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
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 連載中

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

來源:google 作者:糖酒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霏白 洛語顏 現代言情

洛語顏是大將軍之女,前世因為未婚先孕而身敗名裂,還連累了整個洛家再度醒來,她回展開

《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章節試讀:

洛語顏神色鬱悶地回了將軍府。
前世的記憶不可能有錯,四皇子一定是這本權謀小說的男主,一定是自己腹中孩兒的父親,可為什麼看不到那條傷疤呢?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洛語顏百思不得其解。
一道渾厚嘹亮的嗓音傳了進來,洛擎大跨步踏進院子,「寶貝顏兒!」
洛語顏正心煩着呢。
「不是說了嗎,沒事別過來打擾我養胎。」
「你以為我是來看你的?」
洛擎冷哼一聲,賭氣似的宣佈道,「我可是來看我的寶貝小孫孫的!」
洛擎撩開衣袍,大咧咧坐下:「就算你不想嫁人,但這孩子需要一個便宜爹。
趁着你現在月份不大,找戶官銜不高的好人家嫁過去,有你老子在絕對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
洛語顏怔愣一瞬,面無表情道:「我找到孩子他爹了。」
洛擎激動起身,哈哈笑道:「那他娘的還等什麼,他是哪家的小子,老子現在就把他抓過來商定婚事!」
洛語顏補充:「但是孩子他爹不認我們娘倆。」
洛擎氣得吹鬍子瞪眼,一掌將桌案劈成兩半。
洛語顏淡淡開口:「沉香木做的,父女一場給你半價,五百兩。」
洛擎頓時蔫了,趕緊捂住錢袋子,眼神也飄向遠方:「我可沒錢……」 洛語顏瞧見他一副沒出息的貪財樣,失笑。
洛擎辦事效率出奇的高,第二日整個上京城都傳得風風火火,鎮國將軍府要招一位上門女婿。
本來憑將軍府的權勢,上門女婿不難招,只不過若是有人應了,頭上那頂綠油油的帽子可就一輩子摘不下來了。
寒門子弟糾結萬分,要麼一步登天喜當爹,要麼就得辛苦奮鬥二十年。
京城寒門學子最喜歡聚集的雅香書齋沒了往日的寂靜,正嘰嘰喳喳討論得熱火朝天。
石英衛嗤笑道:「可笑!
整個京城都已傳遍,洛語顏和姦夫珠胎暗結,將軍府此舉就是想給她肚子里的孩子找個便宜爹!
誰要是當這個冤大頭,那真是枉讀了聖賢書!」
石英衛在寒門子弟中呼聲很高,更是此次春闈最有機會奪得前三甲的人選之一。
他的話立即引起了眾人的附和恭維。
這日下午,雅香書齋外人頭攢動,原本討論得熱火朝天的學子紛紛朝門外跑去。
洛語顏的話本子看完了,來書齋挑選兩冊。
她便這樣在眾人的矚目中,穿着一襲水藍色的襦裙款款而來,似出水芙蓉。
石英衛雙目獃滯,嘴唇微張,竟然看得出神。
一旁的學子叫喚幾聲都沒有回神,直到有人用力推了一把,他才如夢初醒,擦了擦口水。
「石兄想什麼了,眼前這位可不就是你剛才萬分唾棄的那位洛家小姐嗎,實在冤家路窄啊。」
石英衛大驚,不可置信道:「你說什麼,這位就是那洛家嫡女?」
此時洛語顏已經提裙走近,來到石英衛前方几步的位置。
石英衛只感覺自己一顆心臟從來沒有如此飛快跳躍過。
他故作鎮定,鼓足勇氣也還是隱藏不住聲音的顫抖:「洛、洛小姐,您找我啊……」 洛語顏掀了掀眼皮,淡淡道:「哦,你擋着路了,勞煩讓讓。」
石英衛羞赧不已,趕忙讓開路來。
甚至因為動作慌亂,後腰撞上了桌角,分明疼得齜牙咧嘴,但美人在前面容扭曲地忍了下來。
據將軍府的看守道,那日大小姐前腳剛回洛府,後腳石英衛便登門拜訪。
原本以洛擎的身份根本沒空搭理這種小人物,但下人來報,此人曾公開詆毀洛語顏,他立即伸展一番胳膊,將手指捏得咯吱作響。
「欺負了我家閨女,還敢主動送上門?
好啊,讓他進來,老子一定打得他娘都不認識!」
洛擎衝進宴會廳,扯着嗓子還未呵斥出聲,對面的人影已經撲過來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將軍,小婿來遲,還請將軍勿要見怪!」
洛擎的劍眉擰成一團,從鼻子里哼出氣來:「你小子把手給老子撒開,什麼小不小婿的,老子看你就是欠揍!」
石英衛嘿嘿一笑:「將軍不是要招上門女婿嗎?
您看我不就正合適嗎。」
