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宦海天驕/宦海天驕
宦海天驕/宦海天驕 連載中

宦海天驕/宦海天驕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悅 現代言情 石更

從未想過做領導的小伙,因為一次就醫而改變命運軌跡,步入仕途展開

《宦海天驕/宦海天驕》章節試讀:

在伏虎縣石更不敢用辦公室的電話跟俞鳳琴聯繫,打公用電話又要跑好遠,所以這半個月可是把他難受壞了。

大約兩個小時以後,兩個人的身體像被掏空了一樣躺在床上……

休息了半個小時,俞鳳琴爬起來穿上衣服去廚房做飯了。石更躺了一會兒也起來了。

「怎麼樣,到那邊工作和生活還適應嗎?」俞鳳琴一邊忙活着一邊問道。

石更從身後保住俞鳳琴說道:「都還好,就是不能每天見到你,這是我最鬱悶的。」

石更不是故意挑好聽地說,讓他兩三天不碰女人還成,時間長了真是渾身難受。雖然上周值班是他沒想到,可是一周的時間對他來說也是挺難熬的。

俞鳳琴笑着說道:「天天想女人可不行,你還年輕,得多把心思放在事業上。事業乾的好,還愁沒有女人嗎。」

石更嘆氣道:「沒去之前我真是滿心歡喜,尋思有卞世龍的關照,我肯定錯不了。可是到了以後我發現我太天真了。」

「怎麼了?」

「卞世龍他不僅不關照我,連平時見到我,都好像見到瘟神似的,就好像誰要是知道了我認識他,他就會馬上出事一樣。我實在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麼。」石更覺得他指望卞世龍提攜他恐怕是難了。

俞鳳琴玩味地笑了笑:「你想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嗎?」

「我當然想知道了,為什麼?」

「先把碗筷拿上桌,再去把手洗了,然後我就告訴你為什麼。」

飯菜上桌後,石更心急地問道:「趕緊說吧,為什麼?」

俞鳳琴坐下給石更夾了塊肉放在了碗里,不緊不慢地說道:「他想往上爬唄。你在伏虎縣呆了半個月,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他往上爬跟我有什麼關係?」石更不解。

「他從部隊專業到地方**,之前一直都是上級重點培養的對象。可是由於他這個人無論幹什麼都急於求成,又不會為人,導致慢慢被邊緣化,以至於在副處級的位置上已經原地踏步了好多年了。伏虎縣不是馬上要進行人事調整了嗎,他把這看作是他進步的唯一機會,他不想再錯過。在這個時候,他一定是不希望任何人任何事情影響到他的。」

石更冷笑道:「我不過就是個普通辦公人員,怎麼可能影響到他往上爬呢,他還真看得起我。」

「其實他的心情我還是能理解的。他當年的照片你也看到了,算得上是儀錶堂堂,不然我也不會嫁給他。可你再看現在的他,與當年完全判若兩人。他之所以會這樣,完全都是因為想往上爬又爬不上去鬧的。」俞鳳琴看到卞世龍今天這個樣子,心裏其實也挺不舒服的,可是她又幫不上什麼忙,也只能是干著急。

「那你覺得他這次有戲嗎?」

俞鳳琴搖頭道:「用人要早交,現用現交是不行的。何況他在伏虎縣的常委班子里,本來就沒有什麼競爭力,想要脫穎而出是非常困難的。」

俞鳳琴看着石更說道:「不過我倒認為這是你的一個機會。」

「什麼意思?」石更不知所云。

「你現在雖然進入了官場,可是若沒有人提攜,你也很難往上爬。在伏虎縣,如果有一個人能提攜你,這個人就是卞世龍。但前提是他得好,他要是不好,你也很難好,所以你得想辦法先讓他變好才行。」

石更難以置信地指着自己:「我?我能有什麼辦法?」

俞鳳琴笑着說道:「事在人為嘛。機會與挑戰是並存的,我覺得你可以試一試。」

石更很清楚自己幾斤幾兩,他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縣委辦公室科員而已,他哪有能力幫助卞世龍往上爬呀。他都是靠卞世龍才去的伏虎縣,現在反過來讓他幫助卞世龍,這不是笑話嗎?

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沒有人提攜他,他想在官場上混出來難度將是非常大的,當一輩子科員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但這顯然不是他的初衷,他進官場的目標是很明確的,就是為了出人頭地,否則他就老老實實在報社獃著了。

難道他真的要去幫助卞世龍?

石更怎麼想都覺得這件事是不可能的。

吃完飯,他沒有留宿,回到了自己家裡。

躺在床上,思緒萬千,腦子很亂,無論想什麼都是一團糟,最後索性大被蒙頭進入夢鄉去找周公了。

早上醒來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起床後石更先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屋子,半個月沒在家,屋裡落了不少灰塵,他這個人愛乾淨,看不了屋子裡髒亂。

收拾完,洗漱一番後,石更就出門騎着單車去了關瓊的小賣鋪。關瓊見石更來了很高興,馬上給方立斌打電話,叫他過來一起吃飯。

方立斌過來後,關瓊也懶得做飯,關了門,三個人就去了附近的一家飯店吃飯。

聊天的話題基本都是圍繞着石更在伏虎縣這半個月來的工作與生活。

幾杯酒下肚,石更話鋒一轉,看着方立斌問道:「我拜託你的事你沒忘嗎?」

方立斌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石更說的是什麼:「怎麼能忘啊,一直替你盯着呢。人家兩個人現在感情非常穩定,我看離結婚已經不遠了。怎麼著,你還打算拆散人家不成?」

「只要沈葉葉一天不結婚,我就有機會。再說,我為什麼去伏虎縣,你不知道嗎?」石更看着方立斌說道。

「我知道,可是有什麼用啊?你什麼時候才能達到張向遠他爸那個級別呀?就算你達到了,那你得多大歲數了?沈葉葉得多大歲數了?你到時還能看上沈葉葉了嗎?十八哥,真的,咱還是算了吧。」方立斌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關瓊。

關瓊看了方立斌一眼,然後看向石更說道:「我也不建議你繼續在沈葉葉的身上浪費時間和精力了。既然進入了官場,就把心思多用在工作上,你要是真當了大官,你還怕沒有漂亮女人啊?等你遇到更好的,你就會發現沈葉葉其實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好了。」

石更幹掉杯中酒,態度堅定地說道:「在沈葉葉這件事情上你們就不要勸我了,不達目的我是絕對不會擺休的。立斌,你繼續給我盯着,一會兒我把我辦公室的電話告訴你,有消息你就給我打電話。」

方立斌看着關瓊無奈的直搖頭。

吃完飯,石更到關瓊小賣鋪的閣樓睡了一覺,醒來時已經下午四點多了。

從閣樓下來,石更忽然想起一件事,就往俞鳳琴家打了個電話。

《宦海天驕/宦海天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