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洪荒:開局女媧傻眼了
洪荒:開局女媧傻眼了 連載中

洪荒:開局女媧傻眼了

來源:google 作者:暮雨翎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二狗 暮雨翎雪

張二狗穿越洪荒,成為軒轅墳狐妖,激活反向系統只有不停的反向操作,才能變強女媧:三妖聽令,殷紂氣數將近,當失天下,九尾狐狸精,你可隱去妖行,託身宮苑,霍亂君心,九頭雉雞精、玉石琵琶精,你倆從旁協助,事成之後,均可位列仙班張二狗:娘娘,我是男兒身,如何託身宮苑?九頭雉雞精:娘娘,我已有身孕,恐無法前去玉石琵琶精:娘娘,我亦是女媧娘娘傻眼了展開

《洪荒:開局女媧傻眼了》章節試讀:

前方的闡教弟子已經快消失在雲頭了,遠遠能看見申公豹被捆仙繩吊在雲端,張二狗嘆了口氣,追了上去。

「闡教南極仙翁來訪,還請昊天上帝現身一見。」南天門外,南極仙翁領着一眾闡教弟子,在外喊道。

「南極老道怎麼來找我了?」正在品味華子的昊天有點詫異,這些三教弟子,平時根本不會搭理他這個三界之主,今天居然找上門來了。

「上仙,陛下請您到凌霄殿見禮。」守衛接到命令,邀請南極仙翁進殿。

「我等有事詢問昊天上帝,還請現身相見。」南極仙翁並未進殿,只是對着天宮再次喊道。心裏嘀咕着:「我可是闡教大弟子,居然叫我進殿見禮,呵呵,誰給你的底氣。」

「上仙,這…」守衛見如此,也有些無語,只能搖頭站在一旁。

「南極道兄,速將封神榜歸還與我,否則道祖怪罪下來,你我都吃罪不起。」一路悠閑飛來的張二狗,攔在南極仙翁的身前,一臉焦急的說道。

「你這賤妖,滾開。」赤金子一臉嫌棄的推開張二狗。

「昊天上仙,闡教弟子奪我封神榜,還請您為我做主啊…」張二狗無法,只能拜倒在天宮外喊道。

昊天坐在凌霄寶殿,正不知道該不該出去見南極仙翁,聽到張二狗的聲音後頓時坐不住了,這會兒什麼面子都不重要了,趕緊起身出了凌霄殿。

「張道友,你方才說什麼,闡教弟子奪了你的封神榜?」領着一眾天庭神將出來的昊天一臉凝重的扶起了張二狗。

「昊天上仙,就是南極率一眾闡教仙人,在西行路上攔住我,將封神榜搶走了,你可要為我做主啊,否則封神大任如何執行,道祖怪罪下來,我必將萬劫不復啊。」張二狗那叫哭的一個傷心啊。

「南極,張道友所言可否屬實,你當真奪了他的封神榜?」昊天一臉怒意的盯着南極仙翁問道。

「哼,是又如何,這張二狗在紫霄宮構陷我師尊奪了他的封神榜,如今封神榜卻又出現在其手中,還說是昊天上帝你交與他的,莫非之前在紫霄宮外,是昊天上帝偷了去,如今又為其送回?」南極一臉不屑的看着昊天。

「你…你大膽…封神榜乃是道祖尋回後遣我下界送給張道友的,誰給你的膽子,奪道祖欽賜之物,來人,給我拿下。」昊天也是氣得不行,呼喚身後的一眾仙人,就要將南極仙翁等人拿下。

「哼,我看誰敢,我等乃是元始聖人門下,誰敢動我們?」太乙真人一臉傲慢的說道。

昊天的身後的眾仙一聽,頓時不敢動了。

「你…好…好…你們仗着聖人門下,如此胡作非為,今日,我就上紫霄宮,在道祖面前,為張道友討一個說法。」昊天也沒法,若是只有南極一人,他或許能拿下,這一大群闡教弟子,饒是他准聖初期修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咬着牙說道。

「哼,正好,我等也要上紫霄宮為我等師尊討一個說法。」南極仙翁斜眼看了一眼昊天,滿不在乎的說道。

此時的紫霄宮,鴻鈞正在和元始天尊分析,這封神榜究竟是何人取走,此次設計了一個假封神榜,就是為了引出破壞封神量劫的幕後黑手,當然他也防了一手元始天尊,並未告知其封神榜乃是假的。

「道祖,昊天求見。」

「進來吧。」

「昊天見過道祖,見過元始師兄。」昊天對着鴻鈞和元始見了一禮,二人也是微微頷首點頭示意。

「嗯?」道祖見昊天前來,暗地裡掐指一算,頓時一臉憤怒的看着元始天尊。

「元始,你大膽。」

元始天尊一臉懵逼的看着道尊,暗中掐指一算。

「道…道祖…南極他…」元始天尊一臉慌亂的趕忙跪了下來。

「道祖,日前你吩咐我將封神榜送去媧皇宮交與張二狗,怎奈張二狗剛出媧皇宮,闡教一眾弟子就在西去的路上攔截,奪了他的封神榜,還說當時是我偷了封神榜,構陷了元始聖人,為難張二狗不說,更是率了一眾闡教弟子圍攻我天庭,道祖,你要為我做主啊。」昊天跪爬到鴻鈞身邊,雙目含淚的說道。

