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開局給貴妃打退燒針
開局給貴妃打退燒針 連載中

開局給貴妃打退燒針

來源:google 作者:欠削的桃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曹研

曹研醒來後發現自己身在一個陌生的環境,當他看到那些穿着古裝的人以後,他終於明白自展開

《開局給貴妃打退燒針》章節試讀:

好痛!
屁股好痛。
大周皇城外城,一間尋常的戶庭。
曹研從昏睡中醒來,感受到屁股傳來的陣陣刺痛,伸手去揉了揉。
早知道就不該打屁股針,要不是大夫說打屁股針,退燒好得快,我才不會遭這罪。
哎,天還沒亮嗎!
曹研睜開眼睛,發現周圍一片黑暗。
「小愛同學,打開窗帘。」
沒電了嗎?
曹研摸黑在床上尋找手機。
他伸出手,然後又快速的縮了回來。
這...這不是我家!
我在哪?
曹研坐在床上陷入迷茫,一動不敢動,然後他就明白了。
我穿越了 莫名的記憶突然鑽進了他的腦袋,連反應的機會都不給他。
曹研,字辭傲,大周王朝人士,家中一共7口人,母親早年絕症病死,爺爺是御醫院的太醫,父親叔叔都在縣衙做捕快,家裡還有一個堂弟堂姐。
得到這些消息,曹研稍微心安,好歹不是什麼無父無母,仇人追殺的苦局。
有家人作為依靠總歸是好事。
然而隨着記憶的不斷湧入,曹研的臉色卻越發難看起來。
片刻之後他才完全了解自己的處境。
曹研從小體弱多病,7歲那年更是身染惡疾,從此雙目失明,看不見一絲光亮。
完了!
比起父母雙亡,這結局似乎也沒好多少啊!
然而這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還在後面。
曹研爺爺曹任,字恭舉,青年學醫,中年入職太醫院,再有一年就能退休。
可一天前,皇帝的寵妃胡貴妃身染惡疾,高燒不退,皇帝命太醫診治,可整個太醫院沒一人能治胡貴妃的病。
眼看美人要玉殞香消,龍治帝勃然大怒,將整個太醫院的太醫全部關進大牢,下令三日後全部問斬。
還說什麼,庸醫禍國,倘若朕哪天得了風寒,整個太醫院竟無一人能治,留着這些庸醫何用。
太醫受罰,三族連帶,男丁發配邊疆充軍,女眷由禮部入教坊司受辱。
眼下父親曹懷金,二叔曹懷銀,表弟曹無趣全部被壓入大牢,兩天發後配邊疆。
邊疆離京千里迢迢,人到了邊疆恐怕也就只剩下一具白骨了。
而曹研由於從小身體孱弱,不見外人,需要靜養,父親便把他安置在外城偏僻處,由一個貼身丫鬟照顧。
也正是這個原因,他才沒被錦衣衛的人抓走。
「這哪是苦局,這明明就是死局啊!」
曹研全身冰冷,如墜冰窟。
太可怕了!
眼下這種情況只能等死。
對一個盲人來說,怎麼逃,往哪逃,下床都費勁,更別說跑路了!
「系統?」
沉默了一會,曹研試着喊了一句。
然而,並沒有什麼東西理他。
果然,網絡小說什麼的,都是騙人的。
這下徹底完了!
沒有系統,他就沒辦法翻轉局面,沒辦法活下來。
以後再也不在睡覺前YY自己是小說主角了,這下好了,完蛋了。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曹研腦子裡飄過無數種未來可能發生的情況。
但沒有一種不是以他慘死為結局。
被錦衣衛的人發現,帶到監牢里是死,就沒被錦衣衛的人發現,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沒人照顧也是死。
就在他六神無主,惶恐不安的時候。
只覺得眼前一道金光閃現。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又能看見了!
空曠幾乎沒什麼東西的房間里,透過窗戶紙的陽光正照在他的眼睛上。
曹研嘴唇顫抖了一下,我眼睛又好了!
難道是,穿越順便把眼角膜帶來了,直接讓這雙眼睛好了起來?
沒時間細想,他立刻準備收拾東西跑路。
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瞥到枕頭邊上的注射器。
瞳孔頓時一縮。
這 這是治我發燒的屁股針,它怎麼會在這裡!
枕頭邊上放着兩支針管,曹研敢肯定,這肯定是自己買的,自己一共買了三支,用了一支還剩兩支 沉默了一會,拿着針管看了半天也沒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趕忙轉悠了一圈,結果發現這屋子裡再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了。
值錢的東西也都在另一個房子里 算了,顧不得這些了。
曹研沒再停留,收拾了兩件衣服就往庭院外走去。
天下之大,何處不安家!
這裡又沒有監控,只要出了外城,隨便找個地方,改個名,誰還能找到自己。
再過兩年,隨便做個文抄公,不愁大業不成。
這麼一想,未來似乎也不錯。
一刻鐘後,曹研拄着拐杖出現在通往城門的大街上。
雖然現在眼睛能看到東西了,不過為了小心,他還是選擇拄着拐杖出門。
路上也盡量表現的與盲人相似。
路過一處茶樓前,許多食客正圍在那裡。
錦衣衛的人正在門口粘貼皇榜,並大聲誦讀着。
曹研沒有刻意留意,但還是被聲音吸引。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朕至親至愛,身染惡疾,太醫無用,遂請身懷醫才賢士入宮,病除,賞千金。」
皇榜內容都這麼隨意嗎?
話說這皇帝是不是糊塗了,太醫都治不好的病,誰敢接手啊。
風緊扯呼,趕緊走。
正當要走的時候,忽然聽見身後有人叫他。
「大公子!」
曹研回過頭去,發現是一個青衣小娥,女人長的還算清秀,看着年紀比他還小一點。
這張臉很陌生,但聲音很熟悉。
這是伺候他的丫鬟,青娥。
曹研正想打招呼,眼神卻一凝。
青娥身後還跟着許多穿魚尾服的錦衣衛執法人員。
再看青娥,滿臉淚痕,顯然受到了這些人的逼問。
「大少爺,你快跑。」
小丫鬟喊了一嗓子,眼淚都下來了,顯然很在乎自己。
曹研很感動,但他不敢動。
要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是一個盲人,一個盲人跑的那麼順溜,肯定會被懷疑,被抓起來後說不定流放的待遇都沒有,直接被安個陰謀論的罪名,和他爺爺一同問斬了。
眼看錦衣衛的人離自己越來越近。
曹研心中忐忑,沒想到好的辦法,於是心一橫對着剛才讀皇榜的人喊道: 「這皇榜我揭了。」
 

《開局給貴妃打退燒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