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真奇火
九真奇火 連載中

九真奇火

來源:google 作者:藏在冬天裏的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羽歌 奇幻玄幻 陳晉

這是以武道為尊的世界,想要提升修為,必須得到靈石或丹藥的輔助方可提升境界天啟大陸的各個城鎮都有一個天榜,天榜匯聚了各種等級的任務,在完成後便可領取不同等級的任務獎勵陳晉出生在天啟大陸的一個邊緣小鎮,從小體弱多病的他卻背負着血海深仇展開

《九真奇火》章節試讀:

「陳泉長老,你兒子跟家族小輩的陳晉發生一些摩擦,希望你做長輩的不要在中間插手。」

「族長這是何意?難道族長認為我連一個小輩都容不下嗎?」

族長乾咳兩聲:「此前你兒子在大庭廣眾之下辱罵陳明長老,我念他是初犯且饒他一次,你回去也不要過多的責罰了。」

陳泉聽後頓時明白族長的用意:「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沒什麼事我先告退了。」

這邊陳晉來到家族的後山開始修鍊九曲離火,隨着虛玄的指引陳晉開始試着將白蓮奇火引出體外。

只見一團白色的火焰慢慢從陳晉手中顯現,瞬間以陳晉為中心的三里之內所有草木全部化成灰燼,虛玄急忙幫助陳晉控火,這才穩住了白蓮奇火,在修鍊一個時辰的九曲離火後,陳晉便能開始慢慢的控制住奇火不再向外釋放能量。

「老師我能控制住白蓮奇火了。」

突然虛玄隱藏進陳晉體內,隨後虛玄急促的聲音傳來:「小晉,不好,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快走。」

還未等陳晉有所反應,只見十多道黑影瞬間閃身,來到陳晉面前,黑衣人臉上都遮着面罩,為首的黑衣人打量着陳晉:「小子,這的地面是你造成的?」

陳晉咽了咽口水搖搖頭。

「你把奇火交出來,我等不傷你性命,不然休怪我無情。」

陳晉看了一眼山下的方向暗想:這麼遠的距離怕是他們把我殺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這時虛玄的聲音出現在腦海中:「想辦法讓他把面罩摘掉。」

陳晉咽了咽口水:「我確實沒有你說的什麼奇火,但我知道剛才誰來過這兒。」

「是誰?」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我要一百兩白銀作為報酬。」

黑衣人此刻身體散發出一種極強的壓力:「小子,你這是找死。」

陳晉被這種無形的壓力壓的快要窒息過去,一口鮮血噴出,有氣無力的看着黑衣人:「你不答應我,我絕對不告訴你。」

黑衣人收回了氣息:「好,我答應你,事情過後我給你送到這。」

陳晉搖搖頭:「我怎麼能相信你?除非你給我一件信物然後把面罩摘掉。」

黑衣人也沒多說廢話,直接將面罩扯下,就在黑衣人露出面目的一瞬間,從陳晉體內散發出一陣濃郁的靈力形成一個半圓的屏障,把在場的眾人包圍在屏障之內,隨即黑衣人的一名手下瞬間燒成灰燼。

「是誰?」黑衣人立刻運轉靈氣,還未等他出手,只見虛玄的身影顯現而出,黑衣人看到虛玄之後目瞪口呆,時間彷彿凝固在此刻,突然黑衣人,拔劍斬殺,一陣殘影還停留在原地,隨後一滴鮮血從黑衣人的劍身滴落到地面。

陳晉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連呼吸也靜止了,隨即黑衣人剩下的手下瞬間化為灰燼,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讓陳晉不敢相信。

虛玄轉身向陳晉一揮手,陳晉便昏了過去,等再次醒來黑衣人早已不見了蹤影,虛玄再次顯現出虛幻的身影:「小晉,以後我不能在施展我的靈力保護你,你要儘快變得強大起來,還有等你入選進留元城學院後曲裕會在你身旁暗中保護你,就是剛才的黑衣人,我與他做了筆交易。」

「老師,什麼交易?」

「這個你以後便會知曉。」

之後的日子裏陳晉每天早出晚歸的去家族後山修鍊,婉晴 陳彪等人幾次前來找陳晉都不見蹤影,日子一晃一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

天榜前所有家族子弟全部匯聚於此,族長,副族長,陳泉等眾位長老坐在上方,陳泉起身擺擺手示意安靜:「報名的子弟共有91人,抽選一名幸運子弟直接入選,剩下90人分為9組,每組取一名獲勝者贏的入選名額,現在開始抽籤分組。

陳泉講完眾弟子便開始排隊抽籤。

「哎!2組,我要是能選到幸運簽該多好。」一名子弟拿着手中的2號簽走去了2號場地。

圍在場地外沒參加的子弟也在興緻勃勃的觀看着熱鬧。

「你們猜誰會選到幸運簽?」

「這還用猜嗎?肯定是陳立明啊」

「看,陳晉和羽少分到一組了,這難道是巧合?」

報名的子弟各自抽好籤之後都去了相應的場地,陳泉起身:「幸運簽,陳立明直接入選。」

「看,有一個好爹就是不一樣,這還叫公平選取?哎!」

「行了,人家就一個寶貝兒子,難道不應該嗎?」

眾人一片嘩然,裁判台上族長看了一眼陳泉搖了搖頭,陳泉清了清嗓:「現在比武大會正式開始。」

「一號場地第一場由陳句對陣陳蘇,現在開始。」

比賽場外圍的觀眾興奮的看着場內的比武。

「哇,陳蘇什麼時候突破的修者六級。」

「快看四號場地陳彪也突破了修者六級。」

比武場上的選手們也緊張的看着對手,「陳彪想不到你竟然突破到修者七級了,我知道現在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為了這次名額,我也要與你拼上一拼。」

陳彪手握玄鐵刀橫在身前:「陳備我也會使出我的全力的,來吧。」

隨後兩人便施展各自的技法,輾轉騰挪的在擂台上勇奪桂冠。

隨着第一場的鐘聲敲下帷幕,陳彪等勝者依次站到一旁等待下一場的戰鬥,第一場陳晉沒有抽到,隨着第二場的鐘聲響起比賽再次進入主題。

「看,陳晉上場了。」

「他的對手竟然是陳奇,陳奇可是修者六級巔峰啊馬上要跨入修者七級了。」

「哎,陳晉再怎麼厲害也必輸無疑了,一個月前他才修者四級。」

比賽開始,陳晉傲然的站在陳奇對面手提一柄佩劍,陳奇手握一把長槍猛然向陳晉衝來,電光火石般殺到陳晉近前,陳晉不慌不忙的閃身避開,隨之反手握劍橫向揮舞,陳奇急忙立槍格擋,叮的一聲脆響,陳奇向後倒退一步,隨即陳晉旋轉手腕,佩劍在手下開始旋轉,順勢將飛速旋轉的佩劍揮舞到陳奇面前,陳奇急忙向後閃身,陳晉並沒給陳奇喘息的機會,向前用力踏出一步,猛然跟了上去,陳奇一見不妙,雙手握槍由下向上挑去,陳晉五指一合將旋轉的佩劍握住,一個華麗的轉身,躲到陳奇的身側,劍尖直指陳奇的脖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