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君心即我心
君心即我心 連載中

君心即我心

來源:google 作者:凱風自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平生 洛悠悠 都市小說

一個千年家族的年輕族長,一個平凡人家的普通女孩一次偶然的相遇,讓命不久矣的兩人,惺惺相惜,互為摯友;最終,在得知兩人配型合適,可只有一個能活之時,年輕的族長選擇了把自己的心給女孩,讓女孩活下來;從此,一件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年輕的族長並未就此死去,而是以靈魂的方式活在女孩的體內,和女孩共用一具身體………展開

《君心即我心》章節試讀:

醫院病房裡。

姜平生拿着手機,靜靜地聽着,聞人妙說著會議決定,臉上表情平靜無波,待到對方說完,這才笑着回道。

「聞人老師,既然事情已定,麻煩您把剩下的事情安排好,對了,不用安排得太熱鬧,簡單點就行,我喜歡安靜點。」

「好,都聽你的,只安排人觀禮,至於其他的,都幫你省了,也省的我這把老骨頭,一把年紀了,還要忙前忙後的。」

聞人妙爽快的答應要求,語氣里也沒有帶着絲毫的傷感,反而有幾分輕鬆,讓姜平生也感到非常愜意。

「嗯,時間就定在七天後,明天就讓人先把東西送來,我這邊還要做些準備。」

姜平生與聞人妙道別後,掛斷了電話,長長出了口氣。

一旁的秦伯手裡拿着葯,等得他服用。

看着秦伯手裡由家族葯堂精研的葯,姜平生苦笑着搖了搖頭,雖然這葯價值連城,可還是救不了自己的命。

「秦伯,今天,就不用藥了。」

「這怎麼行,不用藥,您的病發作起來會非常痛苦的。」

秦伯有些急了,有一次姜平生忘記用藥,結果病發時,疼得死去活來的樣子,至今還歷歷在目。

「說不用,就不用,吃了葯,弄得我跟個正常人似的,一會演戲誰會信?就由我來開啟,這族長試煉的第一步吧!」

說完,姜平生率先出了門,在醫院裏找到了洛悠悠,扶着她又一起來到了公園裡。

兩人就在公園裡默默的走着,洛悠悠明顯感覺到氣氛有些壓抑,不知道是哪裡不對,也不好開口問。

走着走着,兩人又走到常坐的小涼亭里。

沒吃藥的後果,很快就出現在姜平生身上,病發的疼痛,如同剜心割肉一般,攙扶着洛悠悠的手止不住顫抖起來。

感受着身旁人手的異樣,耳中還有牙齒咬得太狠,而發出的「咯吱!」聲響,洛悠悠心慌了,滿臉焦急道。

「姜大哥,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我們這就趕緊回醫院找醫生!」

「沒事,沒事,你不用擔心,就是病發了,有點難受,忍忍就好。」

姜平生面色鐵青,但還是強忍着,只有越痛苦,一會才能達到他想要的目的。

洛悠悠哽咽道。

「嗚嗚!姜大哥,不要騙我了,你、你一定是很痛對不對,我們回醫院吧!」

耳中聽到姜平生的解釋,可被抓住的手卻越來越用力,讓洛悠悠都有點受不了。

「呵呵,回了醫院又有什麼用,到頭來還不是要死。」

眼看着差不多了,姜平生語氣低沉地說著,言語里滿是對生的絕望。

「不會的姜大哥,你一定會等到合適的腎源,你不會死的。」

洛悠悠安慰着對方,可沒察覺出,自己的語氣也有些低沉。

想到自己就算是等到合適的配型,家裡也湊不出錢來做手術,這結果對於她來說,已經是等於判了死刑一樣。

看着對方傷心的模樣,姜平生雖然心有不忍,可還是咬牙說道。

「你說得對,昨天醫生告訴我,就在我們醫院,有個人的配型數據都符合我,而且那人也快不行了,可惜,不知道那人願不願意救我。」

「真的?!」

聞言,洛悠悠驚呼出聲,有這麼巧的事情。

她暗下決心,等回去,就讓妹妹幫忙打聽那人是誰,到時自己去求求對方,救救姜平生。

想到這,她輕聲安慰道。

「姜大哥放心,你人那麼好,好好和那人說,他一定願意救你的!」

「悠悠,你說的是真的?真會有人願意救我嗎?哪怕她快死了?」

「嗯嗯,一定會的!」

聽到這話,姜平生雙手緊緊抱住眼前的女子,對方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驚呆了,一時間手足無措,臉上泛起害羞的紅暈。