石英衛起身,身量很高,模樣俊朗,自有一股書卷氣,又是前三甲的有力競爭人選,確實算個好苗子。
洛擎皺眉,哼道:「你這細胳膊細腿的頂什麼用?
況且本將軍可是聽說了,你在那什麼破書齋公開詆毀我家顏兒!」
石英衛搖頭:「將軍勿怪,實在是我心中傾慕洛小姐,唯恐他人捷足先登才出此下策。
事到如今心中也是萬分悔恨,但請將軍明鑒,我對洛小姐的情誼比真金白銀還真啊!」
洛擎暗罵一聲:「你他娘的還真是狡詐……」 他又問:「我家姑娘現在肚子里確實還有個小的,你真能不介意?」
石英衛將腦袋搖成撥浪鼓:「若我真和洛小姐喜結良緣,我親生孩子也得從洛小姐腹中所出,既然結果都一樣,何必過於糾結這些細枝末節呢。」
洛擎欣慰地點點頭,拍了拍石英衛肩膀,那輕飄飄兩下險些沒讓他一口老血吐出來。
「你小子的覺悟倒是高!
不錯不錯!」
是個合格的備選。
另一邊洛語顏正在小院里翻看畫本子,鋤禾匆匆闖進,大喊道:「小姐不好了,門外來了個書生要當上門女婿,將軍和那人已經聊了半個時辰!」
洛語顏靠在美人榻上,嘴裏吐着葡萄皮,悠哉悠哉。
她半點不意外:「既然老頭子對外放出話,有幾個想借將軍府權勢之人,不足為奇。」
鋤禾表情怪異:「可是……可是將軍還讓他在府邸住下了。」
洛語顏吐葡萄皮的動作一頓,有些意外。
「既然是老頭子的意思那就隨他去吧,偌大的將軍府還能少他一間屋子不成?」
鋤禾的聲音越發小了起來:「可是不止那一位書生,之後又陸陸續續有許多寒門子弟登門,甚至不乏一些世家的公子,一共安頓進將軍府的至少有數十人。
將軍說,等小姐得空去觀摩一番,挑選幾個自己喜歡的……」 洛語顏:「……」 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還能體驗到皇帝選妃的快樂?
只不過為了洛家,她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緊緊抱住四皇子的大腿。
倒是有些可惜了。
洛語顏忽然有幾分惆悵,嘴裏的葡萄都不甜了。
不過,趁着四皇子對自己愛搭不理,自己去過過眼癮,欣賞欣賞美男也不錯啊。
洛語顏起身,理了理衣襟:「走吧,去見見識一番老頭子的審美。」
事實證明洛擎雖然是個糙漢子,但眼光還沒跑偏。
自家女兒是京城第一美人,兒子亦是風度翩翩貴公子。
反正只要和他們長得靠邊,那模樣一定差不了。
洛擎就是依靠這條原則,篩選出了十二位美男子,養在了將軍府後院。
洛語顏白天去溜達了一圈,各個芝蘭玉樹,俊逸瀟洒。
只不過比起四皇子,多少還是差了一些。
她剛走到院外,悄悄打量,有位青衣公子眼尖突然發現了她,大喊一聲:「大家快來看啊,洛小姐來了!」
說時遲,那時快,烏泱烏泱的人群沖了出來,嘴裏囔着:「別讓洛小姐跑了!
啊不是,快請洛小姐進屋坐坐!」
洛語顏嚇得不輕,拎起裙擺就跑。
她身子犯懶,常年不愛動彈,沒跑兩步就喘得不行。
眼前一黑,一個背簍忽然從天而降將她籠罩其中,身邊傳來鋤禾的聲音:「小姐,忍忍別動。」
洛語顏身子僵直,立即一動不動,等人群從她眼前跑過背簍才被取了下來。
鋤禾拉住她的手,走了另一條小路,迂迴着回了院子。
洛語顏捂住胸口直喘氣:「這裡明明是我家,為什麼被逼得落荒而逃的人也是我?」
鋤禾偷着樂:「小姐方才看了許久,有沒有合心意的?」
洛語顏沒好氣:「我壓根沒來得及細看,就被人追着跑了。」
現在緩過神來只覺得渾身酸疼,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洛語顏鬱悶不已。
到了晚間,鋤禾走進裡間,笑着通報道:「小姐,石公子來了,您要不見見?」
洛語顏盯着手裡的話本,皺眉:「我怎麼不記得京城裡有位石公子?」
「是將軍替小姐養在後院的,今早才搬進來。」
鋤禾將方才所見一一描述,「石公子心細,親自下廚送來一碗薑湯給小姐暖身。
春闈在即,他若是繼續在院中吹風,染上風寒就不妥了。」
洛語顏這才不甚情願撂下話本,淡淡開口:「既如此,那便見一見吧。」
洛語顏離開美人塌,起身去外間。
外間不比裡間燒了銀炭暖人,她去衣櫃尋一件狐裘披風禦寒。
打開櫃門,洛語顏一愣,半晌說不出話來。
她眨巴眨巴眼睛呆愣地看着櫃里子的林霏白,少年輕咬下唇,生出一抹被強搶而來的委屈可人之意。
兩人大眼瞪小眼。
直到一串腳步聲響起,洛語顏回神猛地將櫃門摔上,得意笑道:「本小姐要去私會美男,勞煩殿下先躲好,別露出什麼馬腳來才好。」
林霏白:「……」 露出馬腳又怎麼樣,難道本殿下如此見不得人?
 

《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