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嬌寵醫妃:禁慾蛇夫的醋缸打翻了
嬌寵醫妃:禁慾蛇夫的醋缸打翻了 連載中

嬌寵醫妃:禁慾蛇夫的醋缸打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伴生浮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北辰 顧南星

【甜寵雙潔1V1】顧南星有一個秘密,她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蛇蕭北辰也有一個秘密,他是條大黑蛇某日,北辰王的小嬌妻被一條拇指粗的銀蛇嚇得像只八爪魚掛在他身上,他慌了,日夜都害怕他的真身會把嬌妻嚇死……簡介:戰地軍醫顧南星穿越了,開局新婚夜,險些被瘋批丈夫咬死為了苟命,與中毒王爺約法三章:「……毒解之後賜我一張和離書」誰知毒還沒解,某仗勢欺人王爺不守信用:「乖,讓本王抱會兒」「……」好想給他扎幾針好不容易拿到和離書,某醋精王爺追到皇叔府上將她扛了回去,目光三分繾綣,三分委屈,三分求全:「顧南星,本王后悔了,能不能不和離?」要是她敢不答應,他就用蛇尾纏死她「滾犢子!別耽誤姐獨自美麗」[嘴賤俏皮王妃VS純情醋精王爺]展開

《嬌寵醫妃:禁慾蛇夫的醋缸打翻了》章節試讀:

「唔……」

顧南星一睜眼,發現身上壓着一個墨發紅瞳的男人。

精緻如儔的五官透着與生俱來的矜貴清冷,稜角分明的臉龐俊逸如天工巧琢,是她從未見過的傾城絕色。

美到讓人窒息。

對,窒息……

快呼吸不過來了……

若不是脖子上傳來的力道越來越緊,她恐怕要溺死在這男人的美色里。

一張白皙的小臉憋得青紫,本能的求生欲勒令她快速伸手,猛點向男人的脖子。

男人顯然沒料到身下人會反抗,頓時失去攻擊力,悶哼一聲,倒向一旁。

宛獲新生的顧南星艱難坐起來,雙手捂着快要斷裂的脖子,大口呼吸着新鮮空氣。

發現自己竟穿着一襲鮮紅如血的喜服,驚訝得瞪圓了眼睛。

什麼情況?

「嘶!」太陽穴一緊,大量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腦海告訴了她答案。

九十九世紀戰地軍醫的她,與同伴出任務時,被一條兇猛的黑森蚺活活絞死,醒來便穿到了東華大陸,東**。

原主,顧南星,年方二八,鎮國公嫡長女。

心儀當朝炙手可熱的新晉狀元郎柳行知,卻因一紙婚書,被迫嫁給北辰王蕭玦。

今夜,是她與蕭玦的洞房花燭夜。

原主有一項艱巨的任務——新婚夜弄死蕭玦。

因為蕭玦素來與太子不和,而柳行知是太子的幕僚。

床上的男人,便是北辰王蕭玦。

他,是東華帝第三子,年二十又二。十二歲出征,十四歲封地封王,是東華百姓人人敬仰的戰神,更是令敵人聞風喪膽的活閻王。

他,還是皇城第一美男,有着令任何女人看了都嫉妒的風華絕貌,卻是東華生人勿近的存在。

傳聞,他脾氣詭譎莫測,殺人如砍白菜。

傳聞,他嗜好用美人皮做美人燈,北辰王府共七十二盞美人燈,皆是他最得意的作品。

原主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豈能奈何得了羅剎般的蕭玦,刺殺還沒開始,就嗝屁了。

不過,她有個疑問,這樁婚事是蕭玦自己求來的,說明他傾慕原主,可……

新婚夜殺妻,下手忒狠了些。

忖思至此,下意識往喜床里側瞥了一眼。

男人的眼睛紅得似是能滴出血來。

穴道被衝破,高大頎長的身軀再次壓下。

顧南星雲眸一凝,雙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你、你要做什麼?」

不可否認,他確實是自己見過最妖孽的男人。

但很明顯,和他夫妻打架,絕無可能!

欲再次封住對方的穴道,兩隻手被對方擒住,抵在頭頂無法動彈。

「刺啦——」

身上的涼意,讓顧南星不由打了個顫。

男人那張俊美的臉逐漸在眼前放大,她嚇得小臉泛白,邊吼邊掙扎不休。

「混蛋,給我滾開,滾開……」

卻無濟於事。

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埋到她的頸窩。

「唔……」刺痛傳遍四肢百骸。

該死的,脖子被咬破了。好痛!

劇痛,讓顧南星惶恐凌亂的意識清醒了幾分。

這才發現身上人像是一顆大火球。

他……中藥了?

可……似乎只是貪戀自己的血,並沒有做其他逾矩之事。

他中毒了?

就在顧南星得出『鮮血能壓制蕭玦體內的毒』的結論時,兩眼一翻,疼暈過去。

「唔……」

顧南星再醒來,已是次日。

她彈坐起來,環顧四周,發現自己依舊身處一間古色古香的喜房,而脖子上的刺痛,深刻提醒着她,昨晚不是夢她真的穿了。

猛然想起什麼,趕緊掀開喜被檢查。

衣衫不整,身上卻一絲痕迹都沒有,雙腿也沒有事後的酸痛,還好還好,清白還在。

也就說明,那混蛋的確是中毒。

到底是什麼毒?

為何血能壓制?

忽然,腦海中冒出一個駭人的猜測,難道……蕭玦求娶原主的真正目標,是她的血?

這時,門嘎吱被人推開。

顧南星忙不迭扯過喜被裹住自己,雙眼警惕的望過去,發現進來的是兩個小丫鬟,鬆了口氣。

「小姐……」其中穿着綠裙的小丫鬟飛奔到床前,面色擔憂,「小姐沒事吧?王爺他、他……」

昨晚,小姐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她和翠兒在門外聽得一清二楚。

王爺太可怕了……

要是夜夜都被王爺那般折磨,小姐怎麼熬得過去啊。

「小姐有沒有受傷?」另一個穿着粉裙的小丫鬟不緊不慢走到床前,跟着問道。

兩個丫頭,是原主的陪嫁丫鬟,綠裙的叫喜兒,年十四,從小跟着她,粉裙的叫翠兒,年十八,是後來送到她院子里的。

顧南星淡淡掃了兩人一眼,搖搖頭:「我沒事。翠兒,你去幫我拿套乾淨的衣服來。」

「小姐稍等,奴婢這就去。」翠兒應聲,出了喜房。

喜兒暗暗吁了口氣,「小姐,奴婢給您備水梳洗。」

「好。」

喜兒去了凈房。

片刻後,翠兒捧着一條花花綠綠的衣服回來。

顧南星嫌棄地皺着眉,「就沒有素凈些的衣服嗎?」

「小姐的衣服樣式都差不多,沒有比這更素凈的。」翠兒有些疑惑,「小姐從前不是最喜歡這套衣服嗎?」

翠兒說得不錯,原主確實滿衣櫃花花綠綠的衣服,只因她的庶妹顧柔兒誇她穿這類風格的衣服好看,還說柳行知喜歡。

不止如此,珠釵配飾,胭脂水粉,都是誇張艷麗的款式。

「那就這件吧。」顧南星伸手抓過衣服,「你背過去。」

翠兒愣了一下,轉念一想,昨晚是小姐與王爺洞房花燭,小姐定是害羞才不讓她伺候。

找到合理的理由,趕緊背過身去。

換好衣服,顧南星任由兩個丫鬟伺候梳洗。

「喜兒,今天不用上妝。」坐在梳妝台前,她淡言道,「你綰髮好看,你幫我綰髮。」

一旁,翠兒臉色微變。

「好的,小姐。」喜兒笑得燦爛如花,「啊不,如今小姐嫁給了王爺,奴婢該改口喊小姐王妃,北辰王妃。」

顧南星輕撩起唇角,透過銅鏡看着身後的兩個丫鬟,眼底的色彩晦暗不明。

綰髮結束,她認真端詳着銅鏡里的人兒,巴掌大的臉蛋,靈巧秀氣的眸子,挺立有型的俏鼻,不點而朱的櫻桃小嘴。

雖是一張稚氣未脫的面容,一雙上揚的媚眼卻顧盼流光。若是再長大些,必是一位仙姿玉貌的小美人兒。

顧柔兒總攛掇原主扮丑,想必是嫉妒她的美貌。

可惜,原主一直把顧柔兒當成最親的妹妹,深信不疑,無話不談。

「王妃的脖子怎麼有一圈淤青,還、還破了!」喜兒發現她脖子上的傷口,變色道。

霎時眼眶一紅,一片濕潤,「王爺未免太不是人了,竟然這般對待王妃。」

顧南星張張嘴,還沒來得及開口,門口傳來一道深沉慍怒的聲音:「放肆!」

《嬌寵醫妃:禁慾蛇夫的醋缸打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