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連載中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來源:外網 作者:說唱鴿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說唱鴿

感謝聯盟歸還精靈世界安靜祥和,因為我這個「底層」的訓練家,跳反了。 ——源自「底層」訓練家、培育家夏彥的《自述》展開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章節試讀:


[]
看着朝「海底神殿」飛去的夏彥,坂木手中的精靈球滑落。
召喚出了他的主力精靈。
紫色與藍色搭配,尼多王與尼多後。
以及站在兩隻中間,顯得更加狂暴猙獰的巨獸,超甲狂犀!
三隻天王級或者說是天王級之上的存在!
尼多王與尼多後吐出的「急凍光束」,超甲狂犀的「尖石攻擊」。
第一時間與土地雲、雷電雲以及龍捲雲,碰撞在了一起。
可以明顯地感覺到。
哪怕是坂木的這三隻精靈,在面對三雲的時候依舊處於了下風。。
畢竟真正的神獸,不是單純地可以依靠屬性來獲得勝利的。
不過。
只是處於下風,卻不代表很快就會落敗。
坂木有足夠的實力能夠拖住三雲,特別是在被操控之後,喪失了自我戰鬥意識的三雲。
靈獸形態增添了幾分獸性,少了些許智力以及判斷力。
坐在三首惡龍背上的夏彥微微側過頭,看向身後。
捲起了袖子,鬆開了西裝扣子的坂木。
少了幾分穩重,多了一些咄咄逼人的凌人氣勢。
霸主級別組織的首領,完全放開手腳戰鬥時,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獨自面對三雲,恐怕一般地地區冠軍都沒有這樣的實力。
這就是堪比冠軍甚至是超越冠軍的坂木嗎?
夏彥按捺下心裏的震動。
既然坂木可以拖住三雲,那麼他所需要面對的,就僅僅只是佐藤健太以及「獵人o」和那個背叛了美洛耶塔的傢伙了。
三個人。
以一敵三。
可以打!
看到衝過來的夏彥,佐藤健太三人也並不是很慌張。
雖說天王級的三首惡龍是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料。
但佐藤健太敢這麼做,他是有底氣的。
丟出精靈球。
一隻雷丘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雷丘!」
這隻雷丘滿臉的桀驁,回頭瞥了眼佐藤健太,帶着不屑。
不過它並沒有對佐藤健太做什麼,只是轉頭看向了疾馳而來的三首惡龍,面容嚴峻。
這是......
「托姆渃奇的雷丘!」
夏彥眯着眼睛,第一時間做出了判斷。
手掌抹過腰間,數道紅光閃爍,落在了神殿頂部的平台。
卡比獸、穿着熊、智揮猩、大鋼蛇、差不多娃娃以及布莉姆溫。
他獵人身份的六隻精靈盡數登場。
雖說這些精靈和他的默契不夠,培養的時間也不長,但智揮猩的存在,彌補了部分問題。
並且。
戲法空間!
由智揮猩扇動扇子鼓起的「戲法空間」,將整個平台籠罩。
「今天允許你不留手。」
夏彥拍了拍三首惡龍的脖子。
「吼——!!」
三首惡龍的眼睛瞬間就亮了。
多久了。
自從被夏彥收服之後,已經過去多久沒有徹底放開手腳地去廝殺了?
它感覺自己體內高傲的龍系血統再次沸騰起來了。
「要求只有一個,給我幹掉那隻雷丘。」
說完這最後一句。
夏彥縱身一躍。
從三首惡龍的背上跳下,穩穩站定在了平台上,六隻精靈的中間。
除了雷丘與三首惡龍跑到一盤戰鬥去了外,他還是同時面對三人的精靈。
數十道蜿蜒的紅光中,一隻只實力參差的精靈被召喚了出來。
除了個別精靈是館主級外,大部分都是准天王級,粗略看去少說也有十隻的樣子。
但都是獵人,大家的精靈是個什麼情況都心裏有數。
夏彥與精靈的不足瞬間就在對比下消散了。
甚至還讓他擁有了一定的優勢。
抓着「顯形鏡」的佐藤健太性格已經完全變了。
他在控制三雲的同時,多多少少還是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看到只身前來的夏彥,立刻驅使精靈發起攻擊。
然而。
夏彥只是輕輕擺了擺手,緩步朝着美洛耶塔所被束縛的石碑走去。
那悲切痛苦的叫聲,時時刻刻地觸及着夏彥的心弦。
至於說。
對面那十數只精靈。
夏彥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如同一盤散沙的它們,哪怕數量再多一倍,也不會是自己這已經完全構建了陣容以及體系的六隻精靈的對手。
招式海的卡比獸直接手上來開「腹鼓」橫推,面對任何屬性的精靈都有自己可以將其克制的招式,特別是面對佐藤健太的電系精靈時,基本沒有一個可以抗住「十萬馬力」第二下衝擊的。
卡噗熊熊更加過分。
本就有着精湛格鬥技巧的它,憑藉著「戲法空間」所轉換而來的速度優勢,將三四隻精靈戲耍於股掌,再配上它那「古井不波」的從容表情,令對手既奈何不了它,又要受到它的無故挑釁。
大鋼蛇是所有獲得反向速度加成中最恐怖的。
一條完全沒了速度限制,甚至速度還成了優勢的大鋼蛇,會造成什麼樣的局面?
差不多娃娃的「插秒治療」以及續開「戲法空間」。
布莉姆溫徹底化身遠程炮台,加上其特殊的「魔法粉」,特防較弱的精靈都是它的首選。
最後。
也是最重要的。
智揮猩僅憑「號令」、「挑釁」、「延後」這三個招式,就將本就在「戲法空間」加持下實力變得非常恐怖的精靈,破壞力再次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摧枯拉朽!
完全成型後的「空間隊」對上沙子一般沒有配合的隊伍,將「摧枯拉朽」這個詞展現得淋漓盡致。
哪怕。
對面拼着損失幾隻精靈強行以傷換傷,差不多娃娃的治癒能力簡直就是它們的噩夢。
沒得打。
根本沒得打。
這完全就不是一個實力層面的戰鬥。
而這,也詮釋了一名訓練家的精靈,是否擁有完整且優秀的體系的重要性。
所以。
哪怕在這個世界上依舊有着不少的天王級訓練家,但真正能夠成為四天王的就那麼幾個。
在精靈個體實力相近的情況下,體系的作用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着勝負。
岸上。
看到夏彥以一敵三還那麼輕鬆,坂木不由地露出了笑容。
果然。
他的眼光和判斷都不會錯。
夏彥的確有着超凡的天賦。
只要他能將這些精靈的實力都提升到天王級,火箭隊內最強者的名單中,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部下向首領展示了自己的才幹,做首領的,也需要給一點表率才行啊......」
坂木脫下昂貴的西裝。
將之隨手丟在地上。
鬆開領口,眼神一變。
變得極為專註。
大地之坂木。
開始動真格的了。
「美洛耶塔。」
夏彥的聲音,傳進美洛耶塔的腦海中。
「美洛......」
感受着痛苦的美洛耶塔,忽然停止了掙扎。
婆娑的淚眼,獃獃地看着這個朝它走來的「陌生人」。
感覺......有點熟悉。
夏彥動用超能力,在美洛耶塔的腦海中,構建出了自己原本的樣子。
「美洛!」
美洛耶塔愣住了。
在所有人都看不見的角度,夏彥冷酷的面龐變成了溫柔的樣子,揚起的嘴角以及眼神,這是美洛耶塔所熟悉的。
夏彥!
是夏彥!
他來救我了!
美洛耶塔認出了夏彥,哪怕他現在的模樣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滴答——滴答——
晶瑩的淚珠開始肆意地流淌。
心靈幼小的它,彷彿找到了情感的宣洩口,委屈的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不停地滑落。
當初。
它離開夏彥,就是感受到了那一族的呼喚。
卻沒想到。
等待它是一個陷阱。
專門針對它的陷阱。
當它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特殊玻璃所構建的囚籠,不僅隔絕了它的聲音,甚至還吸收了它的聲音。
無法盡情歌唱,無法以歌聲呈現心情的它,就失去了最大的力量。
這是只有那一族人才知道的事情。
但它沒想到。
在它最無助,最痛苦的時候,夏彥用另一個身份,出現在了它的面前。
此時。
在美洛耶塔的眼中,所看到的是那無盡黑暗的盡頭,亮起的一抹曙光。
而這抹曙光,給了它最大的希望與勇氣。
「不哭,我馬上救你出來。」夏彥輕柔的聲音如同山澗蜿蜒的泉水,滋潤了美洛耶塔那顆被傷透了的幼小心靈。
「美洛!」
被暗紅色不知名能量所包裹的美洛耶塔,咬着嘴唇,忍受着疼痛,將淚水縮在眼裡打着轉,就是沒再落下。
這一刻。
它學會了堅強。
看到美洛耶塔的反應,夏彥露出了欣慰。
伸手朝着石碑抓去。
然而。
哪怕是包裹上了超能力,在接觸這些纏繞着美洛耶塔的暗紅色能量時,還是被震退了數步。
不知源自何處的能量,帶着異常強大的破壞力和束縛力,特別是針對超能力。
另一邊。
儘管在夏彥的精靈圍攻下節節敗退,但看到夏彥試圖以自己的能力去對抗石碑上的力量時,佐藤健太還是不由地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沒用的,你以為我不知道那小東西的重要性嗎?」
夏彥冷漠地瞥了他一眼。
「知道為什麼當初要將這座神殿徹底沉入海底嗎?因為當時就有人找到了對這小傢伙最好的利用方法。恰巧的,我的盟友將這些內容全都告訴了我。」
他口中所謂的盟友,無疑就是那個將美洛耶塔騙來的人。
如果不是這一族中叛徒的支持,火箭隊想要把這座「海底神殿」吃透,也至少還需要一年乃至更多的時間。
「沒事,我會救你出來的。」夏彥安慰道。
美洛耶塔眼中剛剛浮現出的失落,瞬間又被堅強所代替,重重地點點頭。
夏彥深吸一口氣。
腦中回想「賢者石」內所獲得的部分超能力特殊使用方式。
再次抬起手。
觸碰紅光時,居然沒被再彈出去。
果然,能量既頻率,轉變超能力的頻率去迎合這股能量的波動,是個正確的方向.......夏彥心裏暗道。
而對面的佐藤健太看到這一幕,面色卻稍微有了些許的變化。
猛地看向那穿着古袍的中年人,對方的臉上也滿是詫異。
「不應該啊......」
佐藤健太咬了咬牙,望向另一邊,和坂木堅持住了三雲。
「該死,對火箭隊首領的實力評估也是錯誤的,他居然可以拖住三雲,這樣下去恐怕等不到她......」
拖住三雲?
怕是真正見識到坂木實力的時候,他會尿褲子。
下一秒。
佐藤健太做了個大膽的決定。
他利用「顯形鏡」控制三雲中的龍捲雲,脫離了與坂木的戰鬥,裹挾着無數龍捲,朝着夏彥這邊襲來。
不論是防止夏彥令美洛耶塔失控,還是對付他那六隻配合過於強大的精靈,都必須要三雲之一才行。
但三雲中離開一隻。
坂木眸子一閃,輕輕碎了一口。
帶着些許自嘲和怒氣。
「我還有被小看的一天。」
旋即大手一揮。
「超甲狂犀,角鑽!」
只見。
超甲狂犀頭頂的尖角泛起亮白的閃光,在尼多王和尼多後的幫助下,封鎖了雷電雲的閃躲空間。
恐怖的撞擊落在雷電雲的身上,瞬間造成了極其恐怖的殺傷力,將雷電雲擊飛砸落地面的同時,短時間內居然無法再次爬起來。
角鑽:一擊必殺類的招式,凡是被命中,幾乎就是滿血秒殺,缺點是命中率極低。
當然的,具體的效果和破壞力,還是要根據使用精靈與承受精靈的實力差距以及能力差距進行判定。
就算是坂木的超甲狂犀,也不得不藉助尼多王和尼多後的封鎖,才能增加命中率。
不過。
雷電雲不愧是神獸,哪怕正面硬吃了這一下,也沒有直接失去戰鬥能力。
只是帶來的巨大疼痛,讓它短時間內需要緩緩。
而這瞬息之間所帶來的變化,讓佐藤健太不由瞪大了眼睛。
能把「角鑽」這玩意兒當做常規招式在和神獸對戰中使用出來的,估計也就坂木了。
他才把龍捲雲喚走,一下子局面就變得有些尷尬。
回去繼續圍攻坂木吧。
雷電雲倒下了短時間內無法恢復,也不一定能限制他。
去對付夏彥吧。
天知道土地雲還能堅持多久。
但這時候,佐藤健太的思想還算清晰。
正在救援美洛耶塔的夏彥,才是威脅到了他根本的存在!
必須先解決夏彥,確保三雲一直在他的掌控中,之後才有翻盤的可能。
如果沒有三雲,他在這種實力的坂木面前就是個渣渣。
所以。
如果想穩定甚至是挽回局面,美洛耶塔絕對不能脫離控制!
於是乎。
雷電雲繼續襲向夏彥。
而坂木在暫時擊退雷電雲後,沒有馬上行動,直勾勾地望着土地雲。
「在下坂木。」
坂木老大頗為鄭重地說著,也不管現在的土地雲是個什麼狀態。
他只是覺得,既然想要收服對方,就起碼該給它足夠的尊重。
「成為我的精靈吧,土地雲!」
來自坂木的宣戰。
「土地!」
土地雲咆哮。
變成了靈獸形態的它就像是一隻橘色的老虎,咆哮響徹。
它是三雲中受到「顯形鏡」影響最低的。
說到底。
隨便來個人拿着「顯形鏡」就想徹底控制住三雲,無異於痴人說夢。
和坂木這簡短地交手下來,土地雲並未從坂木身上感受到任何對神獸,對它的畏懼。
這是它從未遇到過的。
但卻又給了它足夠的尊重。
而這種尊重,令土地雲對坂木多了一絲絲的認可,一點點的親切感。
這或許,就是地面系猛男之間的「惺惺相惜」吧。
「土地——!!」
坂木露出笑容,手臂一揮,尼多後往前一步。
很快。
岸邊就響起了刺耳酸牙的冰晶摩擦聲,以及地面不斷震動破裂的轟鳴聲。
這絕對是一場對戰歷史上的饕餮盛宴。
然而。
坂木老大是醉心在了和土地雲的對決上,龍捲雲的靠近,卻讓夏彥差點罵娘。
『坂木老大,說好的你拖住三雲的。你支棱起來,別矜持啊,爆發啊,派大針蜂上場啊,實在不行我把大針蜂的超進化石借你啊......』夏彥心裏不住地吐槽着。
不過吐槽歸吐槽,事實是怎麼樣他也是明白的。
佐藤健太如果鐵了心要先對付他,就算坂木全力出手,還真不一定能攔得住不顧一切的龍捲雲。
畢竟。
三雲要是想飛,對坂木來說,還是比較棘手的。
可明白歸明白,現在輪到他麻煩了。
「美洛......美洛!!」
注意到龍捲雲的靠近,美洛耶塔忍着疼痛高喊着,讓夏彥先走別管它。
但這個時候。
已經把手探入到了紅色能量中一半的夏彥,也不是說想走就能走的。
「巴魯亞——」
虛空中,多龍巴魯托的聲音在夏彥耳畔響起。
這是夏彥最後的保障。
也是他最後的底牌。
以多龍巴魯托的實力,就算不是龍捲雲的對手,拖延一下總是可以做到的。
而夏彥在知道自己無法立刻脫身,眼神瞬間一變。
丫的!
就不信你一個沒有基礎構建的屏障,還能比艾因奧克多的結界還麻煩。
鼓動起全身的超能力,開始強行破開對美洛耶塔的束縛。
「龍捲!!」
龍捲雲雙眼泛紅,此刻如同巨鳥的它揮動綠色雙翼,一股恐怖的氣流夾雜着凌厲如同刀刃一樣的勁風,瞬間拂向高台。
大鋼蛇在第一時間出現在了夏彥的身後。
全身由厚實金屬構造的它,居然在這股可怖氣流的吹拂下,頃刻間傷痕密布,差不多娃娃連治療都來不及。
神獸之威,可見一斑!
快了!!
