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花都猛將
花都猛將 連載中

花都猛將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洛媚雲 陳霄

蘇成奉師之命,下山娶親,直到未婚妻雙雙退婚,他撕下身上的偽裝,那一刻,萬千豪門朝拜......展開

《花都猛將》章節試讀:

第2章觀陽殿。
上陽宮正殿。
陳霄緊跟在李留英身後,望着面前這宏偉的殿堂,一陣心悸。
這下好了,不但沒有從這深宮中逃出去,還越陷越深。」
陳霄雖然不明白女帝為什麼會欽點自己。
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想活命,那就得不要跟皇家的事情沾上干係。
引路的李留英瞥了一眼陳霄,譏諷道:真不知道這幅模樣怎麼就入了陛下的眼!
要知道像你這樣的小太監,就算是在宮裡一輩子,也不會有一次服侍陛下的機會!」
陳霄沒有回應,大腦飛速運轉,在想應對方法。
畢竟服侍女帝這樣的事情可不是誰都能幹的,若是笨手笨腳說不定還會引來殺身之禍!
更何況陳霄哪伺候過別人?
所以心裏必須有所準備。
兩殿間隔的距離不遠,沒等陳霄思索出什麼眉目,便已站在了殿門前。
李留英瞪着陳霄冷聲道:進去吧!
算你小子走運!」
說罷,李留英不情願的推開了殿門。
陳霄喉頭微緊:這算是走的哪門子運?
這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啊!」
如果可以,陳霄巴不得讓李公公來服侍。
陳霄走進殿內,發現整個殿內異常安靜,只有一張碩大的龍榻擺在殿中。
那位傾國傾城的女帝便身躺龍榻之上,除此之外殿內別無他人。
美嬌娘?
深夜獨處?」
陳霄腦海中出現兩個關鍵詞,甚至自動腦部了一段劇情...陳霄身軀微僵,有些邁不出去步子。
站在那愣着幹什麼?
難道還要朕叫你嗎?」
洛媚雲冷冷開口,極盡威壓。
陳霄一個激靈,連忙邁步湊到了龍榻之前:奴才這就給陛下寬衣...」陳霄剛湊近,就有一股芳香撲面,沁人心脾。
而且從這個角度看洛媚雲,紅唇皓齒,嬌艷欲滴,臉上掛着兩團淡紅的酒暈,美的像是一件藝術品。
那一剎,陳霄明白了什麼叫做美不勝收。
奴才,你可知,朕為什麼欽點你服侍就寢?」
剛一開口,便有一陣酒味撲面而來。
陳霄沒有回答。
他知道沉默是金,有些話說不對,可是要掉腦袋的。
更何況洛媚雲還夾着如此之重的酒意。
陳霄繼續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幫洛媚雲寬衣。
見陳霄沒有回答,洛媚雲喃喃道:朕自然知道你的身份。
也正因如此,朕才會欽點你。」
陳霄聽後,身軀微顫,寒毛聳立,汗如雨下!
正在寬衣的手也滯在了空中。
現在跑還來得及...」望着酒意盎然的洛媚雲,陳霄心中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洛媚雲揮舞着手繼續說道:這整個皇宮大內中,連個能讓朕信得過的人都沒有,別看那些奴才們面上忠心耿耿,實際早就被趙寬所收買,他們都是來監視朕的眼線!
也只有在你這小太監面前,朕才能放下提防...」話音剛落。
洛媚雲猛地從龍榻上跳了起來,臉色漲紅,眸中儘是怒意。
這皇宮裡到底是朕說了算!
還是他趙寬說了算!」
趙寬?」
陳霄腦海中浮現出一張紫紅的面龐,孔武有力,只看面相就知道絕非善茬!
趙寬身居少保,權傾朝野,勢力極廣,手腕極其強硬!
甚至連洛媚雲都拿他有些無可奈何。
突然,殿內突然安靜了下來,除了燭火跳動的聲音,針落可聞。
陳霄朝着洛媚雲望去,方才還在龍榻上罵罵咧咧的洛媚雲沒了動靜,竟站着昏睡了過去!
眼看站在龍榻的洛媚雲要栽下龍榻。
陳霄一個箭步沖了過去,雙手接住了洛媚雲。
陳霄呼了口氣:這是喝了多少酒?」
好在洛媚雲沒有受傷,若不然出點什麼幺蛾子,自己人頭不保!
洛媚雲就這般躺在陳霄懷中,兩人只有一掌相隔,她那傲人的身段被陳霄一覽無餘。
陳霄的手摟在洛媚雲腰間,緊緻的腰身沒有絲毫贅肉,好似是如溫玉一般光滑。
陳霄喉頭微緊,咽了咽口水。
這一幕激起了陳霄的本能,天下誰人能對此不動容?
但清醒的大腦告訴他,現在必須保持理智。
因為現在是逃跑的最好時機!
美色和苟活之間,陳霄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後者。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他剛把懷中昏睡的洛媚雲放在龍榻之上,躡手躡腳準備離去。
突然,一雙纖細玉手輕輕勾住了陳霄的手腕。
陳霄緩緩回眸,只見洛媚雲不知何時從龍榻上走下,赤足站在自己身後,俏臉嬌紅,眸光有些渙散。
陛下,您身上怎麼這麼熱!
是不是得了溫病?」
陳霄發現洛語嫣通體嫩紅,就連神志也有些不清楚。
誰說...誰說朕病了?」
洛媚雲也不知為何,只覺內心燥熱,連意識也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
洛媚雲發出一聲嬌息,豐腴的身軀也隨之微顫,玉足一滑,將還未站穩的陳霄一同拉倒在龍榻之上。
洛媚雲豐腴的身段直接壓在了陳霄身上,黑瀑般的秀髮披在玉肩之上,香氣鑽鼻,異常嫵媚。
陳霄瞳孔微縮,心臟已經提到了嗓子眼:陛下,你快起來,有些不太合適...」但洛媚雲絲毫沒有起身的打算,而且好像非常享受般。
洛媚雲冷聲道:怎麼,你一個奴才還跟對朕指手畫腳?」
從洛媚雲的鼻息中,陳霄聞到了一股非常濃郁的酒香。
陳霄剛想掙脫,一雙濕軟的嘴唇湊到了他耳邊:記住,這深宮中所有東西都是朕的,包括你也是!」
聞言,陳霄心中的火苗怦然起勢,如熊熊烈火般。
他放棄了堅守。
這下他在美色和苟活之間,選擇了前者。
觀陽殿內。
珠簾玉帳,人影綽綽。
...一個時辰後。
洛媚雲躺在了陳霄懷中熟睡了過去。
陳霄拂去額頭的汗珠,望着懷中的洛媚雲,還有些緩不過神。
一陣刺骨寒風從殿內吹過,陳霄打了個激靈。
我...都幹了些什麼?」
忽然,一道粗獷的聲音打破了夜的寧靜。
臣趙寬求見!」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花都猛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