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落長河
劍落長河 連載中

劍落長河

來源:google 作者:宇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宇九 紀鈺

時間長河崩滅,我自當以劍斷過去,平現在,斬未來,屹立於長河之上平息這場禍亂不講道理?我,就是道理展開

《劍落長河》章節試讀:

荒星

無數法則凝聚而成的鎖鏈在不斷的衝擊着這顆星域,其下有一條河流靜靜流淌,如同亘古不變的歲月一般。

鎖鏈不斷的崩壞與重生中,卻沒有在河流上激起一朵漣漪,反而被其不斷的吞噬。

「亘古不變?你還有多少時間呢?」河流之外,諸多身影浮現,領頭之人更是手拿一把黑色戒尺,向著河流上方的荒星斬去。

「哼。」荒星之內,一聲冷哼傳出,一道音波而化的大道威壓擴散開來。而那河流似乎感受到了威脅,在那大道之音擴散而來之時,自身激起一朵浪花融入其中,去對抗那戒尺之威。

音波掃過,將那戒尺從中劃破,甚至河流之外的身影也被斬落不少。

「歲月之道嗎?不過爾爾,待本座真身到來?這長河皆歸我等。」手握半截戒尺的身影緩緩褪去,就如不曾來過一般。

而荒星之內也沒了動靜,雙方的一次試探到此為止,只有恐怖的大道法則依舊在不停的衝擊着……

荒星之內,眾多身影都鬆了一口氣。

「萬年以來,這已經是第六次了,對方雖無法跨過長河而來,但是動靜卻一次比一次大。」

「呵?慌什麼?我們一族作為護道者,在這過往歲月,遇到的事情還少嗎?」

眾多人不再言語,看向最高處的身影。紀惟辰低嘆一聲,他明白這次危機並不一般。因為他們的目的,是長河本身。不過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對方的威脅並不大。

「明日,封星。」紀維辰留下這句話後,轉身離去。長河事關重大,他不敢有一絲輕視。

大殿

「紀鈺,你該走了。」

紀維辰看着自己的兒子,不由的回想起他的覺醒儀式。

他們一族作為護道者,在修行上有着先天性的優勢。在七歲的時候,每人都會進行一次覺醒,胸口的錶盤將其吸入,長河之上會投射出大道光雨,由其自身選擇一種大道,打入根基。而那錶盤,被他們一族稱呼為——道源

自己兒子呢?道源從背後出來不說,一進去就有九道大道轟擊而來,與別人的光雨根本沒法比。關鍵是道源還直接被這九道大道給轟出一道裂痕。

嗯,錶盤的秒針被轟下來了。

這種情況不是沒有先例,他們稱呼為道崩,就是不被大道認可,同時其胸口處的道源會被收回。

但自己兒子不同,他的道源在崩壞後進行了自我修復,且大道根基也很完美。只是它顯得並不是那麼穩定,已經三年有餘,卻還沒有完全恢復起來。

「好。」

對於父親的安排,紀鈺並沒有多問,於他而言,在哪裡修鍊都是一樣的,更何況,在道源穩定之前,他還無法進行修鍊,但他並不灰心,因為他根基的完美程度,不敢說後無來者,但是絕對前無古人。

紀維辰低嘆一聲,每過萬年,他們一族皆要派出九名年輕後輩,出去歷練,作為證世者,如果可以,他並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去,只是他有預感,萬年之內,荒星必有巨變,也許出去,才是最安全的。

隨即他大手一揮,長河之上出現了一個節點。這是一個小位面,就算真的發生禍事,也不會第一時間受到波及。

「你何時可以屹立於長河之上,就可以回歸荒星。」聲音傳過,紀鈺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荒星上空的錶盤定格在五,次日,荒星封鎖,無數大陣在荒星內部升起,紀元的長河在其下熠熠生輝……

……

「呵欠!居然睡著了」

紀鈺揉了揉腦袋,從荒星出來,自己的道源又一次遭到損壞,但是近兩年的時間裏,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道源的修復只能靠時間來堆積,看來是因為下界的時間流速過快,反而讓我提前一步恢復。」

感受着道源的狀況,紀鈺不由得露出一絲笑容,照這樣下去,自己最多需要兩天,就可以開始修鍊了。

「紀鈺先生,家主要見你。」

一道聲音打斷了紀鈺的回想,是幕府的天才——慕道臨。同時也是自己的學生,只是,他的神情並不好,似乎有什麼話想說一般。

「好。」

紀鈺並沒有追問慕道臨,他對於慕道臨很特別,畢竟是自己的第一個弟子,而他的神情不對,必然與家主找自己有關。

「先生請。」

慕道臨跟在紀鈺身後,這個比他還大兩歲的青年,在其身邊卻沒有一絲不恭,因為他知道,現在的幕府,是先生救下的,雖然先生並無修為,但是他的所知遠遠不是自己所能想到。

「先生這樣的人,距離一飛衝天,差點只是一個契機吧?」慕道臨這樣想着。

在慕道臨胡思亂想之際,他們已經到了家主門前。

「道臨,你先下去吧,我有事與先生商議。」

慕山擺了擺手,慕道臨看了慕山一眼,似乎有什麼想要說的,但是看到慕山緊張的神情,最終還是退了下去。

「何事這樣遮遮掩掩的,連道臨都不能在場?」紀鈺哂笑道。

而慕山看到紀鈺後,神情也放鬆了不少。兩年前,慕家遭遇突變,是紀鈺布下一套殺陣,將慕家救了回來,這個來路不明的少年,並沒有求什麼回報,只是居住在慕家,而慕家也將其奉為上賓。兩年來,不知為慕家解決了多少麻煩。

並且他還在慕家布置了一座大陣,不管是修行還是殺敵,都有着驚人的奇效。在如今的雲天城中,如果說哪裡最安全,那必定是慕家。

「是這樣,先生你在慕家已有兩年之久,期間為我們解決諸多麻煩,但……」

說到這裡,慕山似乎有難言之隱。

「但說無妨。」

聽到這話,慕山鬆了一口氣,道:「樹大招風的道理,先生應該明白,當年我們家族巨變,終歸是雲天城另外三家的打壓造成的。雖然先生在慕家布下大陣,讓人不敢來犯,但是慕家之外,我們就沒有什麼優勢了。」

慕山說到此處,低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