「元始,你闡教弟子還真是大膽啊,奪了我賜給張二狗的封神榜,居然還敢圍攻天庭,你可曾記得,我下過法旨,天庭為三界統領,昊天為三界之首,代我巡視三界?」鴻鈞一臉憤怒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元始天尊。

「道…道祖…師…師尊,我…」元始天尊此時的心裏猶如一萬頭草泥馬路過,恨不得撕了南極仙翁那兔崽子。

「張二狗,南極,進殿見我。」鴻鈞向著紫霄宮外喊了一聲。

「南極、張二狗見過道祖。」進殿後,兩人跪在殿前。

「南極,你大膽,居然敢奪道祖賜下之物,你還敢圍攻天庭。」跪在地上的元始天尊,咬牙切齒的看着南極仙翁。

「圍攻天庭?」南極仙翁忽然覺得腦瓜子嗡嗡的,這哪跟哪?

「弟子…弟子只是覺得紫霄宮外一事有蹊蹺,故而去南天門外求證,並未圍攻天庭啊?」

「你帶了幾十個闡教仙人氣勢洶洶的跑到我天庭外,你說只是求證?若不是我修為略高你一籌,只怕已經被你打殺在南天門外了吧。」此時的昊天,那是一個雄赳赳氣昂昂,到了紫霄宮,道祖肯定是向著自己的,有道祖撐腰,天下他還怕誰?

「昊天,你別血口噴人,我何時圍攻你天庭了,更別說要打殺於你。」南極仙翁也是急眼了,直呼昊天姓名喝道。

「南極,你閉嘴,張二狗,你說,事情到底是怎樣。」元始天尊趕忙制止了南極仙翁,將話題引到了張二狗的身上。

張二狗感受着元始天尊吃人的眼神,咽了一口口水。

「昊天上仙將封神榜交於我後,女媧娘娘便命小子下界,執行封神大任,由於法力低微,弟子趕路實在累了,便在麒麟山休息,而後闡教道友申公豹便來相報,說我在紫霄宮構陷了元始聖人,闡教弟子正在前方攔我,讓我速速改道離去,怎奈弟子還未動身,南極道友便率了一眾闡教弟子將我攔住,強行奪去封神榜,說要去天宮與昊天上帝對峙,弟子索要不得,只能追着他們上了天庭,等我到天庭外之時,就見到南極道友眾人堵在天庭外,讓昊天上帝出來給他們一個說法,弟子索要封神榜,反被他們惡語相向,無法也只能求昊天上帝為我主持公道,雙方爭執之下,昊天上帝說闡教弟子膽大妄為,居然敢搶了道祖賜下的封神榜,南極卻說,搶了又如何,他乃是元始聖人門下弟子,誰敢拿他怎麼樣,還要拿封神榜上紫霄宮向道祖討個說法,道祖若是不信,闡教一眾弟子已經把紫霄宮圍了起來,就像在天宮外一樣。」張二狗如實加補刀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此刻的鴻鈞,臉色已經黑的能當碳燒了。

昊天也是一臉的咬牙切齒,心裏卻是對張二狗這個神隊友佩服的五體投地,張二狗的嘴,真是絕絕子。

而元始天尊此時已經來不及後悔讓張二狗闡述經過了,跪在道祖面前如篩糠一般顫抖。

南極仙翁也是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的看着張二狗。

紫霄宮中一片寂靜,道祖的臉沉的都快滴出水來。

「張二狗,你且起來,此事,元始自會為你做主,是嗎?」鴻鈞一臉陰沉的盯着元始天尊說道。

「是是是,師尊,弟子必定為張小友主持公道。」元始天尊趕忙應道。

元始天尊此時也是恨鐵不成鋼啊,怒目瞪着南極仙翁,抬手就要滅了南極仙翁。

南極仙翁也知道事情大條了,趕緊拿出封神榜正準備交給元始天尊,怎料元始天尊出手,南極仙翁抬手,元始天尊的法力全轟在了封神榜上,封神榜雖有道祖法力加持,但也經不起元始天尊含怒出手,封神榜承受了大部分的聖人威能,應聲而碎,南極仙翁雖然逃過一劫,但也被打的吐血飛出。

鴻鈞:「???」

昊天:「???」

張二狗:「???」

元始天尊:「???」

南極仙翁:「???」

封神榜又毀了。

「叮!檢測到宿主進行反向操作,再毀封神榜,延緩封神量劫開啟,系統獎勵法寶東皇鍾。」

《洪荒:開局女媧傻眼了》章節目錄: