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卡牌封禁師
卡牌封禁師 連載中

卡牌封禁師

來源:google 作者:臨鏡悅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臨鏡悅方 奇幻玄幻 諾德•蘇

諾德•蘇,原名蘇深前世某公司金牌銷售,意外穿越到一個蒸汽的世界但是這個世界,它的組成非常複雜普通人看到的世界,和諾德看到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普通人看到的,都是上層社會大人物們,想讓他們看到的而諾德因為覺醒了卡牌,才慢慢的揭開了這個世界,另外一面的神秘面紗!遊走在這正反兩面的世界,猶如刀尖上跳舞,不止要擔心正面世界的暗箭,更要小心反面世界的明槍!展開

《卡牌封禁師》章節試讀:

諾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寬大浴巾,他現在只是光着上半身,下半身被浴巾擋住了,應該也沒什麼走光的可能。

看着自己現在這樣,去開門應該也沒什麼問題。

便走到了門口,將門打開了。

這次門口站着的不是薩麗,而是一名陌生的年輕男子,估計年齡不超過三十歲,長相很普通,臉上帶着跟薩麗一樣的職業微笑。

他看到諾德後,態度略微有些詫異,但是隨後便開始了自我介紹:「您好諾德先生,我是布羅德先生,分配給您的專屬外勤人員,我叫溫斯,以後您外出有做馬車的需求可以找我,我會準備好馬車載您去您想去的任何地方,如果您有什麼想買的,卻又不想出門,都可以通知我去買,一切外部的東西,都可以吩咐我來幫您置辦。」

「好的,以後就要多多麻煩你了。」諾德禮貌着說道。

「為您效勞是我的榮幸,諾德先生。」溫斯也恭敬的回答道。

看着溫斯,諾德隨即想到,自己下午正好要出去買衣服,便吩咐道:「下午我正好出去買幾身衣服,午飯過後你準備好馬車,挑選幾個不錯的中檔服裝店,我要買幾身得體的衣服。」

「好的先生。」

事情吩咐完後,溫斯離開了,諾德也將門關上了。

看了看豎立的時鐘,現在時間才剛剛九點,時間還尚早,諾德便將浴巾扯下,一絲不掛的鑽進了潔白的被子里,打算睡上兩個小時的回籠覺。

今天這一早上,可是把他折騰的夠嗆,身體倒是不累,但是精神上的大起大落卻是最消耗人的。

天不亮,伊琳就站在了他的床邊,嚇的他以為伊琳是來殺人滅口的,但是隨後的事情發展卻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沒想到那似乎沒什麼用的懸空卡牌,卻是改變他命運的唯一契機。

更是沒想到,這個世界似乎早就有這麼一個組織,而且看起來這個組織的制度似乎很完善。

那也就說明了,自己並不是唯一一個能凝聚出卡牌的人。

關於這一點,諾德的心裏反倒是安穩了很多,最少自己不是唯一的一個異類。

躺在床上的諾德,想通了這些後,慢慢將自己那提着的心放了下來。

因為現在的自己,跟伊琳他們這些人,相當於是同類,所以目前看來自己暫時和他們並沒有什麼利益衝突,不是么?

想了一會之後,諾德的眼皮開始沉重,隨後徹底閉上了眼睛,開始陷入沉睡。

中午十一點的時候,一陣敲門聲響起,驚醒了睡的正香的諾德。

他坐起身子,看了一眼時鐘,隨後下床又拿起浴巾裹住下半身,反正男人重要部位不暴露,上半身光着也就光着了。

打開門後是薩麗,她將諾德的午餐推了進來,然後放到書桌上。

「諾德先生,這是您今天的午餐。」

「謝謝!」

「不用客氣,諾德先生。」

坐在書桌後面,諾德開始享用自己的午餐。

今日份的午餐有,培根馬鈴薯卷,一整個香煎聰魚去掉了頭和內臟,一碗的蔬菜水果沙拉,一塊香麥麵包,一塊芝士奶酪和吐司三明治,還有一碗水煮羊肉,外加一杯紅茶。

粗略計算一下這份午餐的價值,大概在四德銳左右。

諾德暗暗咋舌,一份這樣的午餐就要四德銳,自己去餐廳做臨時工一天才三德銳,難怪自己這具身體會這麼瘦弱,有營養的東西,自己根本吃不起。

二十分鐘後,諾德將午餐一掃而空,最後將紅茶喝光。

在諾德吃飯的時候,薩麗就將盥洗室打掃乾淨,隨後又將床鋪整理平整,諾德的舊衣服,也被她疊整齊了。

一直都在觀察她的諾德,此時開口好奇的問道:「薩麗,你是有專門被培訓過怎麼整理房間么?」

因為見她整理起來的時候,什麼都是一板一眼的,就好像是經過了無數次培訓一樣。

薩麗將手裡的活停下,恭敬的走到諾德面前,點頭說道:「是的先生。」

「哦,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加入卡牌師公會的呢?」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在卡牌師公會,我沒有父母,是公會將我養大,又培養了我。」

「嗯?這麼說來,你是一直都在公會生活。」

「是的。」

「那麼溫斯和你是一樣的么?」

薩麗搖了搖頭,她仔細為諾德講解了一下,內勤和外勤的主要區別。

在卡牌師公會裡,內勤人員大概分為兩個派系,一種就是像薩麗這種,無父無母的孤兒,一種是家族體系的,一般是直系血緣關係或者是關係最近的親人。

薩麗這種不是卡牌師公會家族體系的人員,都是被特意挑選出來,為卡牌師公會裡,不是家族體系出來的卡牌師們服務的。

家族體系里有人覺醒了卡牌,那麼相對而言,也會從家族裡再找一個,跟覺醒卡牌的人關係最近的親人,來培訓成為內勤。

至於外勤人員,他們遠遠比不上內勤人員知道的多,最少外勤人員他們不知道自己是在為卡牌師公會服務。

外勤人員都是現招來的,經過短時間的培訓,就可以上崗了,而且外勤基本都是男性。

招他們來任職的時候,跟他們說是在為公司的領導服務。

所以真正知道卡牌師公會存在的人,只有卡牌師本人和內勤人員。

外勤和給卡牌師們做飯的廚師們,都是不知情的。

這也就難怪,溫斯在看到諾德的時候,表情有些詫異,原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為卡牌師服務。

還以為只是公司分配下來的領導,但可能是因為諾德年齡太小了,所以才導致他態度有點奇怪。

在了解了大概情況後,薩麗將餐具收拾好,然後推着餐車走了。

看了一眼時間,諾德將衣服穿好,他打算現在就去買幾件衣服。

走出房間,看了一下走廊,剛好在諾德房間的右側,隔了一個房間的門也被打開了。

從裡邊走出一個年輕男子,他身穿一身非常板正的西裝,顏色是灰色格子的,如果諾德眼光沒看錯的話,應該是專門去裁縫店訂做的。

腳上穿着一雙牛津皮鞋,上面的花紋樣式,也在告訴諾德,它也是訂做的。

這種鞋子,在普通的皮鞋店裡,是沒有銷售的,因為普通的皮鞋店賣的都是工廠大批量統一樣式的。

材質大多是那種皮革,更別說是在上邊弄什麼花紋樣式了,那種手工藝術,是現在的工廠生產皮鞋的流水線做不出來的。

而且劣質的皮革,也是承受不住這種花紋雕刻的,因為皮革很容易就裂開起皮,甚至是掉漆。

但是男子腳上的皮鞋,是那種真正的牛皮做出來的,並且大多數的牛皮根本就不用噴黑漆,因為牛津鞋注重原色,那種一雙一個模樣的顏色是獨一無二的。

就算是用同樣的一張牛皮製作出來的兩雙鞋,顏色也不會相同。

上邊的花紋雕刻,這種手工是很考驗製作鞋子的工匠的手藝,沒個幾年的磨練,根本別想為顧客製鞋。

男子腦袋上戴的禮帽,上邊的布料一看就是絲綢材質的,手上拿着一根嵌銀的手杖。

這一身裝扮,盡顯男士的紳士感。

男子轉身,也正好看到了諾德正在關上房間門。

他並沒有因為諾德穿着不夠得體,眼神就有任何輕蔑之色,反而是笑着跟諾德打着招呼的說道:「您好,你就是諾德吧!」

「是的,先生!」諾德禮貌的回應着。

「哈哈,不用客氣的,我們以後都會在一個小隊里做事,今天聽隊長說來了位新隊員,隊長晚上還要在一樓的餐廳,召集所以隊員為你舉辦歡迎宴會,順便在認識下小隊的所有成員。」

「原來是這樣啊!哦,對了,我還沒有請教您的名字呢?」

諾德帶着疑問的問道。

「喬迪·阿普曼。」

喬迪微笑着說出了名字。

「諾德·蘇,很高興和您共事。」

諾德也非常紳士友好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喬迪也沒有什麼歧視,將自己的右手同樣伸出,和諾德握手。

見諾德要出門的樣子,喬迪好奇的問道:「你現在是要出門么?」

「是的,我要去買幾身得體的衣服。」

諾德並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因為他相信,加入卡牌師公會的人,應該不止是只有自己這副破落的模樣,很多人大概一開始都不會像喬迪這麼得體。

「你要買衣服的話,我倒是可以帶你去幾家不錯的衣帽店。」

喬迪毛遂自薦的說道。

確實,憑藉他的穿着,諾德完全相信他的話,但是自己身上的錢可能就不是很允許了。

於是諾德委婉的說道:「感謝您的好意,如果您帶我去的話,我怕會耽誤您的事情。」

「哦,沒事的,反正我出門也只是閑逛而已,並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喬迪似乎裝作沒聽出來諾德話里的意思,依舊是微笑着要擔任諾德的導購員。

看到他鐵了心要帶自己去買衣服,諾德考慮到以後都是在同一個小隊共事的同事,所以也就沒在好拒絕對方的好意。

便只能是點頭答應道:「那好吧!麻煩您了!」

說完,兩個人便走出了公寓,門口溫斯早早就把馬車停靠在路邊,看到諾德走出來後,溫斯從馬車車夫的位置上跳下來,將車門打開。

喬迪隨口告訴溫斯一個地址後,諾德和喬迪坐上了這輛四輪馬車,隨着溫斯驅動馬匹,馬車開始緩緩前進起來。

在路上的時候,諾德便有意無意的詢問起小隊其他成員的情況,好為晚上的歡迎宴會提前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