又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便又呼喚180,想要它的幫忙。

可是她喊了十幾分鐘也不見回應,想着它可能在忙就罷休了,開始上網查提升演技的秘訣。

而那邊180收到春夏的呼叫,小心翼翼地問正在逛街的女子:「宿主,你姐姐叫我啦,我要過去嗎?」

女子停下腳步,伸手挑選衣架上的衣服,回應180的疑問:「晚點再說,你還得幫我盯着女主,不能讓她出現在溫辛面前。」

畢竟李秋冬才是180的宿主,它只好記下春夏有事找她,等有空再過去看看她到底有什麼需求。

春夏見網上的攻略不太靠譜,只好搜索一些書籍,希望找到合適的方法。

還沒等她找到有用的書籍,手機就響了起來。她拿起來看了一眼,原來是何睿譚給她發了幾個書名,說這應該對她有所幫助。

春夏看了看書名,有什麼《C國演技大學教授告訴你》、《如何成為另一個人》等,她一一在網上搜索,發現這是教初學者訓練的書籍。

她知道何睿譚的用心良苦,在聊天室里道過謝後就開始認真閱讀他發過來的書。

「要想在短時間提升演技便需要模仿,認真觀察,也需要用心。」她小聲念出書上的文字。

「認真模仿?我現在不就在扮演蘇秋冬嗎?」她一愣,那她扮演了那麼久,按道理來說不是應該演技蹭蹭提升,怎麼反而多次差點被人識破?

她再看下去,書上舉出例子,譬如模仿貓,便要把自己帶入貓的角色里,認真去看貓的行為,也要思考貓為何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春夏回憶自己這兩周的表現,好像只是虛有其表,她表面假裝蘇秋冬,但一舉一動都在告訴他人,自己並不是原來的蘇秋冬。

就像一開始對他人的溫柔體貼,即使告訴其他人,她在改變自己的性格,其他人不但不會相信,還會覺得她有病,好端端為什麼要轉變性格。

有句話叫本性難移,蘇秋冬原來的性格只是直爽火爆了點,但也沒惹到其他人,因此大家都會覺得她多此一舉。

春夏陷入沉思,她叫出那個不靈光的備用系統,再次重溫蘇秋冬的回憶,這次並不是像看電影一樣,隨意看看就罷,而是認真看裏面的每一個細節,思考她的行為,感受蘇秋冬的情緒。

雖然蘇秋冬年紀不大,但也有二十餘年的記憶需要一一細讀,這個工作量可謂是十分龐大。

幸虧春夏自小便是認真的性格,她拿出筆記本記下蘇秋冬的人生大事和喜好之類的個人訊息,將筆記本複製一份到備用系統里,好讓她可以隨時查閱。

而做完這些後,外面的天已經全黑了。春夏抬頭看了眼時鐘,發現居然已經過了六個小時,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半,而她才剛剛整理完不到十年的記憶。

她跟何睿譚約好明早見面,便停下整理記憶,簡單梳洗一下便回房間睡覺。

第二天春夏是被刺目的太陽晃醒的,她抬起手臂擋住陽光,迷糊地睜開眼睛,才想起自己昨晚沒拉上窗帘,便掙扎着起來遮擋陽光。

春夏剛安詳地閉上眼沒兩秒,手機來電就來打擾她的安眠。

她不耐煩地接起電話,喂了一聲。

對面傳來男人的低笑,溫柔的聲線帶着笑意:「還沒睡醒嗎?你昨晚是不是很晚睡?」

春夏聽出是何睿譚的聲音,她想起今天還有跟何睿譚的約定,一下子就清醒了。

「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到!」她彈了起來,握着手機衝進廁所擠牙膏接水。

何睿譚大概是猜到她那邊是怎樣的兵荒馬亂,忍不住大笑,他讓春夏慢慢來,又讓她先開門放他進來坐坐。

也許剛睡醒,腦子還不太清醒。她沒像昨天那樣拒絕何睿譚,而是直接打開大門後,讓他進來坐着等她。

何睿譚本是開玩笑,他知道蘇秋冬對儀容的重視,絕不會在他人面前蓬頭垢面,而現在她直接放他進來,不是變了個人,就是不把他當外人。

而他更樂意把她的行為當作後者,於是何睿譚現在的心情還不錯。

等春夏梳洗好後,兩人再次出門回到何睿譚的住所,打開門就看到張明把早餐放在飯桌上,正乖巧地等待他們回來。

他們吃過早餐便開始訓練,何睿譚是個厲害的演員,也是好老師,春夏昨天絲毫沒有進步是因為他高估了春夏的天賦和程度,因此今天他把她當成第一次接觸演技的人,使春夏容易跟上進度。

加上春夏昨晚整整六個小時的整理記憶,她不僅更加了解蘇秋冬的人生,也讓她對演技的理解更上一層樓。

「今天我們先來學表情控制。」何睿譚拿出平板,播放影片,片段里的人物正在示範如何笑得得體和自然。

他在講解的同時還會親身示範一遍,再教導她該用在什麼場合。

春夏雖然天賦不高,但她足夠勤奮。在對着鏡子練習數百次後,她終於達到何睿譚滿意的程度,便開始下一個課程。

在這短短一個月里,何睿譚將自己的感悟努力教授給春夏,但演技終究是一個人的事情,要是他讓春夏一字不漏地全學自己的話,只能收穫一個轉性版的何睿譚,沒有自己的特色。

因此何睿譚見春夏有了基本功後,就不願太詳細教她,希望春夏能夠領悟屬於自己的一套演技。

可惜的是春夏對演技確實不太靈敏,一個月的時間也只能學到基本功,但應付要求不高的電視劇已經足夠。

何睿譚知道春夏的程度,對於她的演技也不強求,只是希望她能夠保持對演戲的熱情,每天抽空練習。

「既然是最後一天了,那我們來複習一下對戲吧。」何睿譚手上拿着《紅纓傳》,翻開他們第一次練習的場面。

他熟練地念出士兵的台詞,演技依舊栩栩如生,彷彿他就是那個絕望的兵卒。

「外面是殘忍的北蠻,我們身後是百姓。」春夏這次的表現無疑比起第一次好了太多,只見她閉上眼睛,語氣帶着疲憊,「如何能退,又怎敢退?」

她說這話時睜開眼睛,回頭看着那數萬的下屬,疲憊的姿態一掃而空,銳利的眼神彷彿把每一個人刻在心裏。

當然,春夏跟蘇秋冬相比還是差了不少,之前《紅纓傳》上映的時候,在投票最深刻情節時,這一場的票數遠遠超過其他,原因無他,便是蘇秋冬動人心扉的演技打動了觀眾。

何睿譚雖不知為何春夏會退步得如此嚴重,但相處了一個月發現她身上還有蘇秋冬的影子,便接受了影后演技不好的事實,就連書琪數次懷疑她的時候,他都幫忙含糊過去。

《快穿給妹妹收拾爛攤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