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婚姻的懲罰
婚姻的懲罰 連載中

婚姻的懲罰

來源:外網 作者:蔣軼余曼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蔣軼余曼

婚後第三年,我意外懷上三寶,卻無意中在丈夫的手機里,發現了他在外面的風流韻事——從結婚開始,就一直沒斷過。閨蜜幸災樂禍:你老公最近才去車行提了輛紅色甲殼蟲送人……那麼騷氣的車,能送給誰的!...展開

《婚姻的懲罰》章節試讀:

小說名叫《婚姻的懲罰》,是蔣軼余曼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劇情引人入勝。簡介:陳敏說得沒錯,蔣軼和我確實是我們這個富二代圈子裡難得的因為愛情而結婚的一對。至少對於我來說,是因為愛情。二十多歲的我,還是個脾氣大、戀愛腦的千金大小姐。十四歲起喜歡沈家的老大沈慕然,一廂情願,死纏爛打,為此做了不少不體面的事。後來心灰意冷,又開始遊戲人生,父親安排我和世交喬家的大兒子喬景宸聯姻,我也無所謂。不過就是各玩各的,結不結婚也沒差別。直到我遇見蔣軼。... 年底了,我和發小陳敏照例一起去美髮沙龍做頭髮。 並排躺在兩張洗頭椅上,陳敏扭過臉來對我說:「曼曼,你可要對蔣軼多上點心。昨天我家老李說,看見他去車行提了輛紅色甲殼蟲送人。李瑞不讓我和你說,可我得提醒你,那麼騷氣的車,能是送給誰的?那車可不便宜,他這次夠下本兒的。」 我閉着眼睛,半晌才 "「唔」了一聲。 陳敏顯然對我的反應不滿意,抬起身子拍了我一巴掌:「你別不當回事兒,蔣軼現在不比以前了,李瑞說他那 "『美城』現在攤子鋪得大着呢,我們家老頭子和他做生意都要看臉色。」 "「呵,男人啊,野心不過就表現在兩個地方,」陳敏又躺下來,嘲諷地冷笑了一聲,「一是事業,一是女人。蔣軼長得斯文,又有股子衣冠禽獸的蔫壞,聞着味兒上來的女人可少不了。」 我還是閉着眼睛,這次連唔一聲都沒了。 陳敏停頓了一會兒,嘆了口氣,掏心窩子說一句:「說實話以前我沒少眼紅你嫁得好,老公又帥又能幹,可現在想想,男人普通也有普通的好。像我家李瑞這樣的,做生意不行,長得又一般,整天出去釣魚遛鳥,倒也省心。」 我還是不出聲,陳敏翻身朝向我:「在咱們這圈子裡,像你和蔣軼這樣戀愛結婚的屬蠍子拉屎獨一份,當時把我羨慕壞了。但現在我倒覺着,我們這些家裡安排的婚姻,反而比你們這樣的穩定。當初就沒感情,全因為外界因素結婚,現在也輕易離不了。可你們就不一樣了,感情要是沒了,日子還怎麼過?」 我睜開眼,扭頭看她一眼,輕輕笑了笑,表示贊同。 陳敏滿意了,轉身舒舒服服躺下,又催促理髮師過來看看藥水上好了沒。 做完頭髮,我和陳敏逛了街吃了飯,又去表演班接了四歲的三寶才回家。 蔣軼今天破天荒回來得早,坐在沙發上陪六歲的二寶組裝機械人模型。同樣六歲的雙胞胎姐姐大寶在房間里練琴。 我洗了澡吹乾頭髮,換了家居服,又忙着招呼孩子們趕緊去吃晚飯。 保姆在餐廳照應着孩子們。 "「你吃過了是吧?」我象徵性地問了一句蔣軼,一邊把茶几上未拼完的機械人零件照原樣收到盒子里,又把沙發上被孩子們偎得亂七八糟的抱枕放整齊,「對了,今天三寶表演班的老師和我說,有個電影導演要找個外形可愛的小演員,她想推薦三寶,問我們同不同意。」 "「我想過了,三寶是個人來瘋,喜歡錶現,去長長見識倒也沒什麼不好。壞處是孩子要拋頭露面,對私生活可能會有一點影響。所以問問你怎麼想?」我抬起頭看向蔣軼。 此刻我才意識到,這是我回到家以後正視他的第一眼。 蔣軼似乎一直在望着我出神,我突然看過來,他的目光竟然不自在地游移了一下,然後才道:「我沒意見,你決定就好。」 他沉吟一下又道:「昨天我在車行提車,碰到李瑞了。」 他似乎還有別的話要解釋,但又沒有說下去,只定定看着我。 我正給表演老師回微信,發完了才意識到他在和我說話:「什麼?哦,陳敏和我說了。」我看向手機,「我回復老師了,我們同意,但請她安排我們和導演見一面,吃個飯聊一聊。你也把年後的時間空一空,好吧?」 蔣軼頓了頓,點點頭:「好。」 大寶和二寶吃完了,我走過去,檢查大寶的鋼琴作業,叫二寶準備去洗澡,又叮囑保姆監督三寶使筷子。 蔣軼一個人安靜地坐在沙發上,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忙碌間瞥到他,突然覺得他像是被一隻透明的罩子隔離在我和孩子們之外。看上去自是清閑的,卻又有種奇怪的寂寥感。 五分鐘後,我坐在大寶的房間里,聽着女兒彈鋼琴。想到蔣軼剛剛說起提車一事的表情,我不由輕而嘲諷地笑了笑。 我其實知道蔣軼在希望什麼。他希望我打探他,追問他,最好,再帶一點醋意和怒氣。 可是我做不到。不是假裝洒脫,是真的不在意。 我冷漠得連自己都驚訝。 從前的我不是這樣的。 陳敏說得沒錯,蔣軼和我確實是我們這個富二代圈子裡難得的因為愛情而結婚的一對。 至少對於我來說,是因為愛情。 二十多歲的我,還是個脾氣大、戀愛腦的千金大小姐。十四歲起喜歡沈家的老大沈慕然,一廂情願,死纏爛打,為此做了不少不體面的事。 後來心灰意冷,又開始遊戲人生,父親安排我和世交喬家的大兒子喬景宸聯姻,我也無所謂。不過就是各玩各的,結不結婚也沒差別。 直到我遇見蔣軼。 彼時蔣家還是初入北京的連鎖零售業後起之秀,實力相對算弱的,處處都需要圈子裡的前輩提攜介紹。 蔣軼作為富二代里的後來者,按常理同樣也需要處處謹慎,夾着尾巴做人。 然而他很快就融入了這個圈子。 他實在是個聰明討喜的人。低調、謙和、言談舉止恰到好處,讓人如沐春風。圈子裡無論男女,都對他觀感極佳。 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富家子弟,有着富二代的身份,卻沒有富二代常見的傲慢和 "「各色」。 我毫無懸念地陷入了對他的痴迷之中,而蔣軼用他一貫溫文爾雅的微笑,十分妥帖地接住了我的如火深情。 那是一段讓我幸福到眩暈的日子。

《婚姻的懲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