感受着身後龐大身軀倒下所帶來的轟鳴與震顫,夏彥緊咬着牙關,一言不發。
「龍捲——!!」
龍捲雲見到自己的一次攻擊居然沒能奏效,和坂木戰鬥時那種難纏的感覺再次襲上心頭,憤怒咆哮。
鼓起更大的風浪,這次不僅是將夏彥,把他所有的精靈都籠罩了進去。
然而。
夏彥的精靈們卻毅然決然地站在他的身後,構築成了一道以肉體為基礎的城牆,試圖阻止這次的攻擊。
很顯然。
這次的攻擊威力更強,攜怒一擊的破壞力也更加恐怖。
攻擊還未抵達,僅僅只是風浪,就讓精靈們站立變得困難。
「美洛、美洛、美洛!!」
美洛耶塔的聲音中夾雜着哭腔,原本忍住了的淚水再次變得不受控制。
只不過這一次不是因為它自己所忍受的疼痛,而是因為它即將預見的,夏彥所可能會遭受的疼痛。
「美洛耶塔,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也絕對會把你救出來。」
通過心電感應,夏彥快速地安撫了句。
實在不行。
就只能暴露多龍巴魯托。
可這在美洛耶塔聽來,卻只是當做了夏彥的安慰。
「美......洛!!!」
美洛耶塔佘山迸發出七彩的光暈,一條條柔和的亮白色如同絲帶一樣的能量,順着夏彥深入的手臂蔓延而出,纏繞在了夏彥的周身。
下一秒。
轟——!!
在龍捲雲的攻擊迸發的轟鳴聲中,一道黑色的光柱拔地而起,直衝雲霄。
煌煌黑芒,貫穿雲霧。
距離漣漪鎮遙遠之外,正在疾馳的萊希拉姆忽然停下了動作。
無比焦急,抓着它頭髮如同騎馬一樣加着油的比克提尼也從它的稠密的毛髮中探出了腦袋。
「呢咪?」
比克提尼眨巴着眼睛。
這一幕,它熟啊。
抱歉,萊希拉姆比它更熟。
就見萊希拉姆的嘴角上揚着,勾勒成了一道優美的弧度。
【我早就說過,你憋不住的,偏偏還要忍。】
「呢咪?」比克提尼滿臉好奇。
『你早就知道?』
萊希拉姆昂了昂腦袋。
【那畢竟是我弟弟。】
「呢咪~~」
比克提尼恍然。
也是哦。
【他的真實,足以彰顯理想,倔脾氣的臭小子。】
聞言,比克提尼捂着嘴巴,小眼睛滴溜溜地轉動着。
『我沒聽見哦,這句『臭小子』不是我說的哦。』
嗖——
四隻蓋諾賽克特從它們身邊划過。
比克提尼和萊希拉姆表情微僵。
攔住它們!
與此同時。
收起了落敗尼多後的坂木,也終於是往夏彥的方向看了一眼。
臉上帶着笑容。
「原來那石頭真的是你拿走的,不過也好,不用我出手了,『理想之英雄言夏』。」
說話間,他右手拿着的一枚特殊精靈球,也默默放回了腰間。
在精靈球輕微的震動中,隱隱傳出了些許羽翅震動的蟲鳴聲,細弱蠶聲,卻又好似遠傳千里。
收起以防萬一的王牌。
坂木這次終於是可以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對付土地雲上了。
「再來!」
這次上前的是尼多王。
敗而再戰,坂木亦是沒有半點退縮和畏懼,有的只是絕對的自信。
土地雲也看了眼衝天而起的黑色光柱,朝着坂木點了點頭。
「土地!!」
萊希拉姆、捷克羅姆,俺似乎終於是有些明白,你倆為什麼每次出現都要帶個英雄了。
俺似乎也找到了個對胃口的傢伙!
而進入到了混黑空間中的夏彥,也是不免愣了下。
這一幕。
出現過一次,再次出現的時候,好像就沒那麼詫異了。
你說是吧?
捷克羅姆?
嗡——
一縷縷湛藍色的細密雷電,忽明忽暗之間,凌空勾勒出了道輪廓。
於混黑空間的承托下,輪廓漸漸明朗。
純白與亮紅勾勒的眼睛,不帶任何情緒地看着夏彥。
理想之龍。
捷克羅姆!
【汝之言,何謂理想?】
——————
ps:呼——趕上了,今天從老家回來,然後晚上又吃年酒,最近事情就特別多,略微有點煩躁。
雖遲但到,求月票~~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