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近戰狂兵
近戰狂兵 連載中

近戰狂兵

來源:外網 作者:梁七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梁七少 都市言情

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瀰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後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背着一個人,可並沒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後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展開

《近戰狂兵》章節試讀:


稍晚一些的時候,古瑤聖子也就起身告別了。


他此番出門也還有事在身,要追捕一名古瑤聖地中犯了事逃亡在外的弟子,這一次的追捕任務也是對他自身的一種歷練。


歐陽菲也起身說道:「我明天下午還要上班。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葉軍浪說道:「那我開車送你們一程?」


歐陽菲笑着說道:「你就不用送啦。真是的。我帶着古大哥他們離開就行了。古大哥很少在都市中走動,不過我對江海市可是很熟悉的。你還擔心古大哥被拐走了不成?」


葉軍浪笑着點了點頭,說道:「行吧。古兄,日後你有空,隨時前來找我。」


「一定一定。也還請日後葉兄你前往古瑤聖地中做客一番。」古塵說道。


葉軍浪將古塵等人送出門口,與他們揮手作別。


葉軍浪返回後,沈沉魚臉上露出一絲倦意,她說道:「葉爺爺,你們先喝酒閑聊吧。我有點困了,我就先失陪,回房休息了。」


「好好,小沈,你不用管我們爺倆。你睡你的去。」葉老頭呵呵笑着說道。


沈沉魚一笑,告別後返回了屋子裏面


白仙兒看着還沒有睡意,仍舊是陪着葉老頭、葉軍浪他們喝着。


「對了,葉前輩,這一次我在拍賣會場拍賣了一些藥材,正好可以拿給你用。我看你要熬製藥湯給貪狼煉體。我購置的一些藥材應該能夠幫助得到前輩。」白仙兒笑着說道。


「哦?」葉老頭一笑,眯着眼說道,「白姑娘有心了。出身白家,明明是個千金大小姐,卻還如此的體貼人心,為人着想。葉小子,你要是不懂得珍惜,看老頭子我不削你腦袋。」


白仙兒俏臉一紅,說道:「葉前輩,您老就不要再打趣我了。」


葉軍浪臉色則是一怔,他想起白仙兒在拍賣會場的確是拍賣了幾百萬的一些藥材,不曾想這些藥材是特意給狼孩煉體用的?


一念至此,葉軍浪還真的是很感動。


他將狼孩當成自己的親弟弟一般,別人對狼孩好簡直是比對他好還要讓他感到受用。


「白仙子如此恩德,我還真是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了。」葉軍浪也是正兒八經的說道。


白仙兒一聽,整個人臉色都懵了,感情這極品爺倆你一言我一語的聯合起來欺負良家少女啊?


「什麼以身相許,太俗套了。男人做事要果斷,要不今晚你就去白姑娘房間?」葉老頭眯着老眼說道。


白仙兒紅着臉說道:「葉前輩,您再這麼說那我只好回房休息了。」


「看看,把白姑娘說得着急了吧?都跟你說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當然,如此良辰美景你們倆要做點什麼,老頭子我是睜隻眼閉隻眼,當做沒看到。」葉老頭老神在在的說道。


葉軍浪一陣無語,這老頭不正經起來簡直是讓人髮指,別說白仙兒,就連他都受不了。


「白仙子,來喝一杯,不用理會這糟老頭。」葉軍浪笑着說道。


葉老頭吧嗒吧嗒的抽了口旱煙,忽而對着白仙兒問道:「白姑娘,如今古武界的局勢,你有何看法?」


白仙兒臉色一怔,問道:「葉前輩所指的是?」


「魔宗蠢蠢欲動,開始復蘇。古武界的格局也正在發生變化。有些大勢並非人力所能阻擋,一旦大勢裹挾,又有誰能夠置身事外獨善其身?所以,老夫向問問你對於這古武界後面局勢的看法。」葉老頭說道。


白仙兒心中一動,不由想起當初與乘龍公子的秦淮夜談。


她說道:「曾有一人對我對弈,以天地為棋盤,各方勢力為棋子,進行天下未來大勢的對弈。」


「天地為盤勢為子?這手筆倒是大得很。此人是誰?」葉老頭眯着眼問道。


「葉家乘龍,乘龍公子。」


白仙兒說道。


「葉家嗎?」


葉老頭自語了聲,眼角的餘光似乎瞥了眼葉軍浪,神色略顯複雜。


「最終對弈的局面如何?」葉老頭問着。


「乘龍公子攪動風雲,形成屠龍局面,自信能夠跳出棋盤,坐看風雲起。不過我最後畫龍點睛,將局勢引向最終的天下共主的格局。」白仙兒開口,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目光亦是看了眼葉軍浪。


當初她與乘龍公子秦淮夜談,以天下大勢為棋子進行對弈。


最後,白仙兒以一枚白子代表葉軍浪,落下一子,改變棋盤格局,隱隱形成這枚白子獨對萬千黑子,逆流而上,形成了天下共主的格局。


葉老頭看着沒個正經樣,但天下大勢又豈能逃過他的手心?


白仙兒三言兩語他已經明白了個大概,笑着說道:「看來葉家此子的眼界胸襟的確是極為不凡,超遠同齡之人。只不過,這天下大勢又豈能是說左右就能左右的?說不定還有棋中棋,他所謂的超脫出這個棋盤的時候,說不定自己已經不知不覺的落在另一個更大的棋盤中。」


白仙兒聞言後點了點頭,說道:「前輩言之有理。不過乘龍公子的確不凡,才情偉略極為驚艷,否則也不會高居雛龍榜前三甲之列。」


言談間,白仙兒也流露出了對乘龍公子的一絲讚賞。


葉老頭立馬說道:「白姑娘,那些都是虛的。遠遠比不上坐在你眼前的葉小子來得真實。葉小子雖說不懂什麼天下大勢,但他有擔當有責任,一身錚錚傲骨足以撐起一片天地。這才是實打實的。白姑娘,你可要珍惜啊。」


白仙兒聞言後臉色一赧,都不知該說什麼好。


「以老夫只見,白姑娘你才是棋中高手。比方說,來江海大學這一步棋,就是極妙的。」葉老頭饒有深意的說道。


白仙兒臉色一怔,旋即他掩嘴輕笑,說道:「原來還是被葉前輩給識破了。」


「老夫老雖老,但起碼的眼力還是有的。」葉老頭笑着說道。


白仙兒也不再隱瞞,說道:「我父親曾說,風雲起於江海。所以我便是來江海看看。家裡人自然是擔心我的安危,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不過我自信能夠與武王境強者周旋。只不過遇到武祖境強者,那就束手無策了。所以我才來江海大學,才選擇在聽竹小築住着。有葉前輩坐鎮此地,那些魍魎魑魅的宵小豈敢靠近?」


「這麼說你早就知道老夫身份?」葉老頭問着。


「前來江海市之前,我曾與葉軍浪在一個酒吧初見喝酒。言談間多少也猜出了葉前輩的身份。」白仙兒如實說道。


葉老頭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說道:「不錯,不錯。白老頭有你這樣的孫女只怕是上輩子積了德了。這樣的孫媳婦跑了就可惜了……我仔細想想似乎此前白老頭曾說過欠老夫一個孫媳婦來着?對對對,就是有這麼一回事,看來得要去找白老頭一趟才行,這老傢伙要敢賴賬老夫跟他沒完!」


白仙兒一聽簡直是面紅耳赤,她哪能想到這樣的前輩高人還能無恥到信口開河的說出這樣的話?


坐立不安的她連忙站起身來,說道:「很、很晚了……葉前輩,我就先回屋子休息了。您老剛才說了些什麼,我都沒聽到……」


說著,白家仙子逃也似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中。


……


四更!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

《近戰狂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