只是沒等洛悠悠開口說些什麼,抱住自己那人接下來說的話,讓她如墜冰窟,全身心冰涼刺骨,心中更如同被鋼刀洞穿一般。

只聽姜平生激動地喃喃道。

「悠悠,謝謝你,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救我的!」

「放心,你死之後,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會幫你照顧好他們的!」

姜平生在耳邊輕輕呢喃,那原本溫和的聲音,此時聽來,如同惡魔低語,又像鋒利鋼刀,把她的心,一點一點的剁成了肉泥。

洛悠悠完全沒有想到,姜平生說的那人,居然就是自己。

不知不覺間,她已是淚流滿面,只是如何也哭不聲出來,只有淚水無聲的滑落。

「怎麼了,你不願意救我?」

姜平生鬆開抱着對方的手,看着那淚流滿面的樣子,輕輕替她拂去臉上的淚水,語氣依舊是那麼的溫柔。

半個多月的相處,幸福的回憶在洛悠悠腦海中浮現,本來想開口拒絕,可怎麼也說不出來。

她比誰都清楚,那種無助的等待死亡到來的痛苦,所以,自認為理解對方此時的行為。

而性格內向卻善良的她,自然也說不出讓對方犧牲,來救自己,這麼無情的話!

洛悠悠勉強笑道。

「怎麼會呢,姜大哥,我只是感到有些意外,就算我不救你,也活不了多久,所以...我願意救你!」

洛悠悠依舊淚流滿面,可語氣卻平靜且空洞,如同失去了靈魂。

姜平生看了心中雖然不忍,可依舊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既然同意,就在這份捐贈協議上按個手印。」

姜平生說著,拿出一份文件和印泥,抓着洛悠悠的手,在文件上按了手印。

而洛悠悠,全程只是麻木的任由對方擺布,也不反抗,也不出聲,看不見的雙眼,此時睜得大大的,失去了所有的光澤。

「姜大哥,我姐怎麼哭了,是不是你欺負她了?」

在一切都塵埃落定之時,洛影剛好放學來到公園,結果看到姐姐在哭,立馬急了。

姜平生蒼白的臉上露出尷尬之色,像是做了壞事被人抓住了一樣。

「沒有,你姐就是想起了一些傷心事,不信你問她。」

「不是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欺負我姐,不然要你好看!」

洛影齜着小虎牙,惡狠狠地說著,一邊心疼的幫姐姐擦拭着眼淚。

「阿影,我沒事,不關姜大哥的事,我累了,你送我回去吧。」

洛悠悠此時,一刻也不想在這多呆,這裡過往的回憶有多美好,此時就有多痛苦。

姜平生看着那兩人離開的背影,沉默不語。

秦伯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邊,手裡依舊拿着早上沒吃的葯。

「先生,一定要這樣做嗎?」

姜平生把手上的協議交到秦伯手裡,卻沒接過對方遞來的葯,他臉色蒼白,語氣低沉地說道。

「不這樣,她如何能知道人心險惡,姜氏雖然不需要一個銳意進取的族長,可也不能過於軟弱。」

畢竟是從小看着長大,秦伯豈能猜不到姜平生的心思,只是覺得這種手段太過激烈,怕會適得其反。

「先生,先把葯吃了吧。」

聞言,姜平生依舊搖頭拒絕。

「比起她今天受到的傷害,我這點痛算什麼,就當是對我的懲罰吧。」

說完,強忍着疼痛,一步步往醫院走去。

看着那遠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手裡這份《接受捐贈協議》,一聲悠悠地長嘆,被風兒吹得四散飄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