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嫁給風流將軍後,我真香了
嫁給風流將軍後,我真香了 連載中

嫁給風流將軍後,我真香了

來源:google 作者:彭那個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天闕 古代言情 夜闌珊

夜闌珊不僅武功高強,還精通仿妝術,並且還擁有一個超大的隨身空間一朝穿越,她成為了南楚國戶部尚書府里的庶女爹不親,娘早逝,長公主母親還處處刁難?切!她夜闌珊堂堂一介王牌特工,她怕過誰?若是連一個老妖婆都對付不了,她的臉還要不要了?夜闌珊速戰速決,替原主報完仇後,就過起了隨心所欲的生活沒事進進賭坊,逛逛青樓,偶爾還跟人打打架,日子過得簡直不要太逍遙可是她想不明白,她怎麼就成了皇帝心中的白月光,第一公子胸口的硃砂痣?還有這個三天兩頭翻窗進來找她的絕世美男又是怎麼回事?也看上她了?可拉倒吧!你一個風流將軍不是我的菜!從哪來給我滾哪去,不要擋住我看美男子的視線【女主又美又颯,可鹽可甜,男主看似風流,實則潔身自愛雙處文】展開

《嫁給風流將軍後,我真香了》章節試讀:

夜闌珊走後,長公主才陰陽怪氣的對夜北辰道:「駙馬,你看她那副上不得檯面的小家子氣,皇上能看的上她嗎?」

夜北辰臉色有些不悅,夜闌珊畢竟是他的親生女兒,被人說得如此不堪,讓他的臉面往哪擱?

因此,他說話的語氣變得有些嚴厲:「長公主,這話你就說錯了,珊兒她雖然欠缺少許貴女風範,但她的容貌卻乃上上之色,說不定皇上還真就喜歡她這樣的。」

長公主聽他如此說,冷笑一聲,卻也不再多說。

先皇已於三年前駕崩,如今坐在那龍椅上的,是先皇的長子,也就是她的侄子。

當然,按照皇室的規矩,她不能直接稱呼這個侄子為皇侄,得稱呼皇上。

當今皇上自小就和她不親,感情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因此,她這幾年的日子,已經沒有先皇在世時那麼好過了。

這也是夜北辰現在為什麼敢和她嗆聲的原因。

夜北辰見她不再說話,想了想又道:「你今後要和她好好相處,莫要再處處為難她。」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本宮何曾有處處為難過她?」長公主一臉不悅,臉色陰沉下來,。

夜北辰直視着她,不再說話,眼睛裏卻寫滿了「你有」兩個字。

長公主見此,冷哼一聲,站起身就往外走去,背影看起來很是生氣。

夜北辰沒有去追她,只是看着她的背影,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這幾年偶爾也會懷疑自己當年的選擇究竟是對還是錯?為了權勢地位,他背叛了自己最心愛之人,到底值不值得?

這邊,夜闌珊徑直回到了原主從前住的丹青院。

丹青院位於夜府的後院,面積不大,只有七八間房,不過院里卻種滿了各種各樣的花草,看起來很是賞心悅目。

此時,丹青院里只有一個中年女子,正在打掃着地上的落葉。

夜闌珊認出她是原主的奶娘顧嬤嬤,笑着喊道:「顧嬤嬤,我回來了。」

顧嬤嬤聽到聲音,扭頭看向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沒有看錯,立刻丟下手上的掃帚,跑到她面前,激動得熱淚盈眶,「大小姐,您終於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嗯,」夜闌珊抬手給她擦了擦眼淚,關心的問道:「顧嬤嬤,你這幾年可還好?」

「奴婢還好,只是見不到大小姐您,奴婢這心裏始終不安,如今大小姐您回來了,奴婢總算可以放心了。」

顧嬤嬤一邊說著,一邊打量着夜闌珊,見她看起來氣色還算不錯,身子也長高了不少,模樣也變得比從前更加好看,心裏暗暗鬆了口氣,同時,也為她終於長大了感到高興。

夜闌珊笑着點點頭,環顧四周,問道:「春喜和萍兒呢?」

春喜和萍兒是原主的兩個貼身丫鬟。

顧嬤嬤聽她如此問,嘆息一聲,「唉!別提了,她們兩個在您被送去靜心庵後,就被長公主發賣出去了,奴婢也不知道她們被賣去了何處。」

「哦?竟有此事!」夜闌珊皺眉,這長公主還真是夠惡毒的啊!連原主身邊的丫鬟也不放過,算她狠!

不過那老妖婆既然發賣了原主的丫鬟,為何還留着顧嬤嬤在府里?

想到此,她不由疑惑的問道:「那長公主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顧嬤嬤明白她的意思,搖搖頭道:「奴婢當年是藍姨娘請回來給您做奶娘的,並沒有賣身給夜府,因此長公主沒有權利發賣奴婢。奴婢也是為了等您回來,才一直留在這府里。」

「原來如此。」

兩人隨後就進了堂屋裡,顧嬤嬤給夜闌珊上了一杯茶,又問了她這六年在靜心庵里的一些事情,得知她這六年過得很是凄苦,忍不住淚流滿面。

夜闌珊安慰了她幾句,等她心情平復些了,才向她打聽府里的情況,得知長公主在五年前又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夜墨雲。

夜闌珊知道,長公主在剛下嫁給夜北辰的第二年,就已經為夜北辰生下過一個女兒,也就是原主同父異母的妹妹夜摘星。

夜摘星今年十一歲,脾氣不太好,性格很潑辣,嫉妒心也很重,和她的長公主母親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出來的。

夜闌珊最後又問顧嬤嬤,可知道藍婷是怎麼死的。

顧嬤嬤聽她如此問,跑到門口去看了看,見外面沒人,才小聲的對夜闌珊說,她也一直在懷疑藍婷不是真的生病去世,而是被長公主害死的。

因為她後來偷偷的調查到,藍婷去世的當日,長公主曾去過藍婷的房間,兩人似乎還發生了爭吵,後來長公主走後沒多久,藍婷就去世了。

夜闌珊把這件事記在心裏,又和顧嬤嬤閑聊了幾句,就有下人來稟告,說夜北辰讓她去後院的正廳里一起吃晚飯。

夜闌珊一路慢悠悠的來到後院的正廳里,見夜北辰和他的女兒夜摘星,以及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已經端坐在飯桌邊,而長公主那個老妖婆卻不見身影。

夜闌珊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冷笑,想必那個老妖婆是不屑來和她一起吃飯。正好,她也不想和那個老妖婆一起吃飯,免得自己看着她反胃。

打量着飯桌邊那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夜闌珊心想,那小男孩應該就是長公主後來生的兒子吧!長得還蠻精緻可愛的,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被長公主那個老妖婆養廢?

此時,豐盛的飯菜已經擺上桌了,夜闌珊一副躊躇不前的樣子,畏畏縮縮的走過去,對着夜北辰微微屈膝一禮道:「父親,女兒來了。」

「嗯,坐吧!」夜北辰淡淡的道。

「謝父親。」夜闌珊說完,在夜摘星的身邊落座。

夜摘星嫌棄的往旁邊挪了一個位置,當著夜北辰的面,她也不敢說出什麼有失貴女風範的話,只拿嘲諷的眼神瞥了一眼夜闌珊後,就扭過頭去,心裏暗暗責怪父親,為何要讓她來和夜闌珊這個一無是處,土的掉渣的庶姐